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写了两篇文字,一篇是谈平等和自由的关系;还有一篇题目叫“诗词中的古典女性形象”(囧…)…胡乱写的,自己看后都觉惨不忍睹…果然厚积才能薄发,苏珊桑塔格花了三年写出了处女作“论摄影”,虽然是薄薄一本小册子,却是摄影理论界至今被引用最多的著作…

于是想起我的老习惯了。无聊或是无趣的时候,想些词语和句子,写在纸上…乱缕愁肠纸间过…

舞 舞 舞!
黑暗中的舞者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红。
神的孩子全跳舞…
巴黎最后的探戈
一夜鱼龙舞
邓肯
舞娘 (FE)

晚间读“诗经”,某页上发现偶以前写的批注:“有趣”两个字。是
邶风.新台 里的一句诗: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籧篨不鲜。

籧篨(qu2 chu2)是蛤蟆- -指男子容颜丑陋,心地卑劣。嫁给这样的良人,这女子也算遇人不淑吧?都言“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岂知亦有不曾更事、乃不知愁为何物之时?

罢了,谁没有年少轻狂过!…

0 Responses to “舞”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