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许钧译)

果我们生命的每一秒钟都有无限的重复,我们就会像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一样被钉死在永恒上。这一想法是残酷的。在永恒轮回的世界里,一举一动都承受着不能承受的责任重负.这就是尼采说永恒轮回的想法是最沉重的负担(das schwerste Gewicht)的缘故吧

如果永恒轮回是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在这一背景下,却可在其整个灿烂轻盈之中得以展现.

但是,重便真的残酷,而轻便真的美丽?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

巴门尼德早在公元前六世纪就给自己提出过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宇宙是被分割成一个个对立的二元:名与暗,厚与薄,热与冷,在与非在.他把对立的一极视为正极(明,热,薄,在),另一极视为负极.这种正负之极的区分在我们看来可能显得幼稚简单.除了在这个问题上:何为正,是重还是轻?

巴门尼德答道:轻者为正,重者为负.他到底是对是错?这是个问题.只有一样是确定的:重与轻的对立是所有对立中最神秘,最模糊的.

PS:许钧的翻译当年骂得人不少.可是这么多年来,在上海译文的昆德拉作品集中,反而只有许钧译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经过了时间考验,仍旧散发经典的魅力.

0 Responses to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