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性是否天生受虐狂,与女权主义未来

这是几个月前我写的"论文"标题.当时的写作并没有完成.因为遇到了理论问题.
关于女性天生受虐狂的结论起源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他和他的门徒的推动下,考虑到性生理学研究在最近几十年的进展,这一理论体系的主要论点是:
1.女性是"不完整"的个体.她们没有"阴茎",或者说她们的"阴茎"被"阉割"而变成了阴蒂.这一"阉割情结"是整个弗洛伊德后期思想核心.弗洛伊德据此得出的结论是,由于"阉割情节"而导致的"阳具崇拜",从根本上导致了女性的自卑感,从而决定了女性气质的三个特征:被动,受虐倾向和自恋.这一观点我将在下面详细分析.需要注意的是,弗洛伊德由此推出女性在社会文化与文明创造领域的"无能"甚至"阻碍"作用.而这个是最为女权主义诟病的
2.由"阴道性交"推出的结论.这一观点由弗洛伊德首先提出,由他的门徒,奥地利女心理学家迪兹克完善.这种理论指出,女性性快感唯一来源是"受虐".迪兹克甚至认为,"性交本身就是一种暴力过程",这主要指阴道性交过程中男性"阴茎"的穿刺,特别是第一次阴道性交中女性处女膜破裂带来的生理痛苦.与后来女性性高潮中享受到的"快感"相联系.这就意味着性交这种对女性的暴力行为是女性性快感的唯一来源.迪兹克甚至把这一范畴扩展到女性怀孕以及分娩的整个过程,把它看作女性一个广泛意义的痛苦的"性交".这一观点从本质上甚至把女性角色与"生育"机能联系起来,当然受到了女权主义更强烈的反对.
3.由SM的研究得出的结论.SM(sadism and masochism)由心理学家艾宾首先提出.通过对SM的研究,这样的观点被普遍接受:虐待和被虐待都是人类内心中最本质的两个"欲望".因此在SM行为中,既有"男S女M”,”女S男M”,甚至也有"男S男M”,”女S女M”.也就是说,SM本身与性别意识和两性差异"关系不大".但弗洛伊德将SM行为分成三个类别,"性欲望型SM’,”道德倾向型SM’以及"女性受虐气质"型SM.而且弗洛伊德认为,"最常见的和最主要的类型"就是后者.这就是说:女性天生受虐狂.弗洛伊德的逻辑是这样的,他承受人类两性都有"虐待'与"被虐待"的内心隐秘倾向,而男性由于具有"攻击性的""指向外部世界的""阴茎",可以同时表现出这两种倾向,而女性,因为众所周知的"阉割情节"与阴茎的"缺失",而无法表现出虐待方面,或者说,她人格中"虐待"的欲望"指向了自身,并且强化了原有的受虐倾向,于是,女性被论证成了"具有女性气质"方面的"受虐倾向".对这一观点即使在女权主义内部也存在争议.激进主义者强烈反对此,但自由主义女权主义者则试图把性领域与社会文化领域分开,用承认性领域女性的被动性来换取女性在社会文化领域"真正的解放"
4.关于女性性敏感带的结论.研究表明,女性性敏感带分布广度遍布全身.而男性性敏感带只局限于外部生殖器.这或许为"女性受虐气质"观点提供了依据.例如,在最常见的一些对女性的虐待的SM活动,例如束缚与鞭打中,由于全身性敏感部分受到的广泛刺激,在安多酚的刺激下,女性可能不经由阴道性交而达到多次"性高潮",而这在男性中是绝无可能的.
5."丽鱼效应".持女性性交被动地位的人把他们的论点鼓吹为"丽鱼效应".这一词语是通过对丽鱼这一史前鱼类在性交中的反映模式得出来的.有好事者研究指出,如果雌性丽鱼不表现出"畏惧的形态",雄性丽鱼就"没有勇气交配".这一观点被论证女性在性行为中对男性的服从

未完

0 Responses to “论女性是否天生受虐狂,与女权主义未来”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