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el in Shanghai: China goes from Mao to wow

翻譯自每日電訊報網站2009.12.07文章

By Justine Picardie
Published: 7:00AM GMT 06 Dec 2009

香奈兒在上海: 從”毛”時代到WoW的中國

坐在香奈兒第一次上海時尚展的前排, T型台另一端陰影里是面無表情的媒體編輯. 你所看到的卻與之完全不同.

所有人都朝著同一個方向, 面對黃浦江邊停放著的巨型客輪高聳玻璃窗頂部, 俯瞰一水相隔繁華的浦東金融區艷彩奪目延伸的地平線. 夜晚的霓虹燈發出半透明而顯得超現實的光線, 就像Karl Lagerfeld (Chanel首席設計師, 被稱為時裝大帝, 外號老佛爺 – -)之前所述的那個下午: 彷彿具有魔力一般, 這光線與歐洲的似乎有所不同, 看上去卻有一種透明質感. 上海最高的建築物——環球金融中心——的100個綠寶石裝飾玻璃閃閃發光, 在摩天大樓極光的另一邊, 香奈爾令人令人眼花繚亂的牆壁上閃射著黑白交錯的光線. 其他的建築物隱約襯顯出混雜有21世紀與哥特風格的城市, 邊緣如同突出的哥斯拉怪獸, 間或混雜有巨型粉色珍珠.

在四周底下漆黑的江水中, 半打中國警方船隻”守護”著香奈兒的盛宴, 把受邀參展的政府官員和世界時尚傳媒及中國分支機構人員警戒在中間的玻璃房裡.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方代表和上海的百萬富翁們坐在一起. Vanessa Paradis, 香奈兒廣告代言人, 正在和”法國時尚”雜誌的編輯Carine Roitfeld交談.

時尚展由播放一部老佛爺執導的短片開始: 巴黎上海(Paris Shanghai). 這是一部時空幻想片, 影片構想了可可香奈兒女士在夢中去上海旅行, 用她自己設計的上杉交換了一件20世紀60年代中國的”毛”衫. 中國觀眾笑了, 顯然他們被這個創意逗樂了. 它所描繪的是在溫莎公爵和公爵夫人陪同下香奈兒女士在20世紀20和30年代上海的賭場和夜總會裡的情景,

因此 之後展覽所表現的文化元素被明顯界定了: 紅色小禮服和紅色手袋(香奈兒如何看待”毛”的紅寶書). 點綴著紅色金屬片的黑色透明薄紗連衣裙(適合穿著參加上海展的雞尾酒會), 復古設計的香奈兒粗花呢上杉, 以及翡翠綠或中國紅的東方漆塗抹高開叉長筒靴

展覽過後, 警察方陣封鎖了半島酒店外的交通, 觀眾將要到那裡的舞廳參加香奈兒晚宴. 一些政府官員在穿著深色服裝的保鏢護衛下走下豪華光滑黑亮的轎車; 但更多的數以百計來賓從人行道上直接漫步到酒店: 穿過由大量鍍金聖誕飾品裝飾的大理石地面走廊, 經過新開的香奈兒精品店, 店的櫥窗里展示著各種各樣明紅, 祖母綠和龍紅色的手袋.

下午展覽開始前, 香奈兒精品店的生意異常興隆. 這不是中國的第一家香奈兒, 10年前香奈兒就在北京開設專賣店, 但這是最大的, 面向世界成長最快市場(每年市場消費額以超過20%速率飆增, 到2010年奢侈品銷售額預計達120億美元)的香奈兒精品店.

開張不到48小時, 精品店裡所有預備的由Lagerfeld設計的限量版紅色手袋就已經售罄. 每件手袋的價格是28,8000人民幣, 約合3000歐元, (上海)這個城市的平均月工資是2,000人民幣. 然而, 對於光顧精品店的女孩們來說, 錢似乎不是任何問題. 這些女孩子如同慾望城市裡的凱莉布萊德(Carrie Bradshaw)一樣, 對水晶鞋和珠寶有著毫不掩飾的渴望和敏銳感覺: 修理的光滑明亮而一層不染頭髮, 最新款式時尚手機, 還有鑽石耳環. 她們中大多數手上持著新近款式的香奈兒手袋; 而她們的母親則穿著香奈兒軟布呢上衫, 笑容溫和, 就像路易十五登基時坐在扶手椅一樣.

如果說: 香奈兒在上海開設精品店象徵著全球新(時尚)消費時代的開端 – 大多數時尚品牌都已經把市場擴展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 最近有許多這樣例子, 過去幾十年裡, 上海逐漸被人們稱作”東方巴黎”. LANVIN(這個品牌的中文名實在噁心, 不寫了)和Valentino(華倫天奴)上月在這個城市最大的賣場之一里開設了精品店. Prada和Armani也即將落戶半島 – 就在香奈兒精品店旁邊. LV也在上周登錄上海, 宣布由著名法國髮型師John Nollett在凱悅飯店提供”髮型客房服務” – 他曾經為凡妮莎·帕拉迪絲(約翰尼德普的妻子)參加香奈兒晚宴設計了一種20世紀30年代夜總會風格髮型. 與此同時, 設計師John Galliano(Christian Dior首席服裝設計師)一些天前下榻上海凱悅, 負責監製大衛林奇為Dior拍攝的新廣告片, 該片將在上海許多不同地點拍攝.

