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9

第三帝国衰亡史(续)

这是什么?偶一直是第三帝国的崇拜者。最近玩了一些二战模拟/兵棋类游戏。所以随便写些文字玩玩。偶完全不是要写历史。

曼施坦因计划—灭亡法国
领袖,我们的国防军已做好准备。现在是彻底洗刷凡尔赛耻辱的时候了。英国和法国将为他们的懦弱付出代价。装甲部队将再次验证闪电战的威力。一旦突破阿登,法兰西脆弱的腹部就会在我们脚下,这将是帝国通往胜利之路上关键一步。前进,坦克!…法兰西战役的进展是难以置信的奇迹。除了汽油,没有什么能阻挡帝国装甲部队的前进。我们拥有最优秀的陆军指挥官。古德里安、隆美尔和克莱斯特将军的部队已经消灭了一切阻碍的敌人。他们还在继续前进。法国即将失败,接下来就轮到约翰牛了。

海狮计划
除了约翰牛,整个西欧已经没有我们的敌人了。海军部刚刚发来报告,我们英勇而无畏的俾斯麦号在大西洋上被卑鄙的英国佬击沉了。这显示我们的海军还很弱小。很遗憾,在Z计划完成之前,帝国海军的水面舰艇无法和英国对抗。然而元首仍然命令立即发起进攻英国的作战。皇家空军在法兰西战役中受到毁灭性打击,这是我们唯一的优势。赫尔曼.戈林爵士和他的空军在前一年中取得了辉煌的战果。他们能把好运延续下去吗?

BBLS
在经历了法兰西战役的胜利和不列颠空战的失败后。元首把目光重新放到了东方。现在是消灭那些劣等斯拉夫民族的时候了。进攻苏联的秘密计划被命名为巴巴罗萨。这将是帝国历史上决定性战争。总参谋部计划再发动一场闪电战,并在冬季到来之前摧毁苏军主力。为了这一目标,帝国集中了所有的机动力量,包括我们引以为豪的装甲部队和摩托化步兵部队。苏联可怕的国土面积令人敬畏。我们的国防军能取得最后胜利吗?只有时间知道。

第三帝国衰亡史

意志的胜利—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前世今生

白色方案—闪击波兰
1939年9月1日。帝国迫切需要新的生存空间。波兰必须从地图上消失。我们的国防军是不可阻挡的。他们已做好所有准备并将告诉世界一个新的词汇:闪电战(blitzkrieg)。里宾特洛甫—莫洛托夫条约对第三帝国的意义再怎么评价也不为过。它不仅使帝国暂时摆脱了两线作战的忧虑,并且令国防军下定决心对波兰作战。于是波兰广阔的平原成了国防军装甲洪流伟大胜利的第一个注脚。在苏军进入东波兰之前,战争就失去了悬念。老旧的波兰骑兵对抗德军坦克的“壮举”必将载入史册。

曼施坦因计划—灭亡法国

巴巴罗萨—闪击苏联

基辅会战
基辅战役的目标是:消灭当时苏联最大的重兵集团,夺取富饶的乌克兰平原,并解除苏联空军对普罗耶什蒂油田的威胁。德军完美的达成了全部预定目标,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歼灭战- -歼敌30万,俘虏60万。但是基辅战役把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主要机动力量牵制在南线整整两个月。等到德军腾出兵力发动台风作战时,苏联远东军团已经回驻布置好防线,更重要的是,最适合装甲兵团作战的夏季已经过去,现在已是秋天,泥泞的天气极大的延缓了机械化军团的前进速度。当德军终于到达莫斯科城下时,苏联的寒冬来了- –

台风行动。
人们常常设想的是,假如希特勒接受古德里安的意见,先打莫斯科,再打基辅,德军能否在冬季之前成功攻下莫斯科?如果成功,苏联统治机器是否会崩溃?我的观点是,如果德国在苏联占领区实行开明的民族政策,以苏共当时天怒人愤的统治行为看,一个“解放者”姿态的德军是可能得到苏联境内各民族拥护的。那么,攻占莫斯科所具有的巨大政治意义和影响力,将促使苏联政权在土崩瓦解。而在当时情况下,攻占莫斯科是有把握的—苏联基辅方面军缺乏机动力量,无法对莫斯科形成有效支援。而莫斯科,几乎是一座空城。

