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自由之路(1)

宪法第一修正案确立了一个原则:绝对禁止事先的内容审查。包括任何形式的新闻审查和预检制度。在法律实践中,从尼尔诉明尼苏达案到五角大楼秘密文件案,最高法院确立了极为有限的例外:只有当言论或新闻发表将“不可避免、直接地、立即的”造成灾难,法院才应当发出禁止令。在任何其它情况下,即使明知言论或新闻可能触犯法律,也只能在事后进行追诉,而不能阻止其发表。

宪法第三和第四修正案禁止非法侵占民居、非法搜查和对个人隐私侵犯。在法律实践中,确立了“非法搜查获得的证据一律无效”原则。一个由此引出的规则是:不能仅根据匿名举报而对人民的人身或住宅进行搜查,举例而言,警察局不能仅根据一个匿名举报电话而对街上某人进行搜查,否则即使从那人身上搜出了爆炸物,也是非法搜查获得的证据而无法用于起诉,警察局自身反而涉嫌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而可能吃官司。

宪法第五、六修正案保证刑事案件中被告自由权利。这两条修正案非常重要,确立了整个美国司法史上许多重要原则,包括无罪假定、禁止自证其罪、陪审团制度、禁止一事两诉和刑事诉讼中的正当程序(米兰达原则)。所有关于美国宪法的著作,在介绍这两条修正案的立法动机时都会写有类似下面的文字:政府的行政分支拥有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在刑事案件中可以动用庞大资源搜集证据进行诉讼。相比之下,刑事案件中的被告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他们的人身自由、财产甚至生命都处于可能被剥夺的处境,为了他们可能并没有做过的事情,他们却可能付出一生的代价。在这种情况下,法律必须倾向保护刑事案件中被告的权利,只有在存在超越合理怀疑的证据时,才能通过陪审团正当程序将被告定罪。在任何存在疑问的下,都应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杀一个。追求司法公正前提是任何无辜者都不应该被牵连。

宪法第七、八修正案确立了民事案件中的陪审团制度和正当程序原则。

宪法第九、十修正案禁止把人民自然权利限制为宪法列举项目,并把宪法未授予联邦权利给予各州或人民(这一点实际说明联邦宪法是授予而非限制)

除了宪法前十修正案和后来一些关于人民权利的修正案(如内战后第十三、十四、十五修正案),美国宪法本身(1787年费城制宪会议通过的宪法最初版本)也有一些关于人民权利条款。最著名的是“禁止国会和各州通过褫夺公权或溯及以往的法律”条款。所谓褫夺公权法律是指立法机关直接通过立法把某些人定罪或剥夺其权利,此类法律起源于王权与议会权利激烈对立的近代英国,议会常常通过立法剥夺国王宠臣的公职、人身权利甚至生命。在现代宪法理论上,这种没有通过司法机关而直接剥夺公民权利行为是典型“多数人的暴政”,是对人民天赋权利的粗暴侵犯。

最后,让我们再来回顾约翰肯尼迪“在柏林墙下的演讲”中的经典句子:

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0 Responses to “通往自由之路(1)”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