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与自由

民主和自由是完全不同的事物。民主的意义是人民主权,这个概念是与政治体制相联系的。而自由是人的天赋自然权利,与政治体制无关。如霍布斯所说,在君主制和独裁制下是没有民主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没有自由。

人们之所以需要民主,是寄希望于民主可以更好的保障自由。把自由的保证寄脱于开明君主或独裁者的“善良意志”(孟徳斯鸠语)是危险的。如果人们始终生活在恐惧之中,那么你不能说他们真正得到自由,因为他们可能随时失去它。

直接民主源于希腊城邦制。然而近现代以来民主无一例外的是间接民主(代议制),概其原因,除了人口,地域的增长,还有人们参与社会事务的增加和社会关系的复杂化。(贡斯当论述)。古希腊有专门奴隶阶层,公民们可以专心于参与政治,他们以这种权利为荣耀和自由。但在现代社会,多数人更多的是参与社会事务而非政治,他们需要的,是摆脱和不受政治权力的侵犯和干扰。在这一过程中,古代人的自由转变为现代人的自由;积极自由被消极自由取代。

于是产生了经典问题,多数人的暴政。究其原因,权力本身必然导致扩张(孟徳斯鸠),而代议制民主下抽象的人民主权必然会变为某个具体的代表和执行者。(贡斯当),在这种情况下,个体自由受到的威胁比以前的君主制反而更大,因为专制君主还要受到象征人民的法律限制(自13世纪大宪章以来),而代议制民主下的个体,面对的是以整个人民为名义的巨大权力阴影。

到目前为止解决这一问题最佳政治实践是共和制,确切的说,是美国的共和体制。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认为这是联邦党人和其反对者观点融合。联邦党人强调权力运作的横向制衡和独立性。而以托马斯杰斐逊为首的反联邦党人则注重人民主权,重视联邦-州的二元权力体制重要性,防止中央权力的扩大化;他们的另一个贡献是确立了言论和新闻自由绝对不可侵犯性,维护了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权威:从1803年托马斯杰斐逊废除“外侨管制法”和“惩治叛乱法”开始,美国从未有过针对所有公民的干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或对其实行事先审查的立法。早期美国政治家们是真正的天才,是人类群星智慧闪耀的光辉,他们的努力,为美国后代在200多年以来建立的这个伟大的民主,自由,人民免于恐惧和匮乏的共和国,留下了第一个坚实的脚印。我们不禁欣慰,在他们的努力下,亚力克斯.托克维尔的忧虑,终于没能成真。

结语: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得自由。—约翰,肯尼迪。

4 Responses to “民主与自由”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