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何其幸运

我们何其幸运 维斯瓦娃 . 辛波丝卡 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不是气象学家,不用知道云彩如何形成或气流里有什么成分,但我却可以用我的眼采集天边的流云,放在心里细品那份最抽象的唯美。 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也不是动物学家,我不清楚鸟到底靠什么飞翔,我只知道阳光下那对神奇的羽翼,常常让我感应到蓝天白云之间有天使飞过的痕迹。 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也不是植物学家,我至今都不太明了光合作用的原理,只是会近乎固执地钟情于那最简单的绿,坚信再小的林子里也会有可爱的精灵。 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也不是地质学家,用不着去精密地推算海浪需要多少年将一块岩石变成神女的模样,而我会超越时空地想象,黑夜里上帝是怎样用无形的手在别具匠心地雕琢。 我何其幸运,因为我不是需要说谎的政治家或律师,也不是要在人身上开刀的医生,我甚至也不是开画展前需要盘算成本的艺术家,那我是什么?我什么都不是,我对这个世界也一无所知,这,也许便是我的幸运所在。 我们何其幸运,无法确知自己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 — 在世界近代史上,波兰是悲剧性的存在。从三次瓜分波兰到1939年,但泽之争,德国再次灭亡波兰。因为如此,我对波兰和它的民族并没有太多兴趣。事实上,我对波兰民族了解仅限于两个人:其一是弗里德里克.肖邦—在下不懂音乐,知道他完全是因为乔治.桑,当年乔治桑在巴黎与肖邦有过一段情史;另一个就是维斯瓦娃.辛波斯卡,20世纪著名女诗人,在这个浮躁的年代里,她的诗作为这个绝望的世界带来一丝希望,给人们干裂的心灵洒下一滴甘露 。热爱诗的人不一定热爱生命,甚至可能恰恰相反,现代文学史上,我们见过太多这样例子;而唯有热爱生命、并能以如此美丽语言表现生命的人,才真正理解生命的美好,并引导我们热爱、追随它,如辛波斯卡。 如此乐观向上生命观的文字确实是我这个虚无主义和悲观主义者写的。在下承认有人格分裂。

Continue reading

从诸神年代到信仰幻灭如今

苔丝目前的惟一活动是在天黑以后,当她走进森林里,似乎才会觉得最没有孤独感。她知道怎么抓住黄昏的片刻,那时,明暗平分天色,白天里的压抑与夜晚的牵挂相互抵消,留下绝对的心灵占有,活着的苦痛而后降至最低。她并不害怕阴暗,她仅有的念头似乎就是想规避人们,或者说,世界这个冰冷的生长物,整体看来很骇人,可是它的个体非但不足为惧,甚至还很可怜。 —托马斯.哈代 这是英语文学世界里我最喜欢的一段话。在如此美丽的文字下,再悲观的人生观都显得并不突兀,甚至理所当然。经过了充满战争与暴力的几千年,这一代的人类终于赢得追求幸福的权利。然而目标与信仰却似乎消失,生活的意义也变得明灭不定了。我们仰望诸神年代的传说,神创造天地;我们崇拜史诗年代的宏伟,从赫拉克勒斯到罗慕卢斯兄弟(母狼哺婴,罗马建城);我们走过英雄时代的沧桑和壮阔;我们经历进步时代的变革与创造;我们信仰纯真年代的爱与美好。可在当今时代,我们能做什么?痛苦的生活和痛苦的信仰,我选择后者。而纸上流淌的那些文字,不过是一些寄托罢了XD.

Continue reading

世俗生命与神圣意义

我攀登了万仞的高冈, 荆棘扎烂了我的衣裳, 我向飘渺的云天外望— 上帝,我望不见你。 我向坚硬的地壳里掏, 捣毁了蛇龙们的老巢, 在无底的深潭里我叫— 上帝,我听不见你。 我在道旁见一个小孩, 活泼,秀丽,襕褛的衣衫, 他叫声妈,眼里亮着爱— 上帝,他眼里有你! —徐志摩, 你们向我说:生命是难于忍受的。那么,你们为什么晨倨而夜恭呢? 生命是难于忍受的;那么,不要做那茬弱的样子吧!我们都是载着重负的雄驴、牡驴。 我们和那在一颗露珠的重压之下而战栗着的玫瑰苞儿,有什么不同点呢? 这是不错的:我们之爱生命,并不是因为我们惯于生命,而是惯于爱。 爱里总有疯狂的成分。但是同样的疯狂是总有理智的成分。 在我这爱生命者看来,我觉得蝴蝶、肥皂泡和一切在人间的与它们相似之物,最了解幸福。 当查拉斯图拉看见这些轻狂、美丽而好动的小灵魂,他便要流泪而歌唱起来。 我只能信仰一个会跳舞的上帝。 —弗里德里希.尼采 我愿意用上面这两段如此美丽的文字来阐述我的人生格言: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这句话既能给予世俗化解读,又能引向更高的神圣化道德诉求。如果上帝的意义存在的话(它确实存在),那只能指向一种世俗化的爱。然而,这种情感却必须以神圣化的方式显现、被解读和被崇拜。在后现代以后的时代,这是唯一能找到价值追求途径。是世俗与上帝,生活和信仰,存在与时间,结构与解构的统一方式,虽不完美,但唯一。而且,这句话的日文原文抑扬顿挫,充满韵文美感。来,跟我一起念:世界の中心で,爱をさけぶ PS:尼采/海德格尔/德里达等人若是看到在下的这番解读,估计会晕过去…

Continue reading

中世纪以降欧洲千年

公元1~2世纪,中国汉王朝在与匈虏人斗争中取得决定性胜利,突厥人被迫西迁。莱茵河以东的日耳曼民族不敌西迁的突厥人,纷纷越过莱茵河进入罗马帝国境内。这些日耳曼人与衰落中罗马帝国的冲突最终导致了395年罗马帝国分裂和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史称蛮族入侵—这也是东方和西方文明史上第一次交集。入侵的日耳曼人最终被基督教同化,—同样的过程还将在之后千年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交锋中不断上演—在西罗马帝国的废墟上建立了加洛林王朝和后来法兰克帝国。843年(maybe),法兰克帝国查理曼大帝加冕神圣罗马帝国皇冠;几十年后,他的孙子们把帝国一分为三,缔造了今天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原型。— 回顾欧洲中世纪以来的千年历史,拿撒勒人的子孙在上帝指引下从混乱走向秩序,从野蛮走向启蒙,从大帝国时代转向民族国家。在这段漫长过程中,欧洲创造了现代文明的一切基本要素,承载了它的所有荣耀和辉煌。… 在下的人生格言是:关注文明与幻想。唯独没有现实。记得高迪的那句名言吗?为避免失望,不受幻觉的诱惑。历史是最值得信赖的,虽然外表朦胧多变,却有着一贯方向。从本质上说,更加真实,可以捕捉… to be continued…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