蓝色作战计划
1942年夏,德军在哈尔科夫击溃苏军进攻,并由此发起代号“蓝色”夏季作战计划。蓝色计划的目标是,消灭塞瓦斯托波尔和刻赤半岛苏军;在顿河西岸歼灭苏军主力;攻占斯大林格勒;夺取高加索油田。德军最终只完全实现了第一个目标。攻占塞瓦斯托波尔不仅使曼施坦因被授予元帅军衔,更使其超越了德军其他指挥官(古隆豪莫克…),被后人誉为德军将领军事战略第一人- -当然也有争议,许多人认为,如果没有那两门巨型列车炮,德军根本不可能攻克这一拥有完备下沉式永久工事的千年要塞。换句话说,攻克塞瓦斯托波尔靠的是巨炮,而不是曼施坦因的指挥。对曼帅最大的争论发生在斯大林格勒会战。通过一个夏季的攻势,德军顿河集团军群把苏军包围在了斯大林格勒。但在这里,国防军遇到了最惨烈的抵抗,在占领了大部分城区后,苏军从两侧渡过顿河,包围了第六集团军。曼施坦因授命率军试图救援第六集团军,但最终被阻挡在距斯大林格勒30公里处。关于这段历史有两个截然不同说法,一种是希特勒不顾曼施坦因等人建议,命令保卢斯坚守待援,失去了突围最佳时机,等曼施坦因前去救援时,苏军严密的包围圈已无法突破。另一种说法是曼施坦因力排众异,认为有把握救出第六集团军,希特勒才命令保卢斯不准突围- -。唯一没有争议的是,戈林向希特勒保证的对第六集团军空运补给能力被极大夸大了。事实上,第六集团军在投降前已经弹尽粮绝,濒临绝境。否则的话,以国防军无与伦比的意志,只有还有一点可能就会战斗到最后一人- -斯大林格勒战役是国防军走向悲剧性失败的始点,帝国的人力和资源决定其无法支撑一场长期的消耗战争。PS:个人认为,曼施坦因绝对是第三帝国最优秀的指挥官,改变历史的“曼施坦因计划”,塞瓦斯托波尔战役和哈尔科夫反击战都证明这一点。

北非战役

库尔斯克战役—帝国最后的进攻

D日—大西洋壁垒的失败

诸神的黄昏—1944年后半期的德国各战线

帝国的毁灭

面对死亡的心理调适

“灵魂不死只有道德的确定性”—康德

“死亡并不触犯生命意志”—叔本华

“死亡是一种一直渗透到当前现在里来的势力”—雅思贝尔斯

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一定会有从对死亡懵懂无知到第一次审视死亡的认知过程。然后,在某一天,可能由于亲人的离去,或者自己亲历某个惊心动魄瞬间,你终于感到死亡并非遥不可及。从这时起到当你最终面对死亡的那一刻,对永恒生命的幻想和对未知死亡的恐惧始终缠绕在你的意识深处,直到你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的那一天(身患绝症?位于即将失事的飞机上?…)。

库布勒/ 罗斯(Kuber /Ross)论述了人们面对死亡的五个心理阶段。不仅是自己,这也适用于面对他人(亲人或爱人的即将离去)死亡时的情况:否定和分离期;愤怒期;讨价还价期;抑郁期;接受(现实)期。罗斯模式是现代临终关怀理论基础。当你自己最终走向死亡的那一天(会有那么一天的),你应该到专业的临终关怀场所接受心理慰藉。诊疗师的作用是帮助你平稳的经历五个心理阶段,最终平静的面对死亡。

