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又见诗词。

每到新年、春节、中秋、端午,偶都会读诗词,读那些悼亡、离别、追忆的诗词- – 。。。

女冠子(韦庄)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
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
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虞美人(邵亨贞)
天台洞口桃开了,无奈刘郎老。
多情何苦叹途穷,人与花枝都在暗尘中。

个人那日犹痴小。帘底秋波渺。
别来几度见春风。应是门前花落水流东。

点绛唇(王国维)
屏却相思,近来知道都无益。
不如抛掷,梦里终相觅。

醒后楼台,与梦俱明灭。
西窗白,纷纷凉月,一院丁香雪。

小野大神按:静安这首词意韵颇深。女子自知相思无益,却无法抛却。好不容易在梦中聊寄心中之苦,短暂的梦醒后,面前却是空空如也,唯有满院白色丁香,和清凉明月,极其清冷凄幽。女子心中之苦,却比梦前又深了一分。纵览观堂先生一生,于国学道路苦苦求索;时则华夏大地西风东渐,中国文化式微。自古士人有治国平天下之责,静安先生虽学究天人,跨越中西,未尝不为之忧心忡忡,寤寐思服也。时局之愈下,虽偶有转机,却如同短暂梦一般,醒后更令人悲观沮丧。观堂先生终其毕生苦苦坚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终不堪重负,自沉于未名湖中,令人扼腕。此词明写情,实乃观堂先生一生悲剧写照也!

1 Response to “诗词,又见诗词。”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