钵中之脑,与语言哲学的解决方案

历史上的学者对此问题探讨:

笛卡儿. 我思故我在
休谟 虚无主义与语言困境
皮卡什 -实证主义
波普尔 证伪主义
索诸尔 “能指”与”所指”的分离 —–全部现代语言哲学基础
普特南 后实证主义 强调真理多样性与可认知性不矛盾
后现代主义   话语,解构与历史语境的话语现场

后现代主义核心:反本质主义(反逻格斯中心主义),尼采说:上帝死了.上帝说,尼采才死了呢.(解构,-德里达)
反对宏大叙事(利奥塔).反对二元对立与中心学说(杰姆逊).
福柯 话语-权利(知识非中立性)理论

近期我比较倾向实证主义

0 Responses to “钵中之脑,与语言哲学的解决方案”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