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 Buscaglia

“不论大小强弱,首先我们必须做我们的工作。我们经历了阳光和月光的沐浴,经历了风吹雨打。我们学会了跳舞,学会了欢笑,然后死去“

这两天看书。很枯燥的书-危机干预策略。美国人写的心理学教材,文字活泼,但理论的东西总是很枯燥的.突然间看到了其中引的上面这段文字.当时就有奇异的感觉,阅读过程顿时变得有意义了.

于是搜索下这段话的作者 Leo Buscaglia(利奥·巴斯卡利亚)(1924-1998)

利奥·巴斯卡利亚博士是世界著名的演说家和作家,曾任美国南加州大学特殊教育系教授,率先在大学正式开设了“爱”的课程,受到了学生和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欢迎。利奥·巴斯卡利亚博士一生致力于推展广义的“爱”,美国的大众传播界称他为“拥抱博士”,他的书几乎变成爱的圣经,他的演讲几乎变成爱的传道。

上面这段话出自其Buscaglia著名的作品The Fall of Freddie the Leaf(一片叶子落下来)(下图).讲述一片叫弗雷迪的叶子,和它的朋友们一起,经历了春夏秋冬,经历了从生到死的过程。包括他面对死亡时的感悟


原文如下:

“Everything dies. No matter how big or small, how weak or strong. We first do our job. We experience the sun and the moon, the wind and the rain. We learn to dance and to laugh. Then we die

此书在网上找不到完整PDF电子版。不过有一个PPT,英/繁体中文,图文对照。内容应该是全的

对死亡的恐惧和否认贯穿于整个人类历史过程。人们试图用各种方式超越死亡,”从纪念碑,史诗中的英雄到总统图书馆”.更勿论宗教和信仰.苏格拉底死前的演讲代表了基督教以前思想家们对死亡的认知:

从另一角度考虑,我们就会发现很有理由认为死亡是件好事。因为死亡无非二者居其一:或虚无缥缈,冥然不觉;或如常人所云,灵魂从一个世界迁移至另一世界。倘若死后毫无知觉,死亡如沉沉酣睡,甚至不为梦所掠扰,死乃不可言喻之所得。倘若某人要挑选酣睡而不为梦所惊扰之夜,并将此夜同一生中其他日夜相比较,告诉我们有多少个日夜比此夜更美妙舒适,我想他举不出了多少个日夜,且不说平民百姓,即便高贵的帝王也是如此。倘苦死亡本质如此,我认为死乃一得,因为永恒只不过是一夜罢了。倘若死亡仅是行往另一世界的旅程,而彼处一如人之所言,集居着所有的死者,啊,朋友们,法官们,还能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这种观点有问题的.如周国平所指出的那样,死亡正因为其虚无飘渺的梦幻才另人畏惧.远古的人类用史诗鼓励自己,直到后来一神论宗教的出现.宗教者,信仰而后存在也(安瑟尔谟).面对永不可知的命运的畏惧,迷惘和卑微,是所有个体都无法摆脱的.对死亡,生命与命运的探讨只能在理论意义上存在,任何试图把它现实化的人都有悲惨的命运,精神分裂,崩溃或最终自杀.生活本身存在意义是不辨自明的.

3 Responses to “Leo Buscaglia”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