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写的东西]幼稚时代的爱情

这篇短文是我以前写的.曾写在我的MSN space(http://cxy152376.spaces.live.com/) 上
由于现在我已经不用MSN space了.所以复制过来,也供各位参考

幼稚时代的爱情

cxy152376
2006.03
明天数学竞赛考试,今天却不想复习,于是胡乱写下这段文字,说起来似乎还有补充的余地。
按照美国一个研究机构制作的原始人类雕像,最早的人类就已经具备了某些情感要素,在这些作品中,男性将手环在了女性的肩上,表情十分“幸福”——请原谅我在这里犯下的双重错误,身为一个人类学学者和女权主义者,我本可以并应该去除其中某些不合适因素。但事实上,在某些意义上,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如果一定要把人分为两类的话。——对宏大叙事有着复杂的双重情感——在肯尼亚图尔卡纳湖区发现的远古人类化石——这被一些人认为是南方古猿,但有同样多的人把它归于直立人属的范畴,然而我们这里无须过多区分。——其中发现了某些太古人类温情的第一次展示。我大胆的猜测,如果这发生的不同性别之间的话——远古时代,毫无疑问人类性别意识已然形成,但性别形象与性别角色的确立将是更晚的事情——那么,我宁愿把它称作幼稚时代人类的第一次爱情。
我对叔本华研读不多,但意志主义哲学始终给我极大震撼,这无疑与它本身具有的生命力有关。我在这里不想作更深入探讨。但当年看“围城”,方鸿渐回国后对人说:世间哪有什么爱情,压根是生殖冲动。爱情神话,在我看来是人类最古老的神话体系与最深入的宏大叙事系统。问题转化为,这个体系是否具有某些相对积极的因素?显然,对意义的存在与否的任何讨论都是缺乏意义的,但出与上面已经说明的原因,伟大的事物往往使我心驰向往。这注定我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伊壁鸠鲁主义者或斯多葛学派主义者。但另一方面,这使我具备了某些不同与人类的特性,我宁可称之为神性,这已超出本文范畴。我要说的是,在某种意义上,爱情神话反映了人类质的规定性。这源于西格弗里斯和他的伴侣。前者为此最终毁灭天庭,这就是北欧神话中最光辉的一页:诸神的黄昏一战(后来瓦格钠将它写入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其最宏伟的一章即出于此),从此,曾经专属于神的神性降落人间。完成这一伟大转变的,无疑是爱情。
本文的题目是幼稚时代的爱情,按照现代解读观点,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即将其泛化到人类存在的全部历史时期。但是,即使如此,并且在极度悲观的情况下,出于真正的“生殖冲动”——这不仅是由荷尔蒙决定的——即使在人类精神的最光辉时期,对此的探讨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最崇拜的人,女权主义真正的开山鼻祖,波伏瓦用一生实践了这一理论。按照这种说法,人类的爱情并没有受到任何程度的诅咒,恰恰相反,在其回归人类始期的过程中,得到了永生。人类的爱情无疑是幼稚的,但正因为幼稚,才可爱,才动人。在这个意义上,所有虚幻的温情,做作,虚伪以及任何具体意义的理想主义实践都被消解了。

0 Responses to “[以前写的东西]幼稚时代的爱情”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