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期「阿扁總統電子報」-再見.蔣介石

昨天邮箱收到的

再見.蔣介石
  再過幾天就是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今年與往年最大的不同,就是象徵著威權統治與黨國體制的「中正紀念堂」與「大中至正」的牌匾將正式走入歷史,而由「台灣民主紀念館」及「自由廣場」所取代。1991年蘇聯解體後,列寧格勒改回她的原名聖彼得堡,東柏林的馬克斯─恩格思廣場也改回Schlossplatz廣場,波羅的海三小國的愛沙尼亞也將蘇聯紅軍勝利紀念碑拆遷。為什麼要有這些改變,因為必須誠實的面對過去的歷史,對於威權統治之下所有的不公不義,不願再沈默以對、視而不見。
  中正紀念堂能不能夠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大中至正」應不應該被「自由廣場」所取代,這絕對不是什麼「暫定古蹟」或行政程序上技術性的爭議,而是我們還要不要把一位獨裁者、一位迫害人權的極權統治者,繼續當成神或是封建帝王來供奉的問題。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的元兇,派兵鎮壓及屠殺台灣人民,已是歷史的定案,且依相關解密的政府檔案,由他本人直接下令處決的案例也歷歷在目,繼續保有「中正紀念堂」、繼續維持蔣公誕辰與逝世紀念日,不但反民主、反人權,更是反台灣。捍衛中正紀念堂絕對不是在捍衛什麼「古蹟」,而是在捍衛蔣介石的神格地位,捍衛其背後所代表的黨國體制與大中國意識型態。
  蔣介石自1949年隨國民政府來台至1975年逝世為止,前後長達25年的統治,沒有一天是經過台灣人民的同意,他統治的基礎,完全建立在一個虛幻的大中國意識型態之上。他自認為是全中國的統治者,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他有權統治台灣;為了反攻大陸,光復國土,台灣就必須戒嚴軍管,台灣對蔣介石而言,從來都只是暫時的歇腳處,只是Long Stay。今天我們將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不但凸顯台灣人民在過去半個世紀為追求自由、民主與公義所做的犧牲與奉獻,更要重新建立台灣主體意識。台灣是我們的母親、台灣更是我們的祖國,海峽兩岸、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政黨輪替以前,法務部於1989年6月21日向立法院所做的報告:「軍事法庭所受理的政治案件有2萬9,407件,受難人數約14萬人。」同時,依據 1960那一年,執政當局將12萬6,875人列為「行蹤不明」人口而予以撤籍,顯示自「二二八事件」以來,接續的清鄉及白色恐怖,遭到公開或秘密處決的人數,是極為可觀的,威權統治對台灣的傷害既深且鉅。過去的7年多,我時常有機會與政治受難者和他們的家屬們見面或座談,對於政府為他們所做的慰藉、賠償和恢復名譽,是充滿了感激,但他們心中仍然有痛、有疑惑,更有悲憤,因為歷史始終無法還原,真相也尚未大白。
  有些人說,要往前看,不要往後看,這就好像一件謀殺案,只有被害人卻沒有加害人,這樣就要結案,我想任何人都不可能接受。更何況要別人往前看的人,自己卻不斷的往後看,一方面接見二二八的遺族,另一方面繼續到慈湖謁靈,這對所有政治受難者及家屬難道不是一次又一次的傷害。
  對於過去威權統治者所犯下的暴行與罪行,我們可以寬恕也能原諒,但我們不允許青史就此灰飛煙滅。每一位受難者及其家屬,有權知道當年為什麼被迫害,是誰下的令,又是為了什麼。其中是否純粹是政治因素或是有挾怨報復,甚至根本就是錯案、假案與冤案,如果不追究責任,釐清真相,等於強迫所有的受難者及家屬去遺忘對過去歲月及對先人的記憶。
  南非在處理轉型正義的成功例子,證明沒有真相就不可能和解,沒有和解就更談不上寬恕。追究責任、釐清歷史,這絕對不是清算鬥爭,更不是懷恨報復,只是要還所有受難者與家屬們一個公道,讓他們瞭解所有的犧牲是有意義的,是有價值的,這些都是對威權統治反人權與反人性的歷史控訴與見證,更是2300萬台灣人民必須時刻記取的血淚教訓。

此文我很欣赏.非常欣赏.

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
嗯.记住了

会有一天,阿扁(陈水扁)这篇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些事情在中国重演
我对极权主义者想说的只有这些.

0 Responses to “第321期「阿扁總統電子報」-再見.蔣介石”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