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和现今的极权主义政权

纳粹德国(1933-1445)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1922-1991)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1949-1990) 柬埔寨共产党政权(红色高棉)(1975-1979) 伊拉克共和国(萨达姆政权)(1979-2003) 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齐奥塞斯库政权)(1965-1989) 阿尔巴尼亚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1976-1990) 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塔利班)(1996-2001) 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1992-2003)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1948-) 苏丹共和国(1956-) 缅甸军政府(1962-)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1975-) 古巴社会主义共和国(1976-) 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1976-)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恐怖主义国家)(1979-) 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尼泊尔共产党毛派执政)(2008-) 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 不管有多少人士力主在人类里面没有超越人类的力量,然而历史却证明了暴政与不义必归于灭亡,而自由与正义纵受猛烈的摧残,终是不可抗衡的……万国的救主是活着的。 — 班克罗夫特 在世界漫长的历史上,只有少数几代人在自由面临最大威胁的时刻被赋予捍卫自由的任务。在这一责任面前我不退缩──我欢迎它。我认为我们中间不会有人乐意与别的民族或另一代人交换位置。我们献给这一事业的精力、信念和忠诚将照耀我们国家和一切为它效力的人们,这火焰所发出的光芒将真正照亮全世界。 –约翰.肯尼迪

Continue reading

杂记

凤凰出版社有套历代名家精选集。选的是李清照,杜牧,黄庭坚等唐宋名家。我去书店找技术类书籍,顺带就买了一本“柳永集”。翻了翻,有些失望。编者执着于词句本身含义;词后的赏析文字也一板一眼,丝毫没有情感流露,更无特色可言。既是如此,我干嘛买你这个集子,直接看宋词鉴赏辞典岂不更方便?- -说起来,这么多年买过的、借过的、看过的诗词集很多,然而真正有价值的极少…其中大部分只是随便东拼西凑点“注释”和“赏析”,集子末了再加个“年表”—然后就拿去卖钱了- – 不知怎么由来,大约是看小说,想起杜牧一首“怅诗”:自是寻春去较迟,不须惆怅怨芳时,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阴子满枝。诗有典故的。熟悉诗词的同学大概知道。杜牧在湖州遇见某十余岁绝色少女(大约就是“卷上珠帘总不如”那位,如此看该女子时方十三,杜牧彼时32岁),与其母约定十年后来娶。后十四年,杜牧归,始知该女已嫁人三年,生二子。杜牧遂作此诗,聊托怅情。花开花谢,喻女子青春易逝,红颜易衰,芳华有限,虚耗不得。古来如此,如今当也是这样…。 突然想起几个名字:花解语,花想容,花弄影。云梦泽,云想衣,云破月。- -分别用作三姐妹/三兄弟名字,然后写一个言情小说系列倒不错- -呵呵,有点汗… 最近喜欢上后宫文- -抽空再把金枝欲孽看一遍。唉,一朝后宫,多少红颜凋零之地。前人诗句写“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那是一点虚夸没有的。我们今天看后宫,却是满足自己窥视欲和内心深处的阴暗心理了。

