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无力的Google Reader

最近工作时比较闲–其实就是打酱油–于是我有空余读些Google Reader里沉积已久的文章.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无力. 我从不期待某一天未读文章数能够不是”1000+”, 然而每读一篇文章却又引出更多的无力, 这个世界如此庞大, 我真的能捕捉到其哪怕一瞬的菁华吗, 而这, 仅仅是文字世界的一丁点, 这个三次元空间有无数表现形式, 无数种让人眩目无力的事物. 世界は続いてる 君を目指しながら.

Continue reading

无理ですか 仕方がない

决定去学钢琴. — 基本上, 虽然听过一些古典乐, 我可以算乐盲一个. 虽然会很辛苦, 但是一定要加油. 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打酱油. 晚上看剧集到三四点, 然后早晨睡眼惺忪起来. 周末的话, 会补眠. 阅读计划上列的项目已经停滞多时了: 生物化学 生理学 病理学 医学免疫学 系统解剖学…我承认是红白党–看了某剧后才找来这些书籍学习的. 可是, 这个世界不就是就是因为爱而存在的吗? 计划中, 还有更多要做的事. 不管要多久, 不管要到何时, 一定要实现. 一直以来, 在内心深处, 我最恐惧的事情就是被现实中的各种诱惑, 压力和欲望所攫获, 虽然这里说起来很抽象, 但它们其实是非常具体的事情. 无论何时何地, 每时每刻都会遇到. 只要这些诱惑, 压力和欲望存在–它们会一直存在–我就会永远与现实保持距离, 努力把生存的手段与状态同生存的意义区分开. 还是那些我们很熟悉的话, 要有爱, 要加油. 附图一张, 有爱的桐谷美玲.

Continue reading

世俗生命与神圣意义

我攀登了万仞的高冈, 荆棘扎烂了我的衣裳, 我向飘渺的云天外望— 上帝,我望不见你。 我向坚硬的地壳里掏, 捣毁了蛇龙们的老巢, 在无底的深潭里我叫— 上帝,我听不见你。 我在道旁见一个小孩, 活泼,秀丽,襕褛的衣衫, 他叫声妈,眼里亮着爱— 上帝,他眼里有你! —徐志摩, 你们向我说:生命是难于忍受的。那么,你们为什么晨倨而夜恭呢? 生命是难于忍受的;那么,不要做那茬弱的样子吧!我们都是载着重负的雄驴、牡驴。 我们和那在一颗露珠的重压之下而战栗着的玫瑰苞儿,有什么不同点呢? 这是不错的:我们之爱生命,并不是因为我们惯于生命,而是惯于爱。 爱里总有疯狂的成分。但是同样的疯狂是总有理智的成分。 在我这爱生命者看来,我觉得蝴蝶、肥皂泡和一切在人间的与它们相似之物,最了解幸福。 当查拉斯图拉看见这些轻狂、美丽而好动的小灵魂,他便要流泪而歌唱起来。 我只能信仰一个会跳舞的上帝。 —弗里德里希.尼采 我愿意用上面这两段如此美丽的文字来阐述我的人生格言: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这句话既能给予世俗化解读,又能引向更高的神圣化道德诉求。如果上帝的意义存在的话(它确实存在),那只能指向一种世俗化的爱。然而,这种情感却必须以神圣化的方式显现、被解读和被崇拜。在后现代以后的时代,这是唯一能找到价值追求途径。是世俗与上帝,生活和信仰,存在与时间,结构与解构的统一方式,虽不完美,但唯一。而且,这句话的日文原文抑扬顿挫,充满韵文美感。来,跟我一起念:世界の中心で,爱をさけぶ PS:尼采/海德格尔/德里达等人若是看到在下的这番解读,估计会晕过去…

Continue reading

安德鲁烈和瓦尔莉娜

一个女人, 我不记得她有没有名字…某人说过,名字只是一个代号, 玫瑰即使换个名字, 也一样芳香. 可是为了叙述, 还是给个名字吧, 瓦尔莉娜. 于是还有一个男人, 就叫安德鲁烈吧, 瓦尔莉娜的恋人.她们很少见面. 或者这样说, 每次安德鲁烈去找瓦尔莉娜时, 她总会神秘消失. 印象中有一个模糊的建筑, 很高的塔吧, 塔里很不平静, 有不死生物和杀戮. 每次亡灵来袭的时候, 瓦尔莉娜就会出现, 将黑暗力量一扫而空. 你不妨将她理解为一个高级牧师, 使用的是DC超过60的超强力驱散. 有一天, 安德鲁烈想见他的恋人, 他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 他不知道瓦尔莉娜在塔的哪里, 即使知道了, 等他到的时候瓦尔莉娜也会离开.可他最后想了个办法, 我不记得这个办法究竟是什么, 但它引来了恶魔(或者是安德鲁烈故意召唤出来的, 神知道), 然后瓦尔莉娜果然出现了. 安德鲁烈没空和瓦尔莉娜说很多话, 但他确实说了几句, 我不记得那是什么了.不死生物很多, 而且还在不断出现.瓦尔莉娜不断施展强力驱散, 直到用光了所有的法术位, 可亡灵还在不断涌来. 于是塔毁灭了,安德鲁烈和瓦尔莉娜分开了.(或者是一起离开)——然后一切都结束了,黑暗生物体质不适应这个位面, 它们每次只能存在很短时间——故事也结束了. 两三天前做的梦。映像中梦里世界观非常模糊,可确实存在。

