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今天拍脑袋,想出来一段话.摘录如下

论自由,人性与开源软件
逻辑混乱,望见谅

乔治,奥威尔在”1984″中天才的揭示了极权主义对人性与自由的最根本的侵犯.无论这种非理性的颠狂以任何形式出现,他都不可避免的显示对人性与自由的侵犯.罗兰夫人在走上断头台之前终于认识到这一点.她说的这段话时刻在我心中:”在一种以历史理性为名义的狂暴非理性运动中,任何美好的辞藻——自由、民主都可能充当滥杀无辜的理由”.什么是真正的自由?米歇尔福柯说:与其把自由主义看做是”一种具有一定严密性的学说,一种对既定目标具有一定明确性的政策追求,倒不如把它看作是对政治实践进行批判性思考的一种方式更好”,而这,正是整个伟大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最伟大的本质,也是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真正自由的来源. 辜鸿铭是第一个意识到真正自由与人性含义的中国人,然而他却错误的走向了另一条道路.而在当代中国,在王小波去世10周年之际,我们看到整个中国民众,仍然是”沉默的大多数”,王小波把伟大的自由主义传统带到了中国,但中国自由主义未来仍然”路漫漫其修远兮”.然而,开源运动的发展使我看到了希望,我这意味着我们能够通过另一种方式,走向真正的自由.到那个时候,我们将真正克服卡尔维诺在”我们的祖先”里面揭示的人类有史以来的根本困境,但在这之前,我仍然将”上下而求索”.

0 Responses to “杂感”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