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巴比伦神话资料汇集[1]

最近对这个比较有兴趣.

概论
古巴比伦神祗的起源

巴比伦文化多继承苏美尔—阿卡德文化,神话则更是如此。由于两河流域国家的统一,宗教信仰也逐步趋于一致。在阿卡德王国时,天神安启改称安努,都姆兹改称坦姆兹,埃阿神与安启共用。巴比伦王国时,宗教表现为多神崇拜和一神崇拜。天神安努、地神埃阿、大气神恩里尔等仍为主神,此外也有月神辛、太阳神沙玛什,农神坦姆兹和伊什塔尔(即印娜娜),其它的神统称为安努那基。但是,由于巴比伦王国统一两河流域,巴比伦城成为王国首都,为表现王国的统一,这时出现了许多表现巴比伦保护神玛尔都克和反映帝王业绩的颂歌,其主要代表作品即是《埃努玛·埃立什》和《咏吉尔伽美什》。

古巴比伦神话故事

《埃努玛·埃立什》

著名史诗《埃努玛·埃立什》(又称《咏世界创造》)主要汇集了苏美尔民族的创世思想,着重歌颂地神埃阿之子、主神玛尔都克的事迹。这首诗约一千行,成书于约公元前十五、十四纪世,后经学者从七块泥板中考据整理出来,故又称“七块创世泥板”,它是历史上最早关于创世神话的题材之一。
相传太古之初,世界一片混沌,没有天,没有地,只有汪洋一片海。海中有一股咸水,叫提亚玛特,还有一股甜水,叫阿普苏,它们分别代表阴阳两性,在汪洋中不断交汇,生出几个神祗,到安沙尔和基沙尔时,他们又生出天神安努和地神埃阿,于是宇宙出现了最初的几代神灵。随着神灵逐渐增多,众神发生争端,提亚玛特和阿普苏日益感到自己的势力在缩小,于是他们决定惩治众神。可是阿普苏并不满意提亚玛特的计划,决心将众神干尽杀绝。当众神得知这一秘密消息,便在埃阿神带领下,杀了阿普苏,埃阿神因此成了众神之首。不久,埃阿神喜得贵子玛尔都克,他生来便与众不同,浓眉大眼,身强力壮,埃阿神又赋予他一切智慧和力量。后来阿普苏的儿子为报父仇,开始向天地神挑战,提亚玛特也前去助阵。天神与之交锋初战告负,决定让玛尔都克一展威风。玛尔都克欣然应允,并做了众神的统治者,他不负众望,英勇作战,一举歼灭来犯者,并亲手切断提亚玛特的腰身,用她的上身筑成苍穹,用她的下半身造出大地。而后他又杀死了提亚玛特的一个辅助神,用他的血造出了人类,并规定人的天职便是侍奉众神。这样玛尔都克终于建立起巴比伦王国,他则成为天国之主,众神之王。
这个神话故事是巴比伦文学中较有代表性的作品,它不仅表现了巴比伦人对创世、人类起源问题的关心,对自然的崇拜,也反映了两河流域国家政治的统一,宗教由多神教向一神教的转变,还表明巴比伦社会从母权制向父权制的过渡,原始社会向奴隶制转变的历史进程。在诗中,提亚玛特代表了阴性世界,她不满众神的强大,欲惩治诸神,代表阳性世界的埃阿神不畏先辈的威力,先斩后奏,夺取王位。埃阿之子玛尔都克继承父业,成为阳性世界的首领,他勇猛顽强,不屈不挠,经过殊死搏斗,终于战胜神母提亚玛特,体现了阳性的刚强和伟大。这个故事与古希腊神话中地母盖亚和众神之主宙斯的故事有些相似,它表现了历史在不断向前迈进的过程,反映了巴比伦王国在两河流域不断统一强大的现实,以及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和王权神授的宗教观念。

