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知多少?

班固《汉武故事》:“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于猗兰殿。年四岁,立为胶东王。数岁,长公主嫖抱置膝上,问曰:‘儿欲得妇不?’胶东王曰:‘欲得妇。’长主指左右长御百余人,皆云不用。末指其女问曰:‘阿娇好不?’于是乃笑对曰:‘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

 陈氏阿娇者.武帝即位,以之为后.初则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琴瑟和谐.后帝情淡,更后宫”美女万有八千”,加之阿娇无后;帝未尝不喜新厌旧也.元光五年,因巫蛊疑案.终废后,其诏曰:”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自是绝也.

后世士人有以叹舜华易逝,有悲红颜薄命,更有借悲阿娇而悲己者.然叱武帝始乱终弃者.未之有也.盖其为尊者讳乎?

李白 长门怨二首

天回北斗挂西楼,
金屋无人萤火流。
月光欲到长门殿,
别作深宫一段愁。

桂殿长愁不记春,
黄金四屋起秋尘。
夜悬明镜青天上,
独照长门宫里人。

 
王安石《明妃曲》名句:
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
Seperated Line
——————————————————————–

绿珠与金谷园
绿珠者,西晋巨富石崇爱妾也.石崇建金谷园,”清泉茂树,众果竹柏,药草蔽翳”,乃藏绿珠于内.每次宴客,必命绿珠出来歌舞侑酒.赵王伦觊觎绿珠美貌,索之石崇,未许,遂派兵围金谷园,欲诛石崇而掳绿珠.崇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官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

宋·乐史《绿珠传》: “盖一婢子,不知书而能感主恩,愤不顾身。其志烈懔懔,诚足使后人仰慕歌咏也” .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宋明理学之士,陈腐呆痴,道貌岸然,一肚子天纲伦常的狗屁东西.可由是见之.

绿珠坠楼这个典故后多用于叹红颜薄命,少有善终

柳永的御街行:

前时小饮春庭院。悔放笙歌散。归来中夜酒醺醺,惹起旧愁无限。虽看坠楼换马,争奈不是鸳鸯伴。
朦胧暗想如花面。欲梦还惊断。和衣拥被不成眠,一枕万回千转。惟有画梁,新来双燕,彻曙闻长叹。

杜牧的两首诗:

题桃花夫人庙
细腰宫里露桃新, 脉脉无言几度春。
至竟息亡缘底事? 可怜金谷坠楼人。

金谷园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
Seperated Line
——————————————————————–
关盼盼与燕子楼

徐州故张尚书(张愔)有爱妓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风态,张尚书每宴客,至酒酣之时,出盼盼以佐欢,客皆欢甚。…后尚书既役,归葬东洛,而彭城有张氏旧第,第中有小楼名燕子。盼盼念旧爱而不嫁居是楼十余年,乃幽独而终

关盼盼独守燕子楼,一过十余年,曾作有《燕子楼三首》,诗云: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长。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
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销一十年。

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据说白居易听说后和了三首诗:

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残灯拂卧床。
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中人一人长。

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著即潸然。
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二年。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白居易又作七言绝句一首:
黄金不惜买峨眉,拣得如花三四枝。
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死不相随。

盼盼得诗,泣曰:“妾非不能死,恐我公有从死之妾,玷清范耳。”乃和白诗,旬日不食而卒。即为传说中的”白居易逼死关盼盼”

苏轼词中有”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句. 后人词中多化用其意.凡写到”燕子楼空”,即可联想到”佳人何在”.如周邦彦的词句:燕子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 .

古来歌咏盼盼与燕子楼之词曲甚多.如秦观的调笑令(调笑令,又名调笑转踏,北宋流行的一种曲子形式,一诗一词歌咏一事)

诗曰:百尺楼高燕子飞。楼上美人颦翠眉。将军一去音容远,只有年年旧燕归。春风昨夜来深院。春色依然人不见。只余明月照孤眠,唯望旧恩空恋恋。

恋恋。楼中燕。燕子楼空春色晚。将军一去音容远。空锁楼中深怨。春风重到人不见。十二阑干倚遍。

 

——————————————————————–
Seperated Line
——————————————————————–
陈冠希金屋藏娇(钟欣桐) – –

史记·陈冠希列传:

陈公冠希者,江东上海府人也,….时有丽姝曰钟氏欣桐者,或谓之“阿娇”。冠希见之,曰“吾必御之!” 或曰:“此女甚纯,常自比贞女烈妇,恐不可得也!” 冠希笑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诸君徒知其貌,安知其底?!吾且为诸君尝之,诸君但作壁上观,温酒以待吾归!”遂入阿娇金屋,倾而,执阿娇亵衣以归,而镬酒尚温,左右皆拜服!或赞曰:“温酒之间,斩将夺旗,古有云长,今有冠希!” …..冠西好画,尤嗜春宫,其御百女,皆以相机摄之,存之电脑,或邀朋共阅,或举杯独赏。后电脑崩坏,与修,冠西春宫遂泄。….阿娇、柏芝闻事泄,皆惶然。阿娇泣告世人曰:“很傻很天真”。

图片略 – – . .

3 Responses to “金屋藏娇知多少?”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