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与男权社会

同样是我几年前写的短文 .一并发出.存档且供参考

本来我是没有立场说话的,因为我对本文题目:女性主义与男权社会的学习和研究还远未结束,然而,随着阅读的深入,我发现这个话题非常复杂,牵涉到的概念和学科之多,绝非片刻之功所能掌握,于是便想把已阅读过的材料“梳理”一下,以方便以后的深入阅读,于是,便有了本文。

女权主义(或者说是激进的女性主义)一向认为:几千年来的历史是一部男权社会的历史,是一部男性对女性压迫的历史,无论是在早期人类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或是自称为“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都存在男权制度(当然,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不这么认为,他们的观点自然是认为只要且只有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女性才能得到真正解放,然而这种观点的错误也是显而易见的:女习惯内的解放并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解放,而更多的表现在文化与话语领域上),所谓的男权社会,即是指“各种形式的压迫将男性提升到了权利与威望的地位”,这种男性中心话语的表现在各个时代不同,然而基本内容是一致的,都是由男性控制社会权利,承担社会发展与进步的责任,而女性则处于从属地位,她们的社会角色与价值更多的体现在家庭上,即“相夫教子”,“承担家务劳动”等,这样,男性与女性的社会价值就被对立化了:男性偏重于社会社会责任,女性则偏重于家庭义务,这也是女性主义的社会性别理论的基础。

然而,这种男权制度并不是与来就有的,(至于是否会永远存在下去仍不得而知)我们知道,人类社会得最初状态是母系氏族社会,后来逐渐发展到父系氏族社会,在这一过程中,生理因素是最为重要的,女性的身体体能本不及男性,而月经、分娩与怀孕也削弱了其劳动能力,因而随着科技进步,当社会对劳动力的需求由女性所擅长的细致、敏捷转为男性所特有的力量、体力上时,男性就逐步变为社会劳动力的主体,并在经济层面上奠定统治地位。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过程中,女性的心理因素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女性的母性、温柔的性格(即所谓的女性气质)似乎决定了其最终只能在家庭领域发挥作用,而在强调竞争、勇猛的社会劳动、生活领域必须处于服从、从属地位,更有甚者,认为女性天生就是被压迫的,这就是著名的弗洛伊德主义生物决定论,弗洛伊德理论的核心便是“性”了,他是从女性在性交中的被压迫、被侵犯以及从属性质来说明的,一方面,女性由于缺少男性的阳具而具有一种阉割情结(即一种阳具羡慕),这使他们在男性面前有着天然的不如人,自卑的心理,因而甘心被压迫,被统治(然而,少数女性化自卑为自励,立志统治男性,而在男性中心社会闯出了一番天地,但女性的“气质”似乎决定了这种人注定是少数),这种自卑心理在青春期被强化,因为女性的快感区(这是一种本能)在这个时期必须经历一种由阴蒂快感向阴道快感的转变(生理学和胚胎学表明:女性的阴蒂和男性的阴茎是同源器官,因而阴蒂就作为女性身体中男性因素的代表与象征,譬如,女性手淫的主要器官便是阴蒂),这种转变意味着女性对主动的性快感(即男性所特有的“原欲”)的追求的放弃,而甘心接受被动的性快感,而且,相当一部分女性没有完成这一转变,因而她们在性爱中感受到的就不是快感,而是痛感。另一方面,在性交中,女性始终是处于被动的——由于生理因素决定:女性一旦转为主动,就会丧失了其快感的源泉(这也是“男妓”无法“普及”的原因之一),而且,男性的插入本身就是对女性的侵犯,这也许是女性在社会生活中受压迫的根源。然而,弗洛伊德的错误也是非常明显的,:他的整个理论是建构在“性”基础上的,这本身就犯了泛性主义的错误,更重要的是其忽略了社会文化层面的性别角色形成的社会化过程,(这一点由所谓的“女性气质”决定,下文我将论及),因而也受到女权主义批判。

上文我所说的是女性的传统社会地位,或者说是在社会生活方面的表现,而对男权社会批判的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传统女性气质的批判,这个特征更多的表现在女性的家庭生活方面。传统女性气质要求女性要:“温柔”“服从”“脾气好”等(注:把这些特征作为评判女性的标准,即为社会性别论,其先驱者应为 《女权辩护》作者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这一方面决定了女性更多的是在家庭中发挥作用,另一方面,决定了女性在家庭中仍处于服从和被统治地位,因为男性象征着阳刚,而女性则象征着阴柔,阳刚永远是最光辉,最主要的,所以,自古以来,女性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劳动与责任,勤勤恳恳,然而得到的却是丈夫不时的责骂与羞辱(似乎男性天生具有侵略的意味),而由女性气质所决定的“妇女是为男子而生,为安慰和帮助男性而存在”的思想,更是把女性看做男性的私有物,男性可以随意拥有甚至仍掉(如中国古代的七出之条),甚至,可以拥有三妻四妾(这种现象虽然是男性霸权的反映,却是家庭演变史上的必然,即恩格斯所说的群婚制—单偶婚—以妻妾为补充的一夫一妻制的发展规律),而女性仅仅若是多次出嫁,或是未婚而失去贞节,就会被骂作“浪妇”“人尽可夫”(这种现象如今在非洲仍有残留;这似乎有生理上的原因,女性的贞节可以判断,男性则不能),于女权主义看来,这种女性气质实质是男性霸权的象征,更是男性统治女性的工具,必须彻底废除,女性才有可能获得彻底解放与全面发展。然而,这种女性气质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在这一点上,大多数女性主义者有着共识:即这是由社会文化层面造成的,“通过文化上特定的社会化过程,我们学会了何为阳刚,何为阴柔,即认同了男性和女性的特征”,“因而,不是生理差异,而是不同的文化期望和社会语境才使我们成为男人或女人的”(这种观点是对弗洛伊德主义的否定:更多的将其归结于文化和心理因素,然而,从另一角度看,心理未尝不与弗洛伊德主义有联系)。