《咏吉尔伽美什》

《咏吉尔伽美什》是代表古巴比伦文学最高成就的史诗,它用楔形文字记载在十二块泥板上,约3000来行,成书在约公元前19世纪至公元前16世纪,是人类现存的最古老的史诗。吉尔伽美什是大洪水后苏美尔的乌鲁克王朝国王,在苏美尔神话传说中就有关于他的英雄传说,当时是以民间口传的形式在百姓中间传播,到巴比伦王国时代,人们对它进行了加工、编撰,形成一个完整的神话史诗。据说在这部史诗中有绝大部分是苏美尔的史诗作品,现习惯称《咏吉尔伽美什》为巴比伦史诗,实际它是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共同创造的结果。由于它描写生动,流传甚广,亚述人入侵后曾得到极力保存,亚述国王阿树尔巴尼帕尔爱惜书籍,命人将该史诗用楔形文字刻在泥板上,制成泥板文书,藏于首都尼尼微的宫廷书库里,因而我们今天才能看见这部珍贵的文学杰作。
关于吉尔伽美什还有一个神奇的传说。相传两河流域大洪水后的开国皇帝是沙喀罗斯,他曾得神的旨意,说他女儿生的儿子将篡夺皇帝的皇位。所以,沙喀罗斯为防患于未然,便将女儿关在一高塔内,不让她找寻男性。然而过了不久,皇帝女儿无夫而孕,生下一子,高塔看守人惧怕皇帝得知此事,便将男婴扔下塔外。奇怪的是,这时塔外飞来一只雄鹰,将小孩叼走,带给一个种地的农夫,农夫将小孩抚养成人,也长大后终于夺取了沙喀罗斯的王位。这个小孩便是乌鲁克国王吉尔伽美什。
巴比伦史诗《咏吉尔伽美什》主要讲述了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的故事。合诗共分六个部分(也有分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包括第一、二块泥板。吉尔伽美什是乌鲁克国王,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他体格健壮,英勇不屈,聪明机智,力量超群,是完美与智慧的化身。但他并不开明,常仗势欺压百姓,诱骗民女,为此人们开始怨声载道,于是祈求神灵帮助。神灵们认为吉尔伽美什因没有一个相当的对手,所以才会到处寻衅,众神们决定让创造女神阿鲁鲁造一个勇士恩启都与之抗衡。两位英雄一经相遇,便打得不可开交,胜负难分,于是互认对方为英雄,并结为兄弟,从此形影不离。
第二部分包括第三四五块泥板,讲述两位英雄杀灭雪杉之妖洪巴巴。自从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大战之后,他便改邪归正,成为除暴安良的义士。当时在黎巴嫩森林中有位看守杉林的魔妖洪巴巴,他凶狠残忍,杀害无辜,还斗胆劫持女神伊什塔尔,将之囚禁山顶。吉尔伽美什决心为民除害,讨伐洪巴巴,但恩启都得知此事却不愿行动,可吉尔伽美什一意孤行,恩启都只得随行。他们殊死相搏,后在太阳神沙玛什的庇护下才消灭洪巴巴,求出伊什塔尔。
第三部分包括第六块泥板,写吉尔伽美什拒绝女神伊什塔尔求爱而遭女神报复的故事。由于吉尔伽美什的英勇气概吸引了女神伊什塔尔,女神向英雄求爱,但吉尔伽美什知道女神水性杨花,便拒绝了她。女神深感羞辱难堪,便求其父王阿努神帮助。阿努神造了一只天牛下凡,与吉尔伽美什和恩启都展开了大战,英雄勇战天牛,将之杀死。
第四部分包括第七八块泥板,写恩启都之死和吉尔伽美什的悲伤。由于两位英雄的一系列活动触犯了神灵,众神们决定要惩罚他们,于是恩启都得了致命的病,很快死去。吉尔伽美什无比悲伤,他回顾自己与恩启都从相战到成为莫逆之交的一切,悲痛欲绝,却无能为力。
第五部分包括第九十十一块泥板,写吉尔伽美什寻访人类始祖乌特那庇什廷,探求生与死奥秘的长途远行。恩启都之死使吉尔伽美什深感生死由天,命运难测,死亡尤其可怕。于是他决定寻访先祖,渴望求得返老还童、长生不死秘决。这一部分是全诗最精华的部分,它表现了吉尔伽美什在寻访先祖时遇到的各种艰难险阻,他忍受风餐露宿,杀灭凶猛野兽,到达先祖住地后,先祖乌特那庇什廷却告诉他一个洪水故事,预示他不可能再求长生,但吉尔伽美什仍不甘心,终于从先祖口中获知取得长生仙草的秘密。吉尔伽美什从海底取走仙草。可是,他在回家余中看见一片清泉,便把仙草放在岸上,下水洗澡。不幸,一条蛇从旁边经过,将仙草吞食,从此,蛇以脱皮来恢复青春,而人却无法长生。吉尔伽美什历经艰辛却丢失了仙草,他万分懊丧,只得听天由命,回到乌鲁克。
这个故事生动反映了古代人生死由天的思想,即使是英雄也不免一死,它表明古代巴比伦人已懂得万物都有生死,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东西之道理。
全诗的最后一部分主要描写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亡灵的对话,它生动反映了两位英雄生死与共,殊途回归的友情,同时总结前面的故事,以说明死亡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
《咏吉尔伽美什》是一部壮丽的英雄史诗。也是一部生动的神话传说。它通过吉尔伽美什从暴君向贤主的转变,表现了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历史进步。史诗着力刻画吉尔伽美什与挚友恩启都与命运搏斗,与魔鬼、天牛、猛兽等战斗的事迹,一方面它反映了英雄们勇敢顽强的精神,以此体现新兴奴隶主统治阶级的权威,另一方面反映了巴比伦人民对生命奥秘的探求,对生死命运、人生价值的思考,这正是史诗具有很强生命力的意义所在。在古代,人类对生死问题从来就十分关注,在古埃及,人们十分关心人死后的生活,在古希腊,有冥府神的传说,在印度、波斯等神话中也有类似的主题,其目的都是为了探寻人生的奥秘,渴求长生不死。而巴比伦《咏吉尔伽美什》更生动形象地反映了人对死亡的恐惧,对人生奥秘的探寻,以及对命运、对人生价值的看法,再突出地表现了人类对由生到死的自然法则的理解。
在这部史诗中还谈到洪水故事,它以插话的形式穿插在史诗中,它基本上是苏美尔洪水传说的翻版,学者们认为它可能是后来《圣经》中洪水传说的原型。
关于吉尔伽美什的传说对后世东西方文学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对它的研究现有专门的体系,它的意义不仅表现在文学、宗教方面,它还是语言学、社会学、历史学、科学家们研究的重要课题。
在巴比伦神话中还有一部重要作品即《伊什塔尔降入地下世界》,它是在苏尔美神话《印娜娜地狱之行》的基础上改编加工的,主要以此解释季节变更、万木枯荣的自然现象。其内容两者基本相同。
在巴比伦文学中还有反映阶级矛盾的神话如《咏正直受难者的诗》,讲一个失去双亲的人十分崇拜众神,却仍然遭人白眼、生活艰苦,于是他向智慧之人求教,这反映了巴比伦人对神的怀疑。
《咏吉尔伽美什》史诗的泥版现藏于大英博物馆

