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学的第一原则

翰.罗尔斯(forgive me!,我在手机上写Blog,A4打不出外国人名之间那个分割符。只能用英文点号代替- -)在“论正义”中写道:每个人都具有一种建立在正义基础上的不可侵犯性,它甚至是整个社会的福利都不能凌驾其上的。

令我惊讶的是,罗尔斯的这部著作出版于20世纪70年代。它所庄严宣告的结论,不过是政治学的基本公理。

早在18世纪,康德就从道德哲学上首先概括了这一公理,他把它称为实践理性的第一原则:永远不要只把人当作工具,而要同时当作一个目的。.这意味着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都是至高无上的,是其他人,国家或是整个社会都无法剥夺的。

康德不是政治家,但他却最早提出了这个精练之极的原则。200多年来的政治家们,做的全部事情就是把这个原则系统化,理论化,条理化。

托马斯.霍布斯首先指出,人们之所以建立国家,是理性选择的结果。在国家存在以前的社会处于一种“自然状态”,人们之间充满暴力,战争和相互侵犯。在这种状态下所有人都拥有绝对自由,然而所有人都又不真正拥有自由:他们时刻生活在恐惧中。为了免于恐惧,人们达成了契约,把每个人的部分权利让渡给“利维坦”,于是国家诞生,人们也脱离自然状态而进入社会状态。霍布斯实际上确立了一个原则:个人就是目的。国家的存在只是为了保障这个目的,保护所有人的自由。违反这一原则结果只有两种:个人和国家本末倒置,把个人当成工具,必然走向极权主义。如纳粹政权和共产主义暴政;另一种结果是由于忽视所有人自由的重要性,认为部分人权利可以超越另一部分人,其结果走向民主制度弊端:多数人的暴政。

这两种结果区分并不绝对,从某种意义上说后者是前者一种“温和形式”,而前者是后者极端化和异化后的魔鬼- -。但后来政治学家的研究基本上是沿着这两种方向的。哈耶克,以塞亚.格林研究的是前者;而贡斯当,托克维尔,约翰.密尔和美国国父们关注的,是如何在民主时代保护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具体的偶就不说了,阅读有限,无法深入阐述政治思想史流程 – -。。)

1776年,国父们在”独立宣言”里庄严写下了下面的句子: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出让的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200年后,约翰.罗尔斯用不同的句子阐述了同样的道理。几百年后的政治哲学似乎回到了原点,然而人类自由的敌人—专制、极权和暴民政治—却依然存在于世界上。

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得自由。—约翰,肯尼迪。

0 Responses to “政治哲学的第一原则”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