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重读”情词三百首”

重读上海古籍出版社”情词三百首”.当年完整读过,也背过一些.今日重读,自有另一番滋味.
我们知道,”爱情是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但现实中的状况却很难使人满意.蒙田说,人类是最脆弱的生物.因为人不能像其它生物只根据本能行为,人类的性,作为社会话语系统,被赋予了太多的政治学意味.以至于,今天的人们已经无法以超然的态度对待爱情.

当爱情被”性感化”的时候,人们没有意识到,我们正处于危险的状况.性与爱情必然存在联系吗?很久以前我就对此存在疑问.后来读比尔,路易斯”阿佛罗迪特”,其中对女性同性恋爱的精致美感描写另人眩晕.路易斯本意试图揭露异性恋不可避免的盲目与非理性因素.但在这不稳定因素背后,其根源是人类的”性”之原罪,旧约,圣经以预见性的眼光揭示了这一点,因为:性不可避免与文明根本对立.康德说,文明是”人类脱于自己加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的过程”,然而,在人类愈加成熟的背后,存在着人类自身本质的消亡,而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17世纪,巴黎神甫埃罗伊兹和修女阿伯拉尔的故事证明:性与爱情并非不可分割.这意味着,我们有可能通过某种方式拯救人类的爱情.但这条路,还很长.妮可基德曼:当爱已成往事

附:
晏几道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梦后楼台高锁,
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
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
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0 Responses to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重读”情词三百首””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