论巴比伦神话的历史价值与地位
邓 楠

第18 卷 第1 期
2002 年2 月
雁 北 师 范 学 院 学 报
JOU RNAL O F YANBE INORMAL UN IV ERS ITY
Vo l. 18 No. 1
Feb. 2002
(常德师范学院湖南常德415000)
摘 要: 古代东方的巴比伦神话, 不仅内容丰富, 自成体系, 而且还产生了它的主神系统和从属神话。古巴比伦神话
是巴比伦人生活的折射, 具有重大的历史文化价值, 对后代东西方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
位置。
关键词: 巴比伦神话; 历史价值; 地位
中图分类号: K10; I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9- 1939(2002) – 01- 0029- 04
  古代西亚的巴比伦作为世界最早的文明古国之一, 在
公元前18 世纪左右, 产生了影响深远的文学样式—— 神
话。巴比伦神话与埃及神话相比, 内容更丰富, 更有系统
性。与希腊神话相比, 两者都具有丰富性和系统性, 但巴比
伦神话又有希腊神话所不及的地方, 那就是巴比伦神话有
文字记载的时间早。在公元前19 世纪, 就有了记述巴比伦
主神马尔都克的重要典籍《埃努玛·埃利什》。而希腊神话
形成的时间晚, 后来学者、文人编撰时, 篡改的成份较多。
因而, 从历史文化价值看, 巴比伦神话更能真实地反映古
代人类的生活。下面我们从巴比伦主神神话和从属神话两
个方面来论述它的历史文化价值, 以揭示其影响和在世界
文学史上的地位。
一、马尔都克主神神话
马尔都克主神神话是巴比伦神话体系中最重要的神
话之一。马尔都克是巴比伦神殿中的主神, 也是巴比伦的
守护神。
马尔都克原初并非巴比伦神祗, 在公元前22 世纪的
苏美尔乌尔第三王朝出现的一些神话故事中已有他的记
载。其名称是来自苏美尔语“阿玛尔——乌图克”(意为乌
图①的子) , 并作为“新兴之神”记入神话故事中。
公元前19 世纪, 巴比伦王国建立时, 他成了巴比伦神
话体系中的主要神话人物, 因为他是巴比伦的守护神, 并
从二级神擢升为主神。在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前言》中,
就多次提到马尔都克的威望:“安努那克之王, 至大之安
努, 与决定国运之天地主宰恩利尔, 授予埃亚之长子马尔
都克以统治全人类之权⋯⋯我, ⋯⋯使我主马尔都克衷心
喜悦⋯⋯当马尔都克命我统治万民并使国家获得福祉之
时, 使我公道与正义流传国境, 并为人民造福。”②在《埃努
玛·埃利什》中, 记载了马尔都克的主要事迹。这部典籍是
用阿卡德文写的叙事诗, 直至公元前二世纪还有它的抄
本。学者们普遍认为: 这是巴比伦王朝建立者们授意最高
祭司集团编写的。其用意是改写苏美尔人的创世神话, 以
显示巴比伦人是世界的创立者, 巴比伦的君主是由神授予
的。从内容来判断, 它撰写的年代应在汉谟拉比王在位之
前, 因为汉谟拉比法典的前方已确立了马尔都克的主神地
位。所以, 有些学者认为《埃努玛·埃利什》的最早写本是
公元前十九世纪问世的。
《埃努玛·埃利什》的标题是后世人用它的第一个词
的音译写下的, 其意是“当时在上面”。全诗共有1000 多
行。目前存世的最完整的版本是由7 块泥板组成的。因此,
有些出版者又命名为《七表诗》。作品内容概括如下: 马尔
都克的父亲是智慧神埃阿, 母亲是女神达姆基娜。当原水
化身阿普苏阴谋造反时, 埃阿杀了他, 并在阿普苏身上建
立乐园——阿普苏之所。马尔都克的出生地是阿普苏之
所。若干年后, 阿普苏的妻子提亚玛特要为丈夫复仇, 便向
诸神挑战, 她带着一群水渊的魔怪来到天国, 其中有体内
充满毒液的夫齿怪蛇, 又有残暴凶猛的恶龙。当时, 众神多
已年老力衰, 惊恐万状, 马尔都克则正是年轻力壮、敢作敢
为的时候, 便挺身而出, 提议由他率军与提亚玛特交战。年
老的神祗们怀疑他是否有能力为帅时, 他一声号令, 天上
作者简介: 邓楠, 男, 浙江大学在读博士, 常德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 副教授。
收稿日期: 2002—2—2
· 9 2 ·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的星辰, 随着他的号令隐蔽或复明。神祗们这时以诧异而
又赞叹的口气尊他为年轻的神祗首领, 并允诺他参与诸神
会议, 共谋大计。获得领导权之后, 马尔都克持弓箭、棍棒
和网, 在“四天风”和“七风暴”的簇拥下投入战斗。这时, 提
亚玛特把宇宙运动和种种事态秘诀于其中的“命运簿”交
与一个名叫金古的恶魔, 亲自迎战马尔都克。当提亚玛特
正欲张口吞噬马尔都克之时, 马尔都克乘势把“恶风”逐入
提亚玛特的大口之中, 使其无法闭口, 然后一箭射去, 结束
了她的性命。继而, 马尔都克扫荡清除大小妖魔鬼怪, 并杀
死了金古, 取得“命运簿”, 因而获得了世界主宰的资格。
马尔都克平息妖乱之后, 便着手创造与建设世界。他
把提亚玛特的尸体分成两半, 上半部分造天, 下半部分造
地。他对老一辈的神祗们的领袖——天王安努、神主恩利
尔、智慧神埃阿表示尊敬, 给他们一定范围的领地。上一辈
的神祗领袖们也赋予马尔都克以统御世人之权, 并担任众
天神之首。接着, 马尔都克又为众天体制定轨道。在600 神
灵中, 分出300 为上界天神, 其余300 则到下界任地下神
祗。诸神遵照马尔都克的计划, 开始在天下设置群星与众
星的位置, 安排太阳、月亮及各行星的运行轨道, 并在天上
建筑神祗们的宫殿。
天界诸事办理停当后, 马尔都克便指示众神在地下造
出花草树木, 继而造出飞禽走兽, 当地下有了流水以后, 又
在水中长出鱼类。
在地上世界已有万物之后, 诸神请求马尔都克造人,
为神服役。于是, 马尔都克把掌管“命运簿”的魔怪金古的
血渗入泥土中, 捏出人类来。天上与人间的世界都建设好
了。诸神大摆宴席以庆贺马尔都克的丰功伟绩, 并在天上
为他建了巴比城, 称他为主神彼勒。
如果把提亚玛特神话—— 马尔都克神话—— 耶和华
的宗教故事作为西亚神话体系中的创世神话系列的发展
线索, 我们就可以看到: 苏美尔的提亚玛特神话是典型的
自然神话, 它所描述的是苏美尔人所看到的两河流域的自
然景观。其中, 包括他们所希望看到的境界和有所畏惧的
心境。
马尔都克神话是异族文化交融和社会制度作阶段性
演变这两种因素融合的产物。从神话的内容看, 它的坯模
是苏美尔民族的《提亚玛特创造天地》。在苏美尔民族的意
识中, 提亚玛特其名之意为咸水, 原初自然力之一, 为混沌
之母。其夫阿布祖, 为宇宙万物之父, 生命之本源, 其名之
意为淡水。这是苏美尔人把他们居住的地理环境化为极富
想象力的神话。这是典型的自然神话, 本身并没有社会政
治的含意。在巴比伦的《埃努玛·埃利什》神话中, 这两位
自然力的化身, 却成了妖魔, 成了神界中的阴谋造反者, 是
新生力量的障碍物。
为什么巴比伦人既要采纳苏美尔民族的神话, 又要改
变其神的形象特征呢? 在公元前三千年那个时代, 苏美尔
民族已是西亚地区文化发展最完善的民族, 而巴比伦人当
时还处于没有文字的时代, 也没有自己的创世神话, 而只
有一些城邦或部落的守护神。公元前三千年初期, 巴比伦
