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诸神年代到信仰幻灭如今

苔丝目前的惟一活动是在天黑以后,当她走进森林里,似乎才会觉得最没有孤独感。她知道怎么抓住黄昏的片刻,那时,明暗平分天色,白天里的压抑与夜晚的牵挂相互抵消,留下绝对的心灵占有,活着的苦痛而后降至最低。她并不害怕阴暗,她仅有的念头似乎就是想规避人们,或者说,世界这个冰冷的生长物,整体看来很骇人,可是它的个体非但不足为惧,甚至还很可怜。
—托马斯.哈代<德伯家的苔丝>

这是英语文学世界里我最喜欢的一段话。在如此美丽的文字下,再悲观的人生观都显得并不突兀,甚至理所当然。经过了充满战争与暴力的几千年,这一代的人类终于赢得追求幸福的权利。然而目标与信仰却似乎消失,生活的意义也变得明灭不定了。我们仰望诸神年代的传说,神创造天地;我们崇拜史诗年代的宏伟,从赫拉克勒斯到罗慕卢斯兄弟(母狼哺婴,罗马建城);我们走过英雄时代的沧桑和壮阔;我们经历进步时代的变革与创造;我们信仰纯真年代的爱与美好。可在当今时代,我们能做什么?痛苦的生活和痛苦的信仰,我选择后者。而纸上流淌的那些文字,不过是一些寄托罢了XD.

8 Responses to “从诸神年代到信仰幻灭如今”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