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写的东西]漫想:性解放,中国现代文学史,女性主义

这是本人几年前写的短文.现在新放在博客上.存档亦供参考.

中国现代很多作家都受西方文化与写作流派影响,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现代派了,其中一方面是对其手法如变形、象征主义的借鉴,另一方面是对其展现的现代人迷惘、失落的精神状态及由此产生的变态心理的描述,在中国现代作家中,相当一部分作品描写人们的性解放与性压抑,其中主流派别是由此对封建伦理观进行抨击,从而回归现实,如丁玲《莎菲女士的日记》,这类作品的思想意义在于某些学者所说的女性解放史(现代)上的第一次解放:女性社会(意识)解放(即通过性爱追求来表达对男权社会的反抗),还有一种类型是彻彻底底的现代主义——将性爱上升至人性的欲望本能——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即把“力必多”(原欲)作为人类一切行为德动机与历史发展的推动者,许多作家对此进行了积极尝试,著名的如施蛰存的心理分析小说。譬如其作品《石秀》,将石秀杀死奸夫淫妇的动机解释为对潘巧云的美色动心与对杨雄的“义”的道德斗争(即弗洛伊德所说的“伊德”与超自我(道德化的自我)的矛盾)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解构的传统性观念,具有重大的思想意义——然而其终究没有达到现代弗洛伊德主义女性主义的高度:将性爱看作男性特权的象征,并以游戏的性观念予以反驳(实际上,弗洛伊德主义仍然存在严重问题:它只是用生物因素的生物决定论来解释男女地位的差别,甚至将这种不平等永恒化,而完全忽视了社会文化领域,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与女权主义是完全对立的,也因此而受到西蒙娜,波伏娃的严厉批判,但在当时,在中国,其强调性的本能性对于中国传统理念实在是一个革命,因而在客观上具备了女性解放的意义),事实上,这一女性解放的历史使命,在中国文学史上,经80年代王安忆“三恋”中女性对肉体快感的追求,90年代前期以陈染、林白等作家作品为代表的女性第二次解放:身体解放,直至如今以卫慧,棉棉为代表的所谓“美女作家”将性看作自我放纵,自我接受的产物(即追求极限体验与高峰快感),已基本完成。(然而,这里所说的解放更多的是指女性的身体解放,而在社会文化层面上仍任重而道远,男性主义仍根深蒂固,女性的社会角色定位仍受布尔迪厄所说的男性中心观念无意识的作用和影响。)

(本文纯属放屁,只为个人休闲而作)

0 Responses to “[以前写的东西]漫想:性解放,中国现代文学史,女性主义”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