人成为闪米特族的强有力的统治者, 公元前18 世纪时, 苏
美尔人建立的第三王朝在巴比伦人与埃兰人的夹击下灭
亡。不久, 埃兰人回到中亚地区的故土, 巴比伦人与阿卡德
人的语言相近, 因而, 也就接受了经过阿卡德化的苏美尔
文化, 成为西亚地区的强者, 并于公元前1894 年左右立
国。第一个王国是苏姆阿布。为了显示他们的君权是神授
的, 于是便采纳了苏美尔人的创世神话, 并加以改造。其改
造的显著方面有二点: 一是把苏美尔民族的创世神祗贬低
为配角, 并丑化为妖魔。二是把巴比伦城的守护神马尔都
克扶持为创世主神, 以显示巴比伦民族是人世之主。把提
亚玛特死后化成宇宙与万物这种自然神话的特征, 改变为
马尔都克以自己的意志创造宇宙与万物的造物主神话的
特征, 直接为民族守护神制造创世神话。马尔都克神话反
映了巴比伦人强烈的自主意识, 具有深刻的历史文化内
涵。首先, 神话颂扬了巴比伦人在建国之初的不畏强敌与
艰险、敢于迎难而上的英雄气概。其次, 表现了巴比伦民族
在生存与发展过程中所遭遇到的种种困境。再次, 体现了
巴比伦人对自然秩序和社会秩序建设之中的丰富想象, 是
他们对自然和社会的纯朴认识。
二、其他从属神话
1. 在巴比伦神话系统中, 还特别描写了主管宇宙的三
联神话和星座三联神话。
安努、恩利尔、伊亚是协助马尔都克主管宇宙的三位
神祗。这三位神祗在苏美尔神话体系中已经是主要的神话
人物, 不过, 巴比伦的神话体系已经把其中的部分内容更
改了。巴比伦神话中的宇宙, 由天国、大地、原水之域(阿卜
苏) 三部分组成。
安努在苏美尔神话中, 是一位象征天空的自然神祗,
后来成为没有权势的诸神召集人。在巴比伦神话中, 安努
神话增加了部分社会性的内容。安努是天国的主管神祗。
巴比伦人认为: 天有三层, 安努就住在最高层中, 那儿被称
为“安努的天”。他从不离开自己的天国, 也从不下至尘世,
几乎不理会人间世事。在天神中, 他是“首领”, 被尊为“天
王”。众神遇到危险, 或有烦恼都会来找他。例如大地发生
洪水, 而且水流已经逼近天界时, 神祗们都来“安努之天”
向他祈求护佑。在“天国”, 他还有一支小小的军队和处理
天国中神祗们纠纷的法庭。例如阿达帕折断南风的翅膀
时, 曾被安努传召受审。女神伊丝达向英雄吉尔伽美什求
婚而遭拒绝时, 也曾向安努控诉而请求安努派“一头天牛”
下凡反对吉尔伽美什。然而, 他的神威是有限的。主持诸神
会议的权力, 也已交给马尔都克执行。当提亚玛特大闹天
庭时, 最终是年轻有为的马尔都克完成了平息的使命。在
巴比伦神话体系中, 安努像个已经“退休”了的天神, 既缺
· 0 3 ·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少决定天界大事的权力, 又缺乏孔武有力的能量。但他能
主持正义, 凡不公正的事情, 他敢于站出来加以评说, 或予
以阻止。
恩利尔, 在苏美尔神话中尼普尔的守护神, 为安努之
子, 带有暴烈的自然力之属性。他参与了大地的创造。在巴
比伦神话中, 恩利尔的社会属性更突出。他敢于与命运和
权势作斗争, 特别重视人的情谊, 同时也爱使性子、耍脾
气。与马尔都克相比, 他缺少主神的光明磊落。巴比伦神话
对这位威严的神为自己的权势地位而对马尔都克睚眦必
报的性格特征予以一定的丑化, 以提高马尔都克的威望。
不过, 巴比伦神话还没有把他全盘丑化, 也写了他为农民
扬风净谷, 保护森林, 栽种生命之树等功绩。在他的身上,
明显渗透了巴比伦人的道德价值倾向。
伊亚, 又称“埃亚”, 他是从苏美尔神话中的恩基神演
化而成的。在巴比伦神话中, 他是赢海与智慧之神。有些神
话学者称之为水神。但这一名称还不能确切代表伊亚的真
正神格。因为他并非如希腊神话中的波寒冬那样的神话人
物, 而是一位人类文化的创造者。这和巴比伦人对于“水”
的哲理含义有密切的关系。巴比伦人认为, 水有净化一切
污浊之物的功能, 能祛除邪恶, 治人类疾病。伊亚作为人类
的维护者, 他能用充满智慧之眼, 去预告和纠正诸神危害
人类的错误。当恩利尔决定降洪水以淹没人类的时候, 伊
亚便托梦给乌塔——纳匹斯丁姆发出警告, 嘱他建方舟以
避洪水, 因而挽救了人类。伊亚, 又曾教人类造房屋、造舟
车、医疾病, 是医生、木匠、金工、石匠的保护神。他的这一
性格特征, 与希腊的普罗米修斯相似。
巴比伦人主管宇宙的三联神, 是他们的宇宙观的形象
化反映, 也是巴比伦人关于空间概念的神话化阐释。巴比
伦星座三联神话, 指月神欣、日神沙玛什、金星女神伊丝
达。这三位神祗是父、子、女关系的家族神话。月神欣是父
亲, 日神沙玛什是其长子, 金星女神伊丝达是其次女。形成
这种神圣的家庭关系的原因是与巴比伦的特殊的时间观
念密切相关的。巴比伦人认为, 月亮的盈亏是时间观念的
基础, 一个昼夜的开始至终末是从日出至日落。一昼夜分
为12 时, 每时又分为30 分, 一年分为12 个月, 每月分30
天。每月从朔日开始至下个朔日为一个月。年又分为平历
年和太阳年, 每个太阳年添11 日, 由于巴比伦的历法是以
月的朔望观测为基础的, 所以, 月神便成为星座神的首领。
月神欣, 巴比伦人称他为“天地之灯”、“光明之源”。他
是主管时间的神祗。欣的形象为一位长着天青色长须的老
人, 头戴一顶闪闪发光的角冠, 上饰一新月。每天晚上, 他
都乘小船在夜空中航行。对尘世的凡人来说, 这条小船就
是一轮明亮的新月, 照亮了在沙漠上的道路, 使迷途的旅
人辨认出前进的方向。因此, 商旅之人十分崇敬他。然而,
由于他在黑夜里带来光明, 成了那些专在夜间作恶者咒诅
的对象。那些恶精灵阴谋反对他, 直至马尔都克出面干预,
才平息了一场争斗。马尔都克宣布了他的决定:
每月之初你光照大地。ø一弯新月宛如双角辉映六天。
ø第七天你的王冠分为两半; ø第十四天你变化呈现满圆。
有了这一决定, 月的盈亏便有了规律, 宇宙的运行秩
序才建立起来。伊斯兰教以新月为标志和这一神话有关。
日神沙玛什是光明与正义的化身。每天清晨, 他登上
太阳车, 在天上的轨道里巡行。他把光明带给人间, 也在巡
行之际, 察看人们的善恶。他用那喷薄的光芒驱散在人间
滋生罪孽的阴暗之雾, 以他的万道金光织就一张捕捉各种
魑魅魍魉之网, 折断各种各样心怀鬼胎的罪恶触角。沙玛
什被巴比伦称为“天国和人间的法官”, 所以伟大的汉谟拉
比也要对他献上最崇高的敬意。巴比伦的沙玛什神庙, 也
被称为“世界审判官之殿”。相传, 沙玛什的双翼能驱走病
魔, 他还能为人们占卜, 以揭示人类的未来。
金星女神伊丝达神话, 是一个非常古老而且流传甚广
的神话。最早出现于公元前三千年中期的苏美尔神话中。
在苏美尔神话《英安娜与杜穆兹》和《吉尔伽美什》叙事诗
中, 可以看到有关她的描写。到巴比伦时, 伊丝达神话流传
最广的是《伊丝达在天庭》、《伊丝达下冥府》。
在《伊丝达在天庭》这一神话中, 伊丝达是作为圣母的
形象而显示的。因为她是天神安努的妻子, 安努给她一个
掌理着天和地的支配权。“ö她将是我们中间最强大有力
的。ö伊丝达女神获得了国王政权的标志,ö把王笏, 那森
严可怕的,ö无情的武器交到她的手里。ö把象月亮那样华
丽的王冠戴到她的头上。”伊丝达地位崇高, 权力巨大, 其
作用仅次于安努。这说明公元前二千年前女性还享有很高
的地位和权力。
《伊丝达下冥府》讲述的是伊丝达与塔穆斯恋爱的故
事。塔穆斯被冥后埃蕾什基伽尔拘在冥府, 伊丝达克服重