你可以看到, 為什麼像林奇這樣的電影製作人會作為時尚設計師來到歷史悠久東方. 就像老佛爺在(上海Chanel)時尚展舉行之前發表的評論: 這個城市即是西方的想象也是現實. “一個具有神秘鼓舞力的地方, 在舊上海和現代性之間有著奇妙的融合”. Lagerfeld的影片涉及到其中一些, 暗示了溫莎公爵夫人在上海不光彩的歷史(傳言溫莎公爵夫人20世紀20年代曾在上海鍛煉”性能力”). 它也參考了Marlene Dietrich(瑪琳·黛德麗, 20世紀著名女星, 但我對她並不熟悉)上世紀30年代在上海拍攝的電影(上海印象和The House of Seven Sinners).

然而, 正像Lagerfeld所指出那樣, 大部分舊上海已經消失了, 除了在西方人浪漫的想象中. 是的, 老佛爺用過晚餐后出現在雍福會法國角. 雍福會是上世紀20年代英國領事館所在地, 所有的裝飾和傢具都根據當年布局還原, 外面的街道兩旁是當年歐洲殖民者種植的梧桐樹,藝術裝飾的牆面背後隱藏著傳統中國通道迷宮,證明這個1842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后建立起來的世界確實曾經存在.

英國人佔據城市之後, 他們決定完全按照英國法律, 把它變成一個移民定居點和貿易港口. 在1844年法國和美國也與清政府簽訂了類似條約(黃埔, 望廈條約. 在上海設立租界), 因此, 一個西方式的城市開始形成, 但上海本地的貧窮民眾階層從來沒有消失過.

JG Ballard 1930年出生於上海, 父母都是英國人. 他描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生活: “90%的人是中國人而其中100%美國化了”, 另外還有50,000外國僑民. “它被讚美為世界上最頑皮的城市. 儘管我當時還是個孩子, 並不知道數以千記的酒吧和妓院. 金雕玉琢的街道上同時遍布著無數投機資本和橫七豎八躺著的身上遍布膿瘡和傷口的乞丐”

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入侵之後, Ballard和他的父母被關押在上海集中營里, 親眼目睹了那些恐怖的年份. 當共產黨在1949年接管上海時, 他們認為這個城市是”墮落”的, 所有的商業活動被終止, 雄偉的大廈和銀行被徵用. 城市對西方關閉, 並且開始衰落了. 直到鄧小平的現代化改革時這個城市才重生.

但這個城市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以令人眩暈的步伐發展. 空氣里到處瀰漫著建築拆除和建造的灰塵. 棚戶屋被剷平以為數以百計摩天大樓騰出空間. 2010年世博會將在上海舉行, 廣闊的國際展覽場所沿著黃浦江岸形成布局.

現在的上海以其同高速增長的經濟相匹敵的環境污染而聞名. 街道上充滿交通堵塞, 囤積的巨大車流里緩緩爬行的賓士- -. .有一種說法認為經濟繁榮將會結束, 摩天大樓會逐漸產生裂縫, 最終垮掉. 你仍然可以感受到赫胥黎在上世紀20年代描述的”巨大胃口”, “不可能想象更激烈的居住”(Nothing more intensely living can be imagined), 他寫道, 感受到城市”頑強的活著”, 所以它”因此會持續一千年”.

不管現代性的矛盾和衝突怎樣出現在今天這個城市 – 這種衝突可能有很多 – 它仍然生存在一種快速與激烈的步伐中. 年輕的消費群體成為主流文化, 他們精通的西方流行文化語言, 還有他們自己的. 他們讀中文版的”Style”, “Cosmo”, “Elle”(中文版好像叫世界時裝之苑–小野大神注)和”Vogue” (均為時尚雜誌), 吸收所有西方時尚信息–從Armani(阿瑪尼, 義大利設計師和時尚品牌名, 以前我木有聽過)到Zara(西班牙服裝品牌). 他們看美劇, 聽Lady Gaga(沒有聽過嗎? 你out了- -)的音樂. “麥當娜過時了”, 一位中國時尚記者說. 當我問她關於當前流行的名人八卦時, 她說: “閑話的女孩和黃昏很受歡迎.”

回到那些購買香奈兒出手大方的顧客, 他們對展覽之後的晚會有著與在精品店購物同樣多的熱情. 兩個最有魅力的女孩 – 一個穿著最新季黑色香奈兒晚禮服, 另一個身著Label Signature的珍珠裝飾剪裁禮服 –和我談論了她們喜歡的時尚. 她們都成長於著名高幹家庭, 都是”中國時尚”雜誌封面常客. 穿著珍珠禮服的女孩介紹自己叫萬寶寶, 是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萬里的孫女, 她曾在美國著名貴族淑女學校Sarah Lawrence College學習攝影, 在法國Bals de Debutantes學習過法國文學.

她的爺爺站在哪一邊, 我問她. 我們一起看Vanessa Paradis在半島酒店奶油地毯舞廳對聲嘶力竭喊著的觀眾唱歌. “他很開放”, 寶寶說, 露出迷人的微笑. 然後, 她穿著復古造型格鬥士細高跟鞋滑向舞池, 在香奈兒5號溫暖芬芳的香味中整晚翩翩起舞, 充滿屬於自己的自信.

—————————-
為什麼想到讀, 翻這篇文章. 好吧. 實際上是為了打擊自己 and 你. 適當的打擊- 無論任何形式 -有益於健康和生命. 我不是指激勵作用 – 要有才見鬼呢, 然而卻ye不容易說明白. 就這樣吧.

附註:
Chanel 上海旗艦店: 2009.11.25開業

2009香奈兒「巴黎·上海」高級手工坊發布會: 2009.12.03 半島酒店。 據說為了這次時尚展,中國所有時尚媒體記者和撰稿人傾巢出動。

老佛爺親自執導的短片:巴黎上海夢幻之旅。香奈兒 女士曾神遊至此。

2 Responses to “Chanel in Shanghai: China goes from Mao to wow”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