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做了一个梦,记一下.

“海潮的清香,遥远的汽笛,女孩肌体的感触,洗发香波的味道,傍晚的和风,飘渺的憧憬,以及夏日的梦境”

这是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中的句子.
就以此引出本文.

事情的经过是,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荒诞不稽而又奇怪的梦,精神分析学偶是没有学好,但本人有写日记习惯.所以把这个梦记了下来.

一些细节记不清了,大致如下.

梦中的我即将参加日语二级考试,但对于听力没有把握(又或许对全部内容都没有把握),因此很担心.

这时出现了两个女孩A和B,为了叙述方便在这里我把她们称为乌拉妮娅潘得摩斯

两个女孩显然对我都有好感(这是梦,必须认真对待,要知道我在进行精神分析),而我就梦里而言,对乌拉妮娅存在好感,但对于潘得摩斯的艳情难以抗拒.

潘得摩斯建议我在日语考试中作弊.她提出和我在答题卡上互相写对方名字,让她替我答题.她的交换是我的爱

(在这个梦里显然潘得摩斯也要参加日语考试,而且她的日语很好.但我们并不知道她是否已经获得一级或二级证书,但在这个梦里她愿意放弃这次考试来帮助我通过,她当然不可能一无所求)

这是一个与魔鬼的契约,梦里的我这样想.即使是沃坦与诸神也无法抗拒尼伯龙根指环的诱惑,我欣然接受.然而指环的代价是;我将永远失去爱情.

乌拉妮娅显然很失望,更确切的说她很伤心.在这个梦里乌拉妮娅是作为一个原型伊索尔德似的角色出现-不用担心,这不是个悲剧,而且,这只是个梦-在现实中的我看来,这是女性最伟大之处.女性和女神不同,后者是一个意像,一个遥不可及,飘渺虚无又被赋予太多意义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说,神可以是女的,女神不一定是女的,但女性从本质上说一定是女的.女性的抱负如果超出女性的范畴,那她就是在追求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必须考虑概念的意义,至少在现在,女性就是女性,作为世界客体存在

期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包括我和潘得摩斯去看考场,在那里意外的遇到了乌拉妮娅.我试图和她打招呼,但潘得摩斯粗暴的把我拉走.乌拉妮娅很慌张的离开,她似乎有什么事情.

考试的那天我在考场里看到了乌拉妮娅(之前显然我并不知道乌拉妮娅要参加这次考试,我甚至不知道她会日语,这有些出乎意料,但并非我所能控制,这是一个梦).乌拉妮娅与我坐在同一排.潘得摩斯在我前面.试卷发下来的时候,潘得摩斯转身,朝我比V手势.

我魂不守舍,全然不记得考试的过程-真的,在梦里-考试结束时人群蜂拥而出,挡住了我视线,我依稀看到乌拉妮娅走向楼梯口,而潘得摩斯正向我这里靠近

这一刻有多长,我真的不知道;期间似乎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我现在想不起来.我不能乱写,我是在记录我的梦,不是在写小说.我只知道片刻后我冲向乌拉妮娅走下的楼梯,追上了她,从后面抱住她,对她说:

“すきです。このせかいにあなただけがすきです。でかけないでくださいませんか”

(实际的梦中貌似我说的是中文,但我对具体说的词句记不清了,而且我不是在写言情小说,我只是在记述梦,请允许我在这里用日文代替)

乌拉妮娅转身,抱住我.潘得摩斯恰好不合时宜的赶到,看到这一幕.

潘得摩斯有些愤怒,是的.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在刚才的考试中我并没有在答题卡上写潘得摩斯的名字,也就是说,我没有作弊.

–这个故事到这里基本结束.最后一幕场景瞬间跳转到考试分数公布时候,我惊讶发现,我得了340分.乌拉妮娅获得400分.而潘得摩斯只有230分.我至今都不知道潘得摩斯有没有在试卷上写我的名字

————–这个故事就此完结–假如我没有被闹钟吵醒的话,它或许还有些下文–我再次强调,这只是一个梦.我完全不记得梦中两个女孩的样貌.我甚至不知道这个梦为何会发生.这个梦有一个洪堡王子一样的结局.在加尔文宗看来,这或许是一个上帝救赎的案例.我因原罪而堕落,被魔鬼(在15~16世纪欧洲,女巫和魔鬼是同一概念)引诱而签订契约.我违反了与上帝订立的圣约.上帝应该惩罚我.但我最终得到了救赎 .–这得感谢乌拉妮娅,我的女神,或者说,我的爱.最后结局预示着上帝恩惠与圣徒永远感恩.

我将这个梦记录下来,仅仅出于我一向写日记习惯

从这个梦中目前我得到的启示有两点:

1.要学好日语.这样明年偶考二级时才不会出现梦中那种不安
2.要有爱.

以上

PS:上面我为两个女孩起的名字均为古希腊神话阿佛洛狄忒别名,有兴趣的自己查

2 Responses to “昨晚做了一个梦,记一下.”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