重困难去救自己的恋人, 但最终也无济于事。这则神话不
单纯是爱情描写, 还折射了新的社会信息: 伊丝达权力的
减小, 地位降低。她由天庭的神下凡到人间, 逐渐接近现实
生活中人的特性。她的地位与作用的变化, 恰恰是历史时
代变迁的写照。
巴比伦的宇宙主管神话与星座神话和巴比伦的天文
学、历法、占易术等有关。甚至神话对历法和12 记时制的
创立也颇有影响。
2. 冥府神话与精灵神话
巴比伦神话中的冥府, 不是单纯供凡人死后的灵魂的
居所, 还有一些被贬的神灵也囚禁在这里。其中, 也有些拥
有特权的, 可以往返“冥府—凡间—天界”的“特殊居民”。
冥府的统治者, 初期是女冥王埃蕾什基伽尔, 后来, 她娶了
奈尔加尔为夫。奈尔伽尔接任冥王, 并兼亡灵审判官。冥府
神话是巴比伦人对人死后灵魂的看法, 同人类初期其他民
族一样, 巴比伦人认为人死后灵魂不灭, 人的灵魂会在阴
间居住。这当然是古代人的一种幻想罢了。
· 1 3 ·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在巴比伦神话中, 有一类神话人物其地位比神祗低,
但也具有神的某些特性和分享神的某些特权, 巴比伦人称
之为“镇尼”, 这是一种极原始的宗教信仰观念产生的神话
形象。巴比伦的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对“镇尼”的崇敬与恐
惧比那些正统神祗尤甚。因为这些“镇尼”和他们的日常生
活如起居、远行、疾病等有密切的关系。
镇尼有两类: 一是善良镇尼。巴比伦人称之为拉玛和
拉玛苏。拉玛是一位善良的女镇尼, 也是一位乐善好施的
精灵。巴比伦民间流行一句话: 家有拉玛, 一家平安。拉玛
苏是一只有翼的牝牛, 巴比伦人家家户户都把他贴在门上
来驱邪逐妖。拉玛苏在整个西亚地区都有广泛的信仰。二
是邪恶精灵。这类精灵, 多是从各部落发生的自然灾害、瘟
疫传播等危及人类祸患的各种现象加以神话化的产物。这
些精灵中以“拉玛什图”流传最广, 人们又称之为“深渊”七
妖。这组邪恶精灵, 由七个女精灵组成。相传他们原本是天
上的神祗, 因触犯天界的律法, 被驱逐出天界, 居住在地下
的洞穴之中, 生活于大地的废墟之内。当她们出现于凡人
面前时, 往往面目狰狞可怕, 有的是狮首女身, 有的则是鸟
首女身。她们所到之处, 草木枯萎, 河流泛滥, 瘟疫流行。她
们嗜血成性, 常常杀戮儿童取血啖之。因此, 人们十分惊恐
她们的到来。巴比伦的祭司们曾为制服“深渊七妖”绘制比
妖魔更狰狞的“镇符”, 人们配戴它可使七妖悚然远避。
善良镇尼是巴比伦人对善于帮助和佑护他人者的一
种期盼; 邪恶精灵是巴比伦对各种自然灾害和瘟疫疾病之
因的解释。
三、神话的影响及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巴比伦神话虽然以苏美尔、阿卡德神话为基础, 但是
渗进了巴比伦人自己的生活、想象和愿望, 因而其神话具
有独到的特色, 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
的地位。
首先, 我们来看马尔都克主神神话的影响与地位。随
着马尔都克神话成为巴比伦民族的创造神话以后, 它的影
响逐渐传至亚述及其他闪米特族人居住的地区, 甚至远达
中亚地区的波斯, 那里的君主也尊崇他。公元前14 世纪,
有关马尔都克的崇拜开始流布于亚述地区, 依据新亚述时
期的典籍记载, 马尔都克的躯体和一些动物、植物、金属有
关。其主要内脏是狮子的, 次要内脏是狗的, 脊椎是豹子
的, 头颅是白银的, 精子是黄金的。
从神话学的发展史来考察, 马尔都克神话体现了以神
的意志创造宇宙万物, 是早期造物主的典型。他还是一个
“万能的上帝”, 他是从“自然神话”向“万能上帝”过渡的中
间阶段的代表。他是上帝耶和华的雏形。神话运用对比手
法, 把他放置于矛盾冲突中加以塑造, 表现他较丰富的性
格特征, 这为巴比伦以后叙事文学作品塑造人物提供了范
例。
其次, 从附属神来看, 他们的影响同样深远, 其文学史
上的地位不可低估。宇宙三联神和星座三联神直接影响了
亚述人乃至后来的西亚其他民族对空间方位和数字的认
识。如: 神话中所采用的3、7、12、60 (5×12) 等, 后来为欧
洲人所沿用, 目前已经是世界通用的了。
神话虽然描写了众多神祗, 但实际上推崇一神, 即主
神, 这对后来西亚地区信仰一神宗教有着重要的影响。又
由于公元前二千年前, 女性的地位还相当高, 所以, 关于伊
丝达神话, 描写得非常具体生动, 具有鲜明的性格特征。在
公元前二千年中期至公元前六世纪, 伊丝达神话遍及西亚
与北非, 还传入希腊。在埃及, 伊丝达成为女战神。她手执
弓箭、短刀, 骑猛狮, 甚为威武。埃及人视她为祛病攘厄, 保
护人们康健与平安的善神。在希腊,《阿多尼斯和阿芙罗狄
蒂》神话, 简直就是伊丝达和塔穆斯神话的翻版, 很多细节
两者都相同。在西亚的希伯莱,《圣经·旧约》中的《雅歌》,
则是塔穆斯唱的“我的牧歌”体诗, 其情调大都受这首情歌
的影响。
巴比伦宇宙三联神话、星座三联神话、冥府神话和精
灵神话, 是对马尔都克主神神话的有益补充, 它们丰富了
巴比伦神话, 使巴比伦神话成为一个有机的统一的系统。
它们是古代巴比伦人现实生活、思想情感和理想追求的多
方面的集中反映, 是古代巴比伦人用一种不自觉艺术加工
的方式对自然和社会所作的思考和解释, 并用文字即时记
录下来。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了神话在历史上的位置。
注释:
乌图(U TU ) 其名意为“光明的”、“灿烂的”、“白昼”。
参考文献:
周一良等. 世界通史资料选辑[Z]1 第58—62 页。
On the h istor ica l va lue and pos it ion of Babylon ian M yths.
DENG Nan
Abstract: Babylonian myth s in ancient o rient is no t only abundant on content and w ith its ow n system, but also
brings about its ow n p rincipal God system and subo rdinate myth s. It is the reflect ion of the life of Babylonians and has
impo rtant h isto rical and cultural values. It also has a p rofound influence on later east andw est literature and occup ies an
impo rtant po sit ion on the h isto ry of wo rld literature.
Key words: Babylonian myth s; h isto rical value; po sit ion
· 2 3 ·
© 1994-2006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上帝的权威———希伯来神话对巴比伦神话的吸收、改造及原因