以上我介绍了女性地位与女性气质的产生与根源,而女性主义对男权社会批判的另一方面是对传统女性角色的批判,这一点,我将在论及女性主义发展史时简要带过。

现在我们看一看女性主义的发展演变,从历史上看,女性主义产生与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基本是同时期的,如上文所提到的《女权辩护》就是对梭《爱弥尔》的批判,然而,女性主义思潮真正的春天的到来却仍是伴随着女性解放运动的爆发,即于1920年于欧美获得最后胜利的妇女选举权运动,不仅使女性获得了部分教育与就业权利,更构成了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的第一次高潮——即激进的反对男性霸权,争取女性基本权利,这次运动虽然影响很大,但除了在意识上给我们震撼以外,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没有动摇男权社会的根基,我要着重介绍的,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爆发并一直延续至今的女性主义第二次浪潮,这次浪潮从思想上解构了男性中心观念的理论基础,具有重要的思想意义。首先兴起的是西方激进主义女性主义,西方激进主义女性主义要求废除男女之间的差别[即废除家庭主妇的角色],废除传统的社会劳动分工与家庭分工,从而造就根本上的家庭平等,作为达到这一目的的方式,他们提出了女性与男性对立的原因:女性的生育功能,并力图通过技术手段取消生育负担,打破“性的阶级体系”。(从历史上看,这种观点是有依据的),然而,激进主义女性主义太过偏激,提出的由多是激进的口号与组织妇女运动,这决定了他们无法在意识形态根部撼动男权社会的根基,(甚至,有一部分激进女性主义者提倡“女同性恋”作为反抗性的阶级对立的武器,完全背离了生理的自然本能,真是荒唐),与之同时期的还有西方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这一派别的核心是将反对父权制和反对资本主义结合起来,从阶级压迫角度分析问题,自有其一定合理性。我还要说的是,在当代女性主义思潮汹涌澎湃的那几年,正值西方当代思潮启蒙期与反对种族歧视和殖民主义的运动高涨期,因而女性主义与反对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自然的结合起来,产生了第三世界女性主义和后殖民主义女性主义。第三世界女性主义强调种族歧视的重要性,认为其“远比家庭和性问题重要”[其与女性主义的交叉点在与黑人妇女和白人妇女的差异],后殖民主义则非常重视经济问题,关注不同阶级女性的利益冲突与解放道路(从这个意义上说,其与第三世界女性主义倒有一些一致,另外,其对经济问题重视不同与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其所用的“阶级”可能用“阶层”来代替会更合适)后殖民主义在当代影响很大,且与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女性主义思潮紧密结合起来。90年代以后的女性主义思潮,据我总结,大约有三个方面,一是后现代主义女性主义,这一“主义”否定以往一切女性主义,否定理性的存在,过于偏激,因而其价值更多的体现在方法论上:强调多元化与差异性——对于女性解放来说。另一个派别是以“性”为核心,提倡性解放,性放纵的女性主义,这与60年代弗洛伊德主义女性主义是有关联的。[这一派别更多的是用女性叙事和女性书写来表达的,如中国当代所谓“美女作家”]。第三个派别就是对传统社会分工进行批判[反对女性角色],他们强调的女性的独立—特别是经济上的独立,以及对职业女性的推崇,在他们的努力下,现代西方女性正越来越“自主”,传统的家庭妇女在西方已接近消亡,然而,西方女性的解放并不代表整个女性的解放,而不过是女性阶层的分化:当现代西方妇女拒绝接受传统妇女的角色,而男人又拒绝分担50%的家务时,这些家务便由西方家庭里的廉价第三世界保姆和女佣所承担了,表面上看,这是合理的,然而实质却是人的异化与女性的分化,女性失去的将是“第三世界最后的资源:母爱与性”,这也与后殖民主义有关联,[关于这部分内容,见于西方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全球妇女:新经济中的保姆,佣人和性奴隶》,中文版尚未出版,抑可参见《中国妇女报》2003.08.04 3版书评]

写到这里,本文也要结束了,最后我要说的是:女性的解放虽已有成就,仍任重而道远,真正的女性解放应是全部女性的彻底自由与全面发展,或许,这只能由“母性”来完成[现代女性主义多是彻底否定女性气质与角色,否认男女差异性,殊不知,这种男女之间的差异性——或者说是女性特有的特征,如“母爱”“关怀”等,不仅不是男性压迫女性的工具,更是女性得天独厚的性别优势,它们是拯救地球与人类文明的重要资源,是热爱生命、反对强权的女性文化和女性伦理,或许,只有提倡男女互补,发挥女性特有优势的生态主义女性主义才能担负起女性解放的重任],无论如何,我坚信,几千年来的男权社会必将终结。

[全文完]

cxy152376

20030808

 

说明:本文2003.8发表于网络,为2003.8我学习女性主义的结果

0 Responses to “女性主义与男权社会”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