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频到宋家东

春来频到宋家东,垂袖开怀待好风;
莺藏柳闇无人语,惟有墙花满地红。

出自莺莺传*古艳诗二首。元稹写给莺莺的。其中前二句已成为写登徒子千古名句。。。据说莺莺听了之后就复了那首”明月三五夜”,(又或者是元稹代托莺莺而写的,谁知道呢!)

微之还真是多情呢。平生绝大多数诗作都写给了几个身边女人。就只给莺莺的,元稹集里就有几十首。这首名为”艳诗”,不过是调情戏弄而已。怎比得微之那首会真韵更为香艳?: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
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
眉黛羞偏聚,唇朱暖更浓
气清兰叶馥,肤润玉肌丰
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
汗流珠点点,发乱绿匆匆

若是五年前,我多半要对此批评几分。无论如何,把女性物化是女权主义者绝对反对的。如福柯所指出,权力制度统治核心,不在于有形的暴力机器;而是深紋罗织的无形话语。使女子物化的意识形态(如色情产业),是女性身上最大枷锁。

可是。世界仍然在继续。一个武藤兰倒下了,千万个武藤兰站起来;一个松岛枫退役了,千万个松岛枫接上去。命运的齿轮似乎从没有停止过。

为什么呢。谁知道呢!

PS: 惟有墙花满地红,是莺莺无情,还是元稹自作多情?谁知道呢!

0 Responses to “春来频到宋家东”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