刘 舸
摘 要:古希伯来神话无不例外地涉及到世界各民族神话都会涉及的三大起源问题,即宇宙的起源,人类的起
源,文化的起源。而这三类神话都有从巴比伦神话中借鉴的痕迹,但希伯来根据自己独特的民族精神和民族需
要对其作了改造。所以神话中表现出了比巴比伦神话更强烈的宗教观和道德观。这种改动是由希伯来民族的
历史、生存环境以及民族性格造成的。
关键词: 希伯来神话;巴比伦神话;吸收;改造;原因
  神话因其丰富的内涵,不仅对整个人类历史产生
着久远的影响,同时也是我们理解一个民族及其历史
传统的重要渠道。希伯来人的神话深受其他民族的
神话,尤其是巴比伦神话的影响。这是由于古希伯来
人和巴比伦人同属于闪族,语言、文化、生活习惯均属
一个系统,且古希伯来人在两河流域生活了很长一段
时间,他们离开以后,也带走了那儿的文化,其中包括
神话传说。但古希伯来人带走的神话,是根据自己民
族需要,经过反复过滤、删减和再创造的,已经形成了
自己民族的精神和特色。本文试图就希伯来神话对
巴比伦神话的吸取和改造作出整理,并对此现象的原
因作出分析。

古希伯来神话虽比不上希腊、北欧神话那么丰
富,系统和完整,但它具有自己的模式和特色。它无
不例外地涉及到世界各民族神话都会涉及的三大起
源问题,即宇宙的起源,人类的起源,文化的起源。而
这三类神话都有从巴比伦神话中借鉴的痕迹。下面,
我们来分别看看这三类神话:
(一) 宇宙的起源
古希伯来神话有关宇宙起源的神话主要包括天
地的创造和洪水方舟两则。
《圣经·创世记》第一章记载了创造天地的神话,
与巴比伦创世神话相比较,会发现两者有惊人的雷同
之处。创造工序几近相同,都是先造天和天体,然后
把水陆分开,第六天造人,第七天休息。而且据考证,
古希伯来神话中的“深渊”一词即与巴比伦神话中的
女魔梯阿玛特相对应。虽然如此,它们在本质上却截
然不同:巴比伦神话的中心内容是天神与女魔的斗
争,表现出一种二元论的思想,是多神观在神话中的
体现,同时也是当时政治势力多元论,社会由分裂走
向统一的曲折反映。而《创世记》的创世神话以上帝
为唯一的主人公,是一神观在神话中的折射,也是奴
隶制君主国家绝对权威观念的一种曲折反映,它树立
了唯一、超验的上帝观。这里没有对上帝的存在作任
何解释和说明,而是以确定无疑的口吻写道:“上帝
说,要有———”, “上帝称———”, “事就这样成了”,进一
步强调了上帝的权威。由此,圣经文学的最重要主题
———对上帝的服从———得以确立。由多神观改为一
神观,是希伯来人根据自己宗教的需要对巴比伦神话
所作的修改,由此上帝成为希伯来民族的最高权威。
希伯来神话和巴比伦神话中都有关于洪水方舟
的神话,而且它们惊人的相似。据考证,古巴比伦洪
水方舟神话产生的年代早于希伯来洪水方舟神话,可
以这样认为,古巴比伦洪水方舟的神话在久远以前的
年代就已产生,流传于民间。有了楔形文字以后,它
被记录下来。古希伯来人生活于两河流域期间,接受
了这一神话,并在部族内部广为流传。到迦南以后,
洪水神话仍很流行。原因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古代
迦南并不像今天巴勒期坦地区,它的降水量在当时甚
至比巴比伦还要多,洪水也时常泛滥,因而,洪水方舟
的神话在当地流传,能够为认识自然能力极为有限的
广大群众所接受、所信服;另一方面,同时也更为重要
的是,古希伯来人几经沧桑,精神几近崩溃,古希伯来
祭司们从洪水神话中发现了于己有用的东西,并经过
自己的改造,记录下来,为宣扬一神教思想,弘扬民族
精神服务。所以尽管两则神话非常相似,但希伯来人
的洪水神话所包含的道德因素却是巴比伦洪水神话
中所没有的。巴比伦神话中天神恩利尔出于狂暴和
任性而发大洪水,毁灭人类,连义人也不饶过,显得缺
研究生论丛
2000 年12 月
           
