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

要做的事永远做不完. 要学习的东西永远学不完. 祈祷知识之神Oghma赐予我无穷的智慧, 知识与力量. 人类(Human)的寿命是最短的, 没有其它种族中的集体记忆传承. 但是人类却是最多才多艺的的种族, 通过每一代人对知识的不懈追求和分享, 我们创造了绵延不绝的, 超越所有其它种族的文明. 时间严重不足. 精力需要有所取舍. 我绝对不是指把喝咖啡的时间也节省出来, 事实上, 这同样是一种知识。——你能准确的指出蓝山, 曼特宁, 拿铁, 卡布其诺, 摩卡甚至速溶咖啡的历史, 原料, 制作工序, 咖啡文化和口感的差异吗? 文学, 历史, 人文风俗, 地理志, 游戏, 电影, 音乐, 思想以及传承思想的工具: 语言, 都是我们文明里最有价值的东西, 事实上, 它(civilization)的每一部分都是不可忽略的, 是无价的. 唯一可以放弃, 或者说是忽视的东西只有工作(Jobs/ Working). 就像某人说的: 工作只要不出错就好, 我并不想把它做好. 这与你的工作是什么无关. 即使你做的工作是你最擅长的, 最喜欢的, 最有创造力的, 甚至最有乐趣的; 工作的性质决定了你是出于经济的, 实用的, 功利的目的去做某件事, 而非因为对文明的热诚和对知识的追求; 神不会为此赐福于你. 那么自由职业, Solo, 啊不, 是SOHO(游戏玩多了, […]

Continue reading

艾茵·兰德(Ayn Rand)

无意中发现, 这位俄裔美国小说家和哲学家的思想和我几乎完全相同 – – 引用维基里的话: 她的哲学和小说里强调个人主义的概念、理性的利己主义(「理性的私利」)、以及彻底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她相信人们必须透过理性选择他们的价值观和行动;个人有绝对权利只为他自己的利益而活,无须为他人而牺牲自己的利益、但也不可强迫他人替自己牺牲;没有任何人有权利透过暴力或诈骗夺取他人的财产、或是透过暴力强加自己的价值观给他人。 看看她在西点军校的演讲: 我可以说—这绝不是爱国的陈腔滥调,而是根基于完整的形而上学、知识论、伦理学、政治和美学的智慧基础上说,美利坚合众国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最高贵、和在最初的建国原则上唯一道德的国家。 再看看她的性别社会学观点: 她的著作里支持男女在智慧上平等的概念(举例而言,《阿特拉斯耸耸肩》里的主角Dagny Taggart是一名亲手劳动的铁路人员),她认为男人和女人在生理学上的差异是导致男女在心理学上差异的主要来源。依据她的说法:「对一个真正的女人而言,女性的本质就是英雄崇拜—寻找男人的欲望。」(1968)在一次接受花花公子杂志的采访时,兰德指出女性在心理上并不适合担任总统,并强烈反对现代的女性主义运动,尽管其运动和她的哲学观都有某些相同的目标。女性主义的作家Susan Brownmiller批评兰德为「她自己性别的背叛者」,但其他人如Camille Paglia则注意到兰德小说中「极度独立的」女英雄们都未受「传统的束缚…她们跟别人上床纯粹是因为她们想要这样做。」一些BDSM社群相当重视并支持兰德的作品,因为她在小说中提出强烈定义的性别角色、加上对于权力差异的崇拜,使得「男人在形而上学上成为主导性的性别。」 就目前来看, 几乎在所有方面(除了对形而上学观点), 我都完全赞同兰德的理论, 特别是她的政治哲学观, 对美国的态度和反传统的女性主义( – -), 需要说明的是, 对后者我同时还持有一种相反的观点, 也许你觉得是冲突的, 但我就是这样的人——混乱善良(Chaotic Good), 头衔反抗军(Rebel) – -。 Ayn Rand:

