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自由之路 (3)

在内战后通过的三个宪法修正案中,最重要的是第十四修正案。该修正案的涵义非常复杂,在后来的司法实践中引用极广,本人不是宪法学专家,对美国宪法是业务爱好,这里只是简单谈谈。该修正案第一款的关键内容包括:非经正当程序,各州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正当程序条款);亦不得拒绝给予其管辖范围没所有人以平等保护(平等保护条款)。首先,这里的“正当程序”不仅指形式上或者说程序上的正当,还包括“实体正当”,即法律内容不能有失公正。而实体正当的依据,就是“权利法案”,也就是说州的立法不能违反权利法案,否则就违反“实体正当”程序。在18世纪前期,约翰马歇尔指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权利法案立法动机包含对州的约束。州并不受宪法前十修正案的限制。但在第十四修正案通过后,情况终于有了变化,最高法院根据第十四修正案中的“实体正当”理论,通过具体判例,把权利法案中的条款和限制逐步附加到州身上,这一过程在美国宪法史上叫“第十四修正案吸收前十修正案”,因为把前十修正案对联邦的限制附加到第十四修正案对州的限制上。到今天为止,除了第二、九、十修正案和第三、五、七修正案中的个别条款,权利法案的其它部分都已被第十四修正案吸收。事实上,在最高法院案例史上,有一派大法官主张第十四修正案应该无条件吸收前十修正案的全部条款,但他们的主张并没有实现。另一个相对的概念叫“反向吸收”,主要针对第五修正案中“非经正当程序,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不受剥夺”条款;在1954年,最高法院通过案例使其反向吸收了第十四修正案中“平等保护”条款,使其同样适用于联邦。“平等保护”条款是第十四修正案的另一个重点,它的其中一个涵义是,州的立法不得歧视部分人。出于健康等公共利益,州可以立法针对某些群体,在一些情况下,可以允许有“歧视效果”,但不能有“歧视意图”。判断州立法是否存在“歧视意图”或“歧视目的”,自20世纪5,60年代以来,最高法院主要采取下面的策略:对针对种族方面的立法,采取严格审查;对性别方面的立法,采取中等程度审查;对经济方面立法,采取宽松审查。如果采用严格审查,被审查法律的立法目标群体和被影响群体必须完全一致。…

to be continued…

最后,按照惯例,回顾下约翰肯尼迪“在柏林墙下的演讲”中的经典句子:

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1 Response to “通往自由之路 (3)”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