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性与爱

前段时间在学校上某节选修课时,旁边坐着一位女子,精致耳链,面庞亦属于很养眼种(Vivian类型).从任何角度看,其均为本人欣赏类型.即村上春树所说的”百分之百的女孩”,或米兰昆德拉所阐释的”百万分之一的不同”所具有的无限魅力.
为稳定心神,遂当即作此文.其中一些逻辑比较混乱

数日后今天,就着电脑里面放着的歌剧”尼伯龙根的指环”最高潮段落-“众神的黄昏”的声音,我把写的这段文字打了出来.
生命中的每一些意外,可能将成为具有某些特殊意义的事件或其契机.

按照蒙田观点,人类是最脆弱的,它不能像其它动物一样,基于简单的生殖本能存活.人类的性,由于与文明不可避免的抵触,而必然受到压制.爱欲(福柯称为”快乐”)被证明为人类最内在本质具有生物学意义,人文明对性压制,不能认为只与其阻碍文明发展有关.人类与其它生物相比是最孱弱的,这意味着我们脱离原始程度(康德称为自己加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越远,人类自身生存就越发依赖于有组织的写作,即社会化过程,这一过程进行愈久,系统就变得愈复杂,或者说.人类自身成熟化过程本身越来越趋于无法控制,现代性揭示了这一”异化”过程.文明本身必然脱离人类本愿生存目的.性欲对于人类生存,繁衍,至少在目前的医学技术水平上,是必须的.这从根本上发现了文明与人类自身的独立性,出于对人类自身最低限度延续要求,文明必须允许并将性至于某些特定情境下控制,考虑广义上的性(包括同姓恋,异性恋,双姓恋,虐恋,生理性别倒错等)是否在本体论意义上具有人类本质的意义并无任何价值,”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即为生物界唯一法则.但广义上的性只因为文明的发展才具有重大的关系.也就是说,文明使性具有了威胁文明发展的负面效果.这就是全部逻辑.

2007.04.02
移民学 选修课 上作
有删改

0 Responses to “人类的性与爱”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