Continue reading

编织梦幻的人,沉浸梦幻的人,梦幻破灭的人

事情是这样的,某好友失恋了,被他一个单恋整整一年的女人彻底甩了- -。然后他心灰意冷,想去当禅宗二十八祖…本来嘛,自己一厢情愿,给人当了一年免费饭票而已。既无曾经沧海,何来人面桃花?可是他到底参悟不透…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吾非有过,何被弃之?- -他不甘心,问我这个问题(>﹏<)。我于是认真思考了一下。 古时女子即使被男子抛弃,仍然痴心不改,“纵被无情弃,不能休”,如今为何反过来呢?。。 从女性的角度看,因为纯情女越来越少了,女人越来越欲求不满了- -。古代女人虽以色事夫,尚有三从四德,礼义廉耻。如今女人深谙自己身体的价值,精通取悦男人的秘术。 古时女子只要爱,如今女人想要的,是整个世界。 想象那种纯古典美的女子…“妾拟将身嫁与,一生羞”,“画眉深浅入时无”,“懒起画峨嵋,弄妆梳洗迟”,“纤手握新橙,相对坐调笙”,…多令人憧憬和“垂涎”啊…可如今,此种女子,应该绝迹了吧…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家室”,相夫持家,自古即为女子天道。亦为人类之本性。女权主义可以摧毁一切,可以解构男权社会,可以改变女性的气质,角色和地位。但是她改变不了女性生物本性… 可是现在社会和古代终究不同了。女子的独立性和自由多了。然而两性之间关系,是否更加和睦了呢?社会为其付出的成本和代价,比之以前又如何呢… 我们的整个社会文化:电影,青春连续剧,文学,流行音乐,言情小说…都在编织纯爱的梦幻泡泡…直到你亲自经历,你才发现很多时候不是这样…你沉浸在梦幻中,最后亲自体验梦幻泡泡的破灭…你终于认识到,梦幻终会破碎,因为男人还是那个男人,但女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女人了… ……( ̄∞ ̄)

Continue reading

猫 龙猫 欲求不满的猫 一只特立独行的猫 埃尔维斯.普雷斯利 双猫记 猫女(哈莉贝瑞?) 神猫 汤姆和杰瑞 风中的猫(cat in the wind)(好吧这个算我恶搞?向前人致敬?) 突然有个疑问,当年妮可基德曼与汤姆克鲁斯分手时,有没有唱过“当爱已成往事”(When love is over)这首歌… 诗经.郑风.叔于田: 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适野,巷无服马。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随手查了一下,此诗竟赫赫有名,诗三百中,艺术价值被认第一等。在我看来,叔是一个年青男子,从诗句看是一个仰慕”叔”的怀春女子所写。这恍惚让我想起韦庄的那首词,“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不比晚唐五代后男性词人的女性口吻,诗经里的诗句,一唱三叹,表达心意之余却有所遮掩;无论是由物及物,由物及心,还是由心及物。并且由于春秋之时的礼教限制,那女子断不会说出“妾拟将身嫁与,一生羞”这样句子。即使是晚唐五代宋初,民风稍浮,也只能凭借某些男性词人的摹拟,才有这样词句。… 末了突然想对月许愿,祈祷世界和平,风调雨顺,家齐国治天下平…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Continue reading

深宫二十年

双鱼座…阿佛罗迪特和厄洛斯的化身…梦幻与忧伤的星座… 托克维尔,埃米莉迪金森,萨冈,麦卡勒斯…孤独的行者,绝世而独立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可是,倘若它根本是没有实在性的东西,又怎么会爬满虱子,千疮百孔呢… 这就是所谓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此种境界,六祖慧能也不过如斯也。 生活和思想是分开的。是痛苦的生活、快乐的思想,还是痛苦的思想,快乐的生活呢… 对着那些忧伤的诗词,无语凝咽,悲伤整整一个下午或是晚上,感叹生命的苍凉,多情自古空余恨,人生长恨水长东… 对身边发生的事情,漠然以待,他人的痛苦也好,自己的快乐也罢。时间总是在身边流过…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 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这样一首普通的诗,就足以让我心潮涌动,感慨万分,由此联想到无尽的苍凉。—所以,bala bala 滴写下了上面的文字…