湘 潭 大 学 学 报
Journal of Xiangtan University
             
Vol. 24
Dec. 2000
©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乏道德因素。而古希伯来神话中的上帝则是出于道
德裁判而发大洪水。神话首先突出描写上帝发洪水
是为了消灭邪恶:
“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
是恶”
“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
“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
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
了。”(《旧约·创世记》6 :5 – 7 ) 希伯来人坚信,上帝所
做的就是对人类进行的道德裁判。
神话表明,上帝在执行严酷的道德裁判的同时,
也施行了仁慈。他挑选了挪亚,命他造方舟,使其全
家在洪水中得以存活,因为挪亚是义人。希伯来人认
为正义是所有基本德行中最重要的,而上帝就是正义
的化身,上帝对人的道德裁判是出于正义而行使权
力。在上帝面前,邪恶和不义将受到惩罚和毁灭,正
义和善良将取得胜利,即善恶报应。
通过两个洪水神话,可看出上帝(神) 在两个不同
民族心目中的不同地位。希伯来人的上帝仁慈至爱,
毫无缺陷,他们全心全意地爱和顺从上帝;而巴比伦
人的神有着许多缺点和坏脾气,他们对神有着诸多的
不满。同时也充分对现了希伯来人弃恶从善的道德
观。
(二) 人类起源的神话
人类起源的神话分为创造型和进化型。创造型
又分为创造神单独创造和主神创造、副神协助两种。
古希伯来人类起源的神话属于神单独创造的神
话。上帝用泥土造出人类始祖亚当,将生气吹在他的
鼻孔里,亚当就成了有灵魂的活人。上帝又为亚当造
伊甸园,园中有一棵生命树和一棵分辨善恶的树。上
帝从亚当身上取下一根肋骨,造出了亚当的妻子———
夏娃。夏娃被狡猾的蛇引诱,违背上帝命令从善恶树
上摘了果子吃,并给亚当也吃了。上帝知晓后,将他
们赶出了伊甸园。至此,人类彻底失去了永生的希
望。
巴比伦人类起源神话有两则与古希伯来的非常
相似,一则是天神之王玛尔都克在造了天地万物之
后,为了使众神免除繁重的体力劳作,他在父亲埃阿
的帮助下,用泥和上叛军首领金古的血造人。另一则
描写人的始祖也曾生活在乐园中,园中有衣树和生命
树。人们有一次尝了衣树之果,神害怕人吃生命之
果,把人赶出了乐园。两个民族神话的相似之处是显
而易见的。例如,人都是神用泥土做出来的;人的始
祖都是吃了禁果之后,被赶出了乐园。两个民族神话
都产生了原罪概念。但希伯来人在吸收巴比伦神话
的同时,根据自己的宗教观和道德观作了改造。总的
来说,更加确立上帝的至高无上的位置,更加强调了
从善弃恶的道德观。
首先,希伯来人将巴比伦人类起源神话中主神创
造,副神协助的形式,改为一神单独创造的形式。这
无疑有利于希伯来民族一神观念的确立。其次,两则
神话虽都强调了原罪,但巴比伦神话中人世间原罪的
形成是由于玛尔都克在用泥造人时,掺用了罪神金古
的罪血,所以,人被造出来时就是有罪的,人活在世上
注定是要为赎罪而吃苦的。希伯来是个多灾多难的
民族,为了抚慰自己民族苦难的灵魂,他们吸取了原
罪的思想,但他们认为人不是生下来就有罪,人在吃
禁果之前,上帝给了人幸福快乐生活的机会,是人违
背了上帝的旨意,妄想变得“如上帝能知道善恶”,从
而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这种改动体现了希伯来人宗教
观的一个核心思想———服从上帝,只有服从上帝,才
能重获幸福生活。同时,希伯来神话中是蛇引诱夏娃
吃了禁果,而蛇是魔鬼撒旦的化身,上帝与撒旦的冲
突对立,是希伯来人在神话中加入的人性善恶冲突的
形象展现。体现了希伯来人强烈的善恶道德观。人
类只有弃恶从善,才能获得上帝的眷顾。而且,希伯
来人将巴比伦神话中的衣树改为了善恶树,这也正是
希伯来人强调善恶道德观的体现。
(三) 文化起源的神话
希伯来文化起源的神话中有一则巴别塔的神话
是来源于巴比伦的。《创世记》第十一章一至九节记
载了这个神话。
那时候天下人的口音、语言都是一样的。他们往
东迁徙的时候,在示拿地方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
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
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
“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
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
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
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语言,如今既作起
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的了。我
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不
通。”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
不得不停工了。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分散了天下人的
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变乱”的意思) 。
8 8             湘潭大学学报          2000 年
©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在巴比伦早就有了这样类似的记载,而且在巴比
伦古建筑艺术中,有不少塔顶有神殿,并有石梯通向
塔顶的古塔。椐弗雷泽介绍巴比伦的一个国王曾下
令建造这种塔,但不知为何没等竣工,国王就下令停
止建造,只留下了半截塔庙,这与《创世记》中的记载
恰好吻合。而且, 《圣经》上说,建塔用的材料是砖和
河泥———这跟巴比伦塔的建筑材料一模一样。不过,
古希伯来人在神话中增加了一个寓意,既人不该有非
份之想,否则必遭惩罚。上帝创世时所建立的和谐秩
序虽遭破坏,但他的公正裁判却不会消失或停止。所
以,当人们要一座“塔顶通天”的塔以传扬他们的名声
时,耶和华便变乱了他们的口音,使他们停工,以此作
为对人类想有超越自身限制而成为“象上帝一样”的
人的非份之念、愚妄之举的裁判。希伯来人通过这则
神话再次证明了上帝的至高无上,不可违抗性。
总之,比较两个民族的神话,我们可看到希伯来
人根据自己的需要,将巴比伦神话做了有利于自己宗
教观、道德观的改动。一方面,他们将巴比伦的多神
观改为一神观,将上帝确立在至高无上的地位,有着
无限的权威,从而明确了其宗教的核心———服从上
帝,遵从上帝的意旨,才有幸福。另一方面,希伯来人
有着比巴比伦人更强烈的道德观和善恶观,他们的上
帝是正义的化身,他以善恶报应的方式对人们的现世
行为作出道德裁判。上帝是仁慈至爱的,人若想获得
永生和幸福,就必须爱上帝,爱他人,弃恶从善,以爱
与亏欠之心补赎人类“原罪”,实现人类的道德目标。
而这些都是巴比伦神话所没有的。

