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和圣母玛丽亚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 于是默念朱自清先生名句: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着是甜甜(记错了-,-)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 渐至人已定之时,飘来一阵钢琴声,却是,这时听来,从未有过平和。 便想起圣母玛丽亚来。玫瑰经我是念过的,但在这里不合适宜。当年保罗二世为纪念圣母诞生两千年的“圣母年”写过祈祷词,手上恰好有资料,就念一段吧。那一年在下出生。: 我们满怀信心将整个人类, 及他们的希望和恐惧全托于你, 请不要让他们缺乏上智之光, 指引他们追求自由于正义,迈上和平之路。 能和道路、真理、生命的基督相遇。 深夜记。

Continue reading

问问你能做什么

新闻看到的,哈佛大学为一些短句申请商标,其中最著名的一句是:Ask what you can do. 这句话出自毕业于哈佛的约翰肯尼迪总统就职演说: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些什么—问问你自己能为你的国家做些什么。 哈佛大学也许是出于商业文明考虑注册这个商标的—这是个专产MBA的地方。但在这里,让我们回归这句话本身。肯尼迪在演讲中接下来又说了一句: 世界各国的公民朋友们,不要问美国将为你们做些什么,问问我们共同能为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对身处昏暗世界人们,我强烈建议你们记住上面这句话—而不是先前那句。历来有这样的观点,极权主义从来不会自己崩溃,如果没有外力作用。然而因此而把希望寄托于自由世界的干预是不可取的。如果一个民族没有争取自由的强烈渴望,即使别人帮助它获得自由,这个民族人们也会重新回到原点,显性或隐性的奴役状态中。 从另一方面说,对专制政权来说,民族主义是最好的麻醉剂。自由从来是特立独行的,不会与任何国家、民族、群体相关联。如果我们说一个民族获得自由,那必定是指这个民族所有人都得到了自由,而不是恰恰相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