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une, 2009

历史上的瞬间

三个瞬间。
1088年,博洛文尼亚大学创建。这所欧洲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在当时只有三个系:神学系,伦理学系和医学系。1375年,加泰罗尼亚地图出版,这部当时令人难以置信的精致地图集第一次完整的向欧洲展现了古老东方的神秘,魅力和财富。1455年,欧洲历史上第一本活版印刷书籍—古登堡圣经出版。这也是欧洲最古老的圣经版本。

历史上有许多纪念意义的时刻。这些被称为瞬间的时间点是人类文明进程中里程碑式的标志点,可能在当时它们并不引人注目,但在后人的解读下,一切历史都成了当代史,于是,这些事件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欧洲近代史的开端是什么,是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是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终结拜占庭帝国(同年百年战争结束);还是1648年中世纪欧洲最后一场战争三十年战争结束?我们无法回到历史的话语现场,可我们知道,很多事情在很久之前就已注定,命运的齿轮一旦开始旋转,就必然走向唯一的终点。而整个欧洲近代文明的源头,可以归结于上面提到的三个年份,三个事件,三个瞬间。

近代文明史的主题存在一条相当清晰脉络。15世纪文艺复兴,16世纪宗教改革和地理发现,17-18世纪政治革命。19世纪以后则属于现代史范围。整个欧洲近代史跨度整整400年(瑞典paradox公司制作的EU系列游戏就反映了这段历史)。这400年间所有主题,都起源于上面说的三个瞬间:第一所大学创立;第一部世界地图出版,和第一本圣经的印制。大学的创立孕育出最早的人本主义阶层,这个阶层的存在是文艺复兴取得成功的关键,对比早些时候的加洛林文艺复兴,15世纪以人本主义者取代僧侣,以诗人取代修道士,以赞美尘世取代歌颂上帝,在这样的情况下,启蒙运动获得了巨大的胜利。如果没有大学教育的基奠,这是不可想象的。近代地理发现起源于14世纪葡萄牙,在亨利王子之前,葡萄牙人对非洲西海岸的探索并没有很大成果。然而,1375年加泰罗尼亚地图在航海史上仍有无可比拟地位。它第一次描绘了通往东方的航路,虽然有很多错误但方向是正确的—沿非洲海岸南下,越过后来的好望角。请注意这条航线不仅是通往东方,也是通往新大陆关键,由于大西洋洋流的存在,欧洲和美洲之间的航线不是比直的,而是条先向南经过非洲海岸然后在大约今天佛德角附近向北折返穿越大西洋的线路。正是从加泰罗尼亚地图出版开始,一代又一代无畏探险家沿着非洲西海岸南下,最终发现了通往东方和新大陆的航线,造就了15-16世纪伟大的地理发现。第一本成文圣经的出版是100年后宗教改革的起源。在整个中世纪,圣经在僧侣阶层中以羊皮纸和口传的方式传播,只以拉丁语书写,解读权为修道士和主教们把持,这是修道院、教会和它们各种们特权存在根源。印刷版圣经出现使普通民众第一次有机会直接接触圣经的原文—而不是通过教会的礼拜、祈祷和宣讲活动,这正是所有新教基本理念。成文圣经出版还使得基督的学说可以用其它语言宣讲,打破了拉丁语教会垄断。(马丁路德把圣经翻译为德语并因此创造了“德语”这门语言,同时也建立了路德宗教派)没有起源于古登堡圣经的印刷圣经出版,就不可能有100年后的宗教改革。

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地理发现的共同作用在17-18世纪造就了欧洲近代政治革命,结束了欧洲启蒙进程。这些事件的影响还使北美大陆在1776年诞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孕育于自由的新国家—美国。在这时,世界文明的中心终于完成了从东方到欧洲再到美洲的转向,近现代文明的框架形成了。

所有这些历史进程都归结于上面说的三个瞬间。改变历史的瞬间。斯蒂芬.茨威格在不朽著作《人类群星闪耀时》里写道:一个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刻出现以前,必然会有漫长的岁月无谓地流逝而去。而一个历史瞬间来临之前,同样有漫长岁月长河无意义的流淌而过。直到人类的群星在注定的历史瞬间,轻轻拨动历史的齿轮,把文明推向前进。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今年是天朝建朝60年,六十年前,整个世界都生存在communism的阴影下,甚至在西方,也“有那么一些人”,“愿意在欧洲或其它地方同共产党人合作”。六十年后的今天,在世界范围内,communism破产了,为人类所唾弃。可在天朝,一切还在延续,极权、恐怖、屠杀、罪恶、谎言—我不吝把所有丑陋的词藻加诸其上。还有对历史的
变样的书写和装扮,以及粉饰的歌舞升平。

Communism从1848年(欧洲革命,《共X党宣言》)发展到今天,已被证明为经济上不可实现,政治上走向极权,操作上泯灭人性,历史实践上造成无数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一代又一代人青春和生命因此被无辜空耗的一种学说。为这种学说和其主义的任何维护、辩解、改良甚至只保留其名称的试图都是不可接受的,是对世界近代史上所有悲剧的无视,更是对整个人类尊严赤裸裸的践踏。

想起一段话:
八十七年前,我们的祖先在这片新大陆上创造了一个孕育于自由的新国家,他们主张人人平等,并为此而献身—葛底斯堡演说

这是一个真正伟大的民族和他们孕育于伟大理念的伟大国家。如果说人类历史上有一些事情是我们真正应该记住和纪念的,它们不会是欧洲千年历史上任何一页,更不会是天朝血腥和屠杀的六十年;而只会属于1620年以后,在新大陆上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自由的国家, 和它的自由的人民。

想象一下如果历史上没有美国:

如果没有美国,1776年后的英国仍然从事着“侵犯一个远方民族最神圣的生存权和自由权,诱骗他们,把他们运往另一半球充当奴隶”的罪恶行为(引文出自独立宣言被删节文字,但是事实。)

如果没有亚伯拉罕林肯提出的“民有、民治、民享”理念,整个19世纪中段会显得如此黑暗,充满暴力和绝望。

在那次震撼了整个地球大陆的战争中,美国的参战使人类免于被毁灭,也正是美国在战后和解和欧洲复兴过程中显示的超凡的创造力和对人类文明的责任感,使欧洲从战争的创伤中迅速解脱出来,免于共产主义的威胁,并永久的摆脱了欧洲千年历史上交繁不止的战争,暴力和叛乱。美国还以超凡的度量在其主导的战后秩序下创造了第一个普遍而有效的国际组织。今天的一些人,在指责美国所谓霸权主义
和在国际政治中无视联X国框架时候,请记住,美国是联X国的母亲,“联X国的正当权力是经美国同意所授予的”;如果它不能发挥作用,美国就有权取消、越过甚至推翻联X国。(就像“政府的正当权利是经被统治者同意所授予的”- -)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王小波先生说:中国要有自由派,就从我辈做起。启蒙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觉得,首先要对广大民众说的,就是“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