Continue reading

约克纳帕塔法的幽灵

大卫王的土地上, 流传着古老的声音。 伯格曼的封印, 笼罩在亚伯拉罕子孙头上。 倾斜竖立的高塔, 投射出巨大的阴影。 弗丽嘉的笑容, 英灵殿里的少女, 黄昏前的宁静。 斩断大蛇的利器, 毁灭一切的巨斧, 融化在天际绿光中。 约克纳帕塔法的幽灵 回荡在空寂的大地上。 只有世界的尽头, 黑暗中反射的最后一缕微光, 是雅蠛蝶在扁扁起舞。

Continue reading

追忆逝水年华

很多年以后,雅克.德.萨冈站在繁华的商业区中心,想起父亲带他去小山冈上踏青的那个遥远下午。当时,X区还只是一片光秃秃的山丘。山上的树已经没了,记忆中在萨冈父亲年轻时候就被砍伐干净了。萨冈清楚的记得,那个下午他在山上看到的情景:几根烟囱突兀的从低矮山丘中升起,那是一个火电厂的遗迹。现在,树没了,山里的媒也采光了。在混杂着暗黄和褐焦色的土地的山丘上,那几根烟囱的形象陡然变得高大起来。雅克仿佛看到烟囱里冒出的青烟,丝丝缕缕,飘向天边。未因柳絮因风起,他想,用来形容这个也是合适的吧… 好吧。我承认把这段话写成了- -。。。当你年老,鬓斑,揽镜自照,面对陌生而显得厌恶的身体,相看无言。往事就算有再多五颜六色的波绸纹,也显得黯淡了。你仿佛感到,寂寞不可避免的来袭。那些绚丽的记忆,全部化为“孤独”。记忆越绚丽,感觉便越深刻。最强烈的孤独是什么?八月的下午,炎热的南方小镇,空荡荡的街道,尘土白的耀眼,天空亮的像灰尘。一个沉闷的下午,你坐在咖啡馆里,回想气年少轻狂的岁月,迷恋于记忆中年轻的身体:很多年前…弗朗索瓦.萨冈、维斯瓦娃.辛波丝卡、埃米莉.迪金森和卡森.麦卡勒斯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你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孤独”。你敞开心胸迎接。无尽的潮水把你淹没的那一刻,你终于华丽的回归了主的怀抱…– PS:迟到的圣瓦伦丁节祝福,各位。

Continue reading

常喝的冲剂类饮料

卡夫国珍 – – 喝了N年了.基本只喝甜橙味的.每天晚上都会泡一大杯(800ml的巨型杯子)当白开水喝掉 -, – .喝惯了卡夫后对其他果汁类饮料全都没感觉,特别是某几款国内厂商的果珍,味如嚼醋,超级难喝… 雀巢咖啡 也就最近一两年常喝(用脑过度 or 过于疲倦?).口味还是不错的.雀巢的咖啡每包分量太少,只冲一包的味道很淡,所以我一直都是每次冲两包.(貌似市场上速溶咖啡都这样.但我没钱去Starbucks,人又超级懒不会自己煮咖啡豆,所以只能买速溶咖啡凑合了) 奶茶 – – 声明一下,本人从10岁以后就从不喝牛奶滴.因为小时候被人虐待- , -喂了很多冷牛奶,以致一接触到牛奶(的味道或颜色)就恶心倒胃.从心理学上角度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阴影.专业点说是行为心理学的负性强化导致的条件反射…呃,我的意思是,本人不喝牛奶.不过最近一年倒常喝奶茶 .香飘飘,香芋奶茶之类的.某优**奶茶因为是本人最鄙视的周姓明星代言的,所以我坚决抵制 – – 冰红茶 – – 以前常喝统一的.唯一原因只因为它是孙燕姿代言的.后来Stef Sun不代言它了,偶也就不喝了 –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