从希伯来神话对巴比伦神话的改动,可看出希伯
来人宗教观与道德观的强烈。希伯来人的宗教观与
道德观为何如此强烈,这是希伯来民族的历史和生存
环境造成的。
首先,希伯来人一神论———只能信奉上帝,不能
有其它的神———的确立,是希伯来人的生存环境和长
期没有统一国度的历史造成的。
从该民族的生存环境看,公元前两千年他们因某
种原因迁徙到迦南,即现在的巴勒斯坦地区。从此,
希伯来民族的真正历史就同这一地方紧密联系在一
起。众所周知,巴勒斯坦地区并非理想的生存环境,
这地区主要是沙丘、岩石丘陵,间或点缀着一些小的
绿洲。整个地貌显得支离破碎,地形复杂,气候差异
较大,不宜农耕,但稍利游牧。作为游牧民族,为了占
取生存空间,取得较好的生活的自然条件,自然要占
据土地、水源和绿洲,而坚决地排斥其它邻近的异族,
这就造成了希伯来民族血缘中的排它性。正是这种
排它性,使得希伯来人确立起一神观。他们的宗教观
毫无宗教容忍精神,只准信奉上帝,凡信仰他神的就
要杀灭。耶和华训示:“除了我之外,你们不可有别的
神。”“祭祀别神,不单祭祀耶和华的,那人必要灭绝。”
[1 ]
从希伯来历史看,这个民族受外来民族的压迫和
排斥,长期没有统一的国家,他们分散居住在世界各
地。为了保持其民族精神的不灭,需要用一神观的宗
教思想将其紧紧凝聚在一起。虽然一神观造成希伯
来民族精神的狭隘性,但在恶劣、散居的历史条件下,
它对维持希伯来民族的延续性,功不可没。
其次,希伯来民族的顺从、听天由命的性格和希
伯来人苦难的历史使他们相信上帝至高无上,他决定
一切。只有爱上帝,顺从上帝,才能重获幸福生活。
希伯来人以游牧为主,对自然气候的依赖性很
大,人们往往被迫随水草的茂旺而流动迁徙。这种生
活方式在某种程度上使该民族养成顺从和依赖的习
性。汤因比指出:“游牧民族为此付出的代价基本上
同爱斯基摩人一样,他虽然成功地征服了这种可怕的
环境,这个环境却也暗中把他变成了奴隶。”[ 2 ]希伯
来民族以游牧为主,长期的游牧生活养成了该民族的
被动性和忍耐性。这种顺应自然,听天由命,靠天吃
饭的生活方式渗进民族的血液之中,对天的仰仗远远
超过自身主动的进取。同时,回顾希伯来人的历史,
从远古时代起,希伯来人就不断受到异族的排挤、打
击,不断的迁徙、流动,但只要这种排挤和打击减弱,
他们便随遇而安,很少再图发展。在整个犹太史上,
他们被迫应战的多,挑战的少。在这种争夺生存空间
的生死搏斗中,他们多次战败,多次发生全民族沦为
奴隶的情况。历史上曾经作为胜利者奴役他们的民
族不胜枚举:亚述人,巴比伦人,非利士人,埃及人,罗
马人,波斯人,阿拉伯人以及后来的欧洲各国的十字
军团等等。在漫长的历史生存之争中,希伯来人往往
只要能生存,哪怕是屈辱的生存,他们也能忍耐,也能
顺从。环境造成了希伯来人听天由命的民族性格,历
史证明了他们顺从的民族传统。正是这种民族性,造
成希伯来人强烈的依赖感,相信自己是上帝的特选子
民而全心全意的依赖上帝,等着上帝给自己带来幸福
生活。所以希伯来神话将上帝塑造成一个完美,至高
无上,无所不能的万世之主,而人不能违抗上帝,对上
帝只能顺从,俯首听命。
9 8 研究生论丛             刘舸 上帝的权威              
©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另一方面,希伯来民族历尽艰辛,饱受凌辱,生存
困难。生活之于他们犹如行进在一条无尽的黑暗通
道,不停前行却见不到丝毫希望之光。这种社会历史
的恶劣环境使他们产生强烈的宗教感受。现世的苦
难只有在宗教中才能得到解决和超越。该民族在当
时的历史条件下,生存的希望只能被限定在宗教领域
之内。在这一过程中,他们最终坚定地得到了上帝,
但却失去了自我。希腊人的命运观在希伯来人这里
却成了宿命论。上帝成了临驾一切,决定生死祸福的
命运主宰。因而,希伯来犹太教的显著特点就是宿命
论———上帝决定论。
第三,希伯来人在神话中不断强调道德的重要
性,也是加强凝聚力的一种表现。希伯来人这种从一
种信仰而来的道德观念既重视民族行为规范的建立,
又强调内在道德的培养,是民族现实生活的指南。追
溯希伯来民族的历史,正是这种统一而坚定的宗教信
仰和道德规范成为民族存亡的决定因素。因为一旦
失去了道德的内容,古老的信仰就会崩溃,民族的内
在凝聚力也将被消解。正是这种强烈的道德观使得
古老宗教得以发展,使得希伯来人几千年来“形散而
神不散”。
注释:
[ 1 ]旧约·出埃及记. 第20 章.
[ 2 ]汤因比. 历史研究. 上册第211 页.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中文系)
God’s Authority
  ——— The Absorption And The Change Of Hebrew Mythology to Babylon
Mythology , And The Reasons About These Phenomenon
Liu  Ge
Abstract : Hebrew mythology related to three origin problems : Universe’s origin , Human’s origin , Culture’s
origin. The three kinds of mythology were all absorbed the marrow of Babylon mythology. But Hebrew made some
changes according to their own nation spirit and nation needs. Then Hebrew mythology showed the stronger reli2
gions idea and moral idea. These changes had been made because of the history , living surrounding and nation char2
acter of Hebrew.
Key words : Hebrew mythology ; Babylon mythology ; Absorption ; Changes ; Reasons
(上接第32 面)  就不可能完成。《资政新篇》就像一
枝即将绽放的鲜花,却没有种在合适的土壤里,最后
只能任其枯萎,洪仁 的报国理想最终也随着太平天
国革命运动的失败而告结束。
参考文献:
[ 1 ]《资政新篇》,见《太平天国史料》,第31 页
[2 ] [ 3 ] [ 4 ] [ 6 ] [ 8 ]《资政新篇》,见《太平天国印书》, 第678~
687 页
[ 5 ]《天朝田亩制度》
[ 7 ]《太平天国》,卷2 ,第533 页
[ 9 ]郭毅生,《太平天国经济制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4 年
[ 10 ]《太平天国史论文选》,三联出版社,1979 年
[11 ]王继平, 《嬗变与回归———近代中国知识分子参与意识
和模式研究》,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1995 年
[ 12 ]沈渭滨, 《洪仁 》,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 年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哲学与历史文化学院)
0 9             湘潭大学学报          2000 年
© 1994-2007 China Academic Journal Electronic Publishing House.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cnki.net

0 Responses to “[转载]巴比伦神话资料汇集[1]”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