Continue reading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写了两篇文字,一篇是谈平等和自由的关系;还有一篇题目叫“诗词中的古典女性形象”(囧…)…胡乱写的,自己看后都觉惨不忍睹…果然厚积才能薄发,苏珊桑塔格花了三年写出了处女作“论摄影”,虽然是薄薄一本小册子,却是摄影理论界至今被引用最多的著作… 于是想起我的老习惯了。无聊或是无趣的时候,想些词语和句子,写在纸上…乱缕愁肠纸间过… 舞 舞 舞! 黑暗中的舞者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红。 神的孩子全跳舞… 巴黎最后的探戈 一夜鱼龙舞 邓肯 舞娘 (FE) … 晚间读“诗经”,某页上发现偶以前写的批注:“有趣”两个字。是 邶风.新台 里的一句诗: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籧篨不鲜。 籧篨(qu2 chu2)是蛤蟆- -指男子容颜丑陋,心地卑劣。嫁给这样的良人,这女子也算遇人不淑吧?都言“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岂知亦有不曾更事、乃不知愁为何物之时? 罢了,谁没有年少轻狂过!…

Continue reading

[转载]被背叛的遗嘱

米兰昆德拉。余中先译 世界的非神化是现代社会的一大特殊现象。非神化并不意味着无神论,它指的是这样一种情景:个人,有思想的自我,代替了作为万物之本的上帝;人可以继续保持他的信仰,去教堂跪拜,在床前祷告,然而他的虔诚从此将只属于他的主观世界。在描述了这一情景之后,海德格尔总结道:”诸神就这样终于离去,留下的空白被神话的历史学与心理学的探险所填补。” 从历史学和心理学上探究神话和探究圣书是说:把它们变得世俗,亵渎它们。世俗这一词来自拉丁文profanum;原意为神庙前的地方,神庙之外。所谓亵渎就是将圣物搬出神庙,搬到宗教之外的范围。如果说,笑在小说空间中看不见地弥散着,那幺小说的渎神就早已一发不可收拾。因为宗教与幽默是不能兼容的。 我从小受无神论的教育,而且一直津津乐道于此,直到有一天,我目睹基督徒受到侮辱,情况顿时起了变化。一下子,我青少年时代诙谐的无神论如同一切年轻人的幼稚行为一样,飞逝得无处可寻。我理解我信教的朋友们,我的心中充满激情和团结精神。有时我还陪同他们去教堂望弥撒。尽管如此,我仍然无法相信存在着一个掌握我们所有人命运的活生生的上帝。无论如何,我又能知道什么?而他们,他们又能知道什么?他们确信自己确信吗?我身子坐在教堂里,心中却怀着一种奇怪而幸福的感觉;我的不信神与他们的信神竟是那么令人惊奇地相近。 节选自昆德拉文论集 被背叛的遗嘱。应该认识到,在整个东方语境中没有这样的宗教观念存在,信仰核心在于承认这样一种力量,它超越所有世俗的存在。如果说”天不变,道亦不变”是一种恒定观念,那么,它充其量是为君权神授和集权统治提供道德上的依据,而基督教的本质,是反对一切世俗权力的。

Continue reading

。。。

由于学习需要(最近在读美国与西欧历史)。今天到市区某图书馆。想在参考阅览室查些资料。。那图书馆阅览室偶几年前常去;后来颓废/堕落了,也就很少到那里查资料。。不过仍然经常去那儿开架书库借书。 走进阔别多年的参考阅览室,偶当即愣住了,面前一排排书架上赫然摆着一堆红红绿绿的书籍,靠近看看,呃,全部是这几年出版的流行读物,青春,玄幻,校园,异能小说都有,密集滴堆满了几排书架。数量之多,我从未在任何其他地方见过。。。而偶想找的资料—中国大百科全书,全美百科全书,不列颠百科全书….则被放在侧面不起眼地横排着的高高架子上。架子的边缘落满灰尘,貌似很久无人问津样子。。偶就纳闷了,啥时这图书馆的资料阅览室变成了那些垃圾小说的乐园?貌似几年前不是这个样子。 可悲的是,我惊讶滴发现,这些书架上的垃圾小说,相当多本偶都完整读过—就在这几年。对这种YY,所谓的‘青春‘,做作,故作感伤以及充满了拙劣而又愚蠢想象力的书籍,偶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会读—就是当我相当颓废时候。。于是乎这个事实证明的唯一一点是:偶这几年相当颓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