你将会更多经历的是,生命的消逝。从小时候心爱宠物的死亡,到成年以后不可避免面对的朋友,亲人,甚至亲密爱人的离去。你必然会悲伤、感到丧失的痛苦或拒绝接受既定结果。施奈德(Schneider)揭示了人们经历丧失(心理学概念,包括生老病死和其他造成负面情绪事件)后八个心理阶段:丧失的起初得知;试图通过坚持来限制这种得知;试图通过放弃而限制这种得知;意识到丧失程度;获得有关丧失观点;解决丧失;在发展的背景下重构丧失;把丧失转化为新的依恋。你无需了解每个阶段的详细含义。如果你不能走出持续的悲伤过程,最明智的选择是寻求心理医师的帮助,而不是去自修大学心理学课程。正如前面所说,在这里心理医师的作用不是帮你“解开心理痼疾”或“揭示心理动因”,而是帮助你完成心理状态的转变。这就是危机干预心理学,它是一个实践性和操作性很强的学科。它不强调改变人格,只重视恢复到危机前(心理)功能水平。包括集体治疗和社区治疗在内多种干预模式被使用.So ,just remember you can’t resolve all problems by yourself .

(本文是我整理给自己看的笔记摘要。因为我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情,写这篇文章是一个简单的自我调适过程。再次强调,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或困境,请咨询专业危机干预人士或心理治疗师)

PS:照例做个公益AD。 800-810-1117 ,北京心理治疗中心危机干预热线。电话是西方危机干预界最常见和高效的干预方式,可是在中国还远未普及。生命无价,危机干预是某些情况下保护生命最后一道防线,应该得到人们的重视和支持~~~

约克纳帕塔法的幽灵

大卫王的土地上,

流传着古老的声音。

伯格曼的封印,

笼罩在亚伯拉罕子孙头上。

倾斜竖立的高塔,

投射出巨大的阴影。

弗丽嘉的笑容,

英灵殿里的少女,

黄昏前的宁静。

斩断大蛇的利器,

毁灭一切的巨斧,

融化在天际绿光中。

约克纳帕塔法的幽灵

回荡在空寂的大地上。

只有世界的尽头,

黑暗中反射的最后一缕微光,

是雅蠛蝶在扁扁起舞。

追忆逝水年华

多年以后,雅克.德.萨冈站在繁华的商业区中心,想起父亲带他去小山冈上踏青的那个遥远下午。当时,X区还只是一片光秃秃的山丘。山上的树已经没了,记忆中在萨冈父亲年轻时候就被砍伐干净了。萨冈清楚的记得,那个下午他在山上看到的情景:几根烟囱突兀的从低矮山丘中升起,那是一个火电厂的遗迹。现在,树没了,山里的媒也采光了。在混杂着暗黄和褐焦色的土地的山丘上,那几根烟囱的形象陡然变得高大起来。雅克仿佛看到烟囱里冒出的青烟,丝丝缕缕,飘向天边。未因柳絮因风起,他想,用来形容这个也是合适的吧…

好吧。我承认把这段话写成<百年孤独>了- -。。。当你年老,鬓斑,揽镜自照,面对陌生而显得厌恶的身体,相看无言。往事就算有再多五颜六色的波绸纹,也显得黯淡了。你仿佛感到,寂寞不可避免的来袭。那些绚丽的记忆,全部化为“孤独”。记忆越绚丽,感觉便越深刻。最强烈的孤独是什么?八月的下午,炎热的南方小镇,空荡荡的街道,尘土白的耀眼,天空亮的像灰尘。一个沉闷的下午,你坐在咖啡馆里,回想气年少轻狂的岁月,迷恋于记忆中年轻的身体:很多年前…弗朗索瓦.萨冈、维斯瓦娃.辛波丝卡、埃米莉.迪金森和卡森.麦卡勒斯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你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孤独”。你敞开心胸迎接。无尽的潮水把你淹没的那一刻,你终于华丽的回归了主的怀抱…–

PS:迟到的圣瓦伦丁节祝福,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