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生命与神圣意义

我攀登了万仞的高冈,
荆棘扎烂了我的衣裳,
我向飘渺的云天外望—
上帝,我望不见你。

我向坚硬的地壳里掏,
捣毁了蛇龙们的老巢,
在无底的深潭里我叫—
上帝,我听不见你。

我在道旁见一个小孩,
活泼,秀丽,襕褛的衣衫,
他叫声妈,眼里亮着爱—
上帝,他眼里有你!

—徐志摩,<他眼里有你>

你们向我说:生命是难于忍受的。那么,你们为什么晨倨而夜恭呢?

生命是难于忍受的;那么,不要做那茬弱的样子吧!我们都是载着重负的雄驴、牡驴。

我们和那在一颗露珠的重压之下而战栗着的玫瑰苞儿,有什么不同点呢?

这是不错的:我们之爱生命,并不是因为我们惯于生命,而是惯于爱。

爱里总有疯狂的成分。但是同样的疯狂是总有理智的成分。

在我这爱生命者看来,我觉得蝴蝶、肥皂泡和一切在人间的与它们相似之物,最了解幸福。

当查拉斯图拉看见这些轻狂、美丽而好动的小灵魂,他便要流泪而歌唱起来。

我只能信仰一个会跳舞的上帝。

—弗里德里希.尼采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我愿意用上面这两段如此美丽的文字来阐述我的人生格言: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这句话既能给予世俗化解读,又能引向更高的神圣化道德诉求。如果上帝的意义存在的话(它确实存在),那只能指向一种世俗化的爱。然而,这种情感却必须以神圣化的方式显现、被解读和被崇拜。在后现代以后的时代,这是唯一能找到价值追求途径。是世俗与上帝,生活和信仰,存在与时间,结构与解构的统一方式,虽不完美,但唯一。而且,这句话的日文原文抑扬顿挫,充满韵文美感。来,跟我一起念: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

PS:尼采/海德格尔/德里达等人若是看到在下的这番解读,估计会晕过去…

2 Responses to “世俗生命与神圣意义”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