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线闲拈伴伊坐”与”髻子偎人娇不整” – 杂谈柳永词

Hauran同学留言说喜欢柳三变词.柳七词偶也是很喜欢的。今天随便谈点.名字如题.

前人对耆卿评价多有不公,言柳七专作淫邪低鄙之词。其实柳七专门写美女爱情,相思离别词不多啊!除了那首常被人误作其代表作的雨霖铃。柳永有一类词写勾栏里巷风月女子的,这类词被当时词人无端指责很厉害。没错,柳永是写了“针线闲拈伴伊坐”,可秦观不也写了“髻子偎人娇不整”,这两个有什么不同?为啥少游被称为“词家正音”,而柳永词却落得如此评价?大抵秦观所“偎人”的,是京城红楼高巷中的媛女名妓,“举纤纤之玉指,拍按香檀”,多才多艺,举手投足间均散发动人魅力,令人心动。而柳七所伴的“”,不过是乡间里弄勾栏院楼的烟花女子,流落红尘,身世凄惨,卑微低贱,自为当时士大夫所不耻。可见宋人虽狎妓成风,上层士人和一般普通民众,所狎玩的女子是不同的。柳永不是不想写“髻子偎人”那类词,高楼深院里的红粉佳人,谁不喜欢?“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你看这种词多浪漫!或者写后主那种词:“晚妆初了明肌雪”,香艳芬芳,色泽诱人。他是没机会写,柳永身世贫寒,仕途不得意,不为当时人所认可。却为养家糊口不得以奔波仕图,行役羁旅,做些小官,他哪有机会接触深深院落,高栏里巷中的青楼名妓,红粉佳人。他又到哪儿去找他的“小蘋”!!柳永一生奔波劳苦,去国怀乡,他心里是很苦闷的;每到秋天肃杀,万物萧索之时,心中的愁苦,怨闷,凄凉等多种感觉变会如潮水般交织袭来,无法抗拒。“动悲秋情绪,当时宋玉应然”。柳永写羁役旅途中这种伤悲之词是最好的,他有真实感受和经历。“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那读的真是悲从中来。描绘这种感觉不容易,要能把它写进诗词中而又音律和谐就更难了。柳永精通音乐,它自己就能创作曲牌,他能把这种感觉用悲哀而不歇斯第里的方式表达出来,这就是所谓“重语”。(光是精通音律而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悲也不行,你看北宋另一个会填词的音乐家周邦彦,他也写长调,你看他写的什么货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 完全就是平铺直叙,这种词偶也能写出来)遍观古代诗词,只有杜甫的诗能与之相提并论。

古人曰:“淮海(秦观)、小山(晏幾道),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那柳永就不仅是伤心人了,他词句的悲凉,五代两宋无出其右者。“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此重语何其凄历怨诽也!

窃录柳永二首代表作如下: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顒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去一云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8 Responses to ““针线闲拈伴伊坐”与”髻子偎人娇不整” – 杂谈柳永词”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