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凤凰出版社有套历代名家精选集。选的是李清照,杜牧,黄庭坚等唐宋名家。我去书店找技术类书籍,顺带就买了一本“柳永集”。翻了翻,有些失望。编者执着于词句本身含义;词后的赏析文字也一板一眼,丝毫没有情感流露,更无特色可言。既是如此,我干嘛买你这个集子,直接看宋词鉴赏辞典岂不更方便?- -说起来,这么多年买过的、借过的、看过的诗词集很多,然而真正有价值的极少…其中大部分只是随便东拼西凑点“注释”和“赏析”,集子末了再加个“年表”—然后就拿去卖钱了- –

不知怎么由来,大约是看小说,想起杜牧一首“怅诗”:自是寻春去较迟,不须惆怅怨芳时,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诗有典故的。熟悉诗词的同学大概知道。杜牧在湖州遇见某十余岁绝色少女(大约就是“卷上珠帘总不如”那位,如此看该女子时方十三,杜牧彼时32岁),与其母约定十年后来娶。后十四年,杜牧归,始知该女已嫁人三年,生二子。杜牧遂作此诗,聊托怅情。花开花谢,喻女子青春易逝,红颜易衰,芳华有限,虚耗不得。古来如此,如今当也是这样…。

突然想起几个名字:花解语,花想容,花弄影。云梦泽,云想衣,云破月。- -分别用作三姐妹/三兄弟名字,然后写一个言情小说系列倒不错- -呵呵,有点汗…

最近喜欢上后宫文- -抽空再把金枝欲孽看一遍。唉,一朝后宫,多少红颜凋零之地。前人诗句写“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那是一点虚夸没有的。我们今天看后宫,却是满足自己窥视欲和内心深处的阴暗心理了。

1 Response to “杂记”


  • 不知怎的,让偶想到人间词话了。。。买的诗词集偶不怎么有看评注的习惯,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偶至今对诗词还保持着过目即忘的本能。。。
    另外那几个名字里,云想衣 偶觉得挺好o(∩_∩)o…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