论女性是否天生受虐狂,与女权主义未来 (2)

继续开始本文写作.在这里我首先强调”性学”研究对于人类的极端重要性.事实上,全部当代学术派别,包括后现代主义,结构主义和解构主义都把注意力集中于此.其中又以米歇尔福柯为最,他的代表作”性史”(上海译文出版社最新版译为”性经验史”)试图以性为出发点,通过对”欲望”和”快乐”的分析与研究,从而呈现整个人类历史过程的真实面貌.在这个意义上,”性”具有了反本质主义的意义.而在当代最伟大的女权主义者凯特米利特那里,”性”则具有了一种政治学的特殊意味.甚至,连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也试图通过”性”来重构已经支离破碎,并且被证明不合时宜的正统马克思主义.
前面我简要而完整的概括了”女性气质受虐学说”的主要观点.正如您所知.这一理论起源于20世纪以后,以弗洛伊德后期学说为集大成者.之所以如此,必须考虑到性学研究在20世纪早期以后的突破性进展-特别是金赛”人类男性性行为”和’人类女性性行为”两本著作为相关的性社会学研究提供了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以及关于SM研究在20世纪以后的历史性成就-要知道,在整个19世纪,相关内容都被视为禁忌的话题而处于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状态隐秘发展-包括心理学家艾宾的研究(他最早提出了SM这个词汇)以及史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SM真正的始祖萨德作品的重新评估.但最关键的因素不在于此,而是在于20世纪早期以来诞生并为女权主义充分利用的”性解放运动”(相关资料,参见凯特米利特”性政治”)
我必须在这里强调,本人是一个彻底的女权主义者,西蒙娜德波伏瓦最坚定的信仰者和继承者.我们知道女权主义起源于18世纪,第一代女权主义者,以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和伊丽莎白斯坦顿为代表,为女性解放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贡献.她们的思想被称为”自由主义女权主义”,其学说论述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压迫-这表现在女性地位,女性气质和女性角色这三个相互联系的方面.到1954年,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女性,思想家,全世界女权主义者的精神导师,我最崇拜的人,西蒙娜德波伏瓦最光辉的著作—“第二性”发表.”第二性”的发表标志着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的最高峰和光辉的顶点,堪称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著作!
关于第一代女权主义的主要思想,读者可以参考本人几年前写的一篇文章”女性主义与男权社会”.当时本人对20世纪性社会学的思考尚不成熟,一些论述可能有误.我要说的是,20世纪早期以降的性解放运动在很大程度上与自由主义女权主义者有关.事实上,她们已经认识到,”性”是女性真正解放历史进程中不可回避的问题.自由主义女权主义者对”性”的总体态度倾向与强调女性自身对性快感的不可剥夺权利,对身体的处分权利以及在”性”领域与男性同等地位的要求. 例如,西蒙娜波伏瓦与让保尔萨特持续终身的”伴侣’关系.代表了有关尝试..然而,整个男权社会无法”容忍”这一运动的继续,他们的回应是所谓的”反革命”(凯特米利特提出这个词汇并区分了两种类型:”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以及弗洛伊德”女性气质被动学说”) .在这以后的几十年,整个女权主义阵营都在与弗洛伊德及其门徒作斗争.弗洛伊德本身的”女性气质受虐学说”至少在自成逻辑体系上是完善的,假如说它有严重问题的话,那只能从整个男权社会的”话语’本质上去考虑.幸运的是,在20世纪中期以后的女权主义者的不懈努力下,对弗洛伊德学说的批判已经有了比较完善的理论体系.习惯上,我们把这一时期女权主义称作”第二波女权主义”(以后现代女权主义为主流,混杂有第三世界女权主义,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等).这一时期的女权主义者认识到,女权主义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要求两性绝对意义上的”同一”,更不是回避或否认否认两性生理差异,女权主义存在意义在于解构男权话语,消解男权社会存在的理论基础,从而从根本上打破千年以来两性性别对立的鸿沟!.在这个出发点上,女权主义者变得更加多元化,其中最主要的划分有”激进主义女权主义’和”自由主义女权主义”
其中重要分歧,即在于对待弗洛伊德”女性气质受虐学说”的不同态度

未完

0 Responses to “论女性是否天生受虐狂,与女权主义未来 (2)”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