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慢

米兰昆德拉。马振聘译

度是出神的形式。这是技术革命送给人的礼物。跑步的人跟摩托车手相反,身上总有自己存在,总是不得不想到脚上水泡和喘气;当他跑步时,他感到自己的体重,年纪,就比任何时候都意识到自身和岁月。当人把速度性能托付给一台机器时,一切都变了:从这时候起,身体已置之度外,交给了一种无形的,非物质化的速度,纯粹的速度,实实在在的速度,令人出神的速度。

这是奇怪的联盟,技术的无人性冷漠与出神状态的烈焰。我记得三十年前那个美国女人,她的外貌既严峻又热情,类似一名谈色情的政工干部,给我上了一堂性解放课(只是冷冰冰的理论);她谈话中最常说的词就是”性欲高潮”,我数了数:四十三次。性欲高潮崇拜:折射在性生活中的清教实用主义;医治闲散的特效药;尽快越过性交出现的障碍,以求达到心驰神往的宣泄—爱情与宇宙的惟一真正目标。

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啊,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儿去啦?民歌小调中的游手好闲的英雄,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儿去啦?他们随着乡间小道,草原,林间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吗?捷克有一句谚语用来比喻他们甜蜜的悠闲生活:他们凝望仁慈上帝的窗户。凝望仁慈上帝窗户的人是不会厌倦的;他幸福。在我们的世界里,悠闲蛻化成无所事事,这则是另一码事了。无所事事的人是失落的人,他厌倦,永远在寻找他所缺少的行动。

如果说心情持续郁闷时偶会做的两件事是读诗和看小说;那么,第三件就是阅读些这样的文字,介于严肃与通俗之间,游离于学术与现实的边缘。

上面这段文字相当经典。当代学术界中,除了昆德拉,米歇尔福柯也有一段关于速度与慢的精彩论述。可是偶现在一时找不到- –

0 Responses to “[转载]慢”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