Continue reading

骰子

1Dn骰子的结果在1~n之间,每个值概率是1/n mDn骰子是1Dn投m次,总和相加,取值是介于m~mn之间的离散型随机产量。数学期望值是m(n+1)/2。可以证明,当m较大时,结果有50%左右几率高于期望值。 细剑(rapier)的标准伤害是1D6, 期望值3.5,有84%的几率高于1。 三级魔法火球(fireball)的伤害是10D6,期望值35,有84%几率高于29,99%几率高于22。(计算程序) 威力最大的塑能系魔法(不含扩展规则里内容)九级奥术流星暴(meteor swarm)的范围伤害是24D6。(不考虑规则里的接触攻击。另3.0版是20D6),期望值84,有84%几率高于75,99%几率高于64。 传奇法术地狱球(hellball)的伤害是40D6,期望值140,99%几率高于107,84%几率高于121。 可以看到,10D6不等于(1D6)*10,虽然它们期望值和取值范围都相等,但前者有99%几率高于22,而后者高于10的概率也只有84%。 metamagic中的empower spell把法术伤害变为1.5倍: (mDn)*1.5。因此,如果超魔后法术位等级有伤害(1.5m)Dn的法术,那麽就应该选择它而不是强效原来法术。(其实是废话,超魔后计算豁免法术等级不变,所以肯定应该选择高级法术。) 但是,40D6等于10D6+10D6+10D6+10D6,都是D6骰子投40次。 上面讨论的例子n都是不变的。考虑下面两个:10D6 vs 7D9 ,期望值相同。后者最大值是63,84%几率高于27,99%高于18。所以期望值相同情况下, 一般应该选择m较大的. mDn骰子的期望值是m(n+1)/2,m越大,n越小,结果的方差越小(分布越稳定)。对于一个暴力法师而言,选择适当的法术记忆是必要的,当然最佳方法是Maximize Spell,只需考虑mn乘积,这时7D9优于10D6。在没有Maximize Spell情况下, 首先比较(法术伤害)数学期望值, 然后比较m,所以10D6优于7D9,如果有empower spell则要另行考虑。如果你不确定,可以借助程序计算一下,数学概率是不会骗人的。

Continue reading

多顶点结构

在数学上,单个点是稳定的,线段是稳定的(stable),三角形也是稳定的,而四个或更多顶点的多边形是不稳定的。 如果把一个多边形中所有每对不相邻点用线段连起来,构成一个框架。因为任意三个点构成一个三角形,这个框架是稳定的。这样一个有n个点的完全多极框架需要C2n=n(n-1)/2条边,每增加或删除一个点需要更改n或n-1条边。这个结构的(空间)复杂度是O(n2),非常高。 在保持稳定性前提下,可以从这样的n极框架中删除一些边。如四边形有两对不相邻顶点,只要其中一对之间有线段(边),这个结构就是稳定的。删除一些边的代价是,有些结点之间不再直接相连,整个结构不再均衡分布。在最精简情况下,一个n个结点结构只有n-1+n条边,这样的结构里一个结点在中心,其它结点围绕它圆形分布,每个圆周上结点只与中心结点和两侧结点相连接。可以删除圆周上所有边,这样的n点结构只有n-1条边,复杂度最低,并且相对于中心结点仍保持稳定。 完全的n极框架里每个顶点都是平等的并且与所有其它结点直接连通。这样的结构理论上最稳定,冗余性最好,然而它的成本(n(n-1)/2)和变更结点成本(n or n-1)最高,在动态环境下因频繁增加/删除结点反而可能缺乏稳定性。 而最精简的稳定结构则总成本最低(n-1),变更结点的成本极低(1)。然而这样结构稳定性只是相对于中心结点(圆周上结点可以相对圆心旋转);并且由于所有圆周结点之间必须通过圆心相连,系统冗余性最差,一旦圆心结点出现问题,整个结构就将崩溃。这样的结构是单极框架。 你肯定知道我想说什么:国际政治关系可以抽象为这种多结点结构。1945年旧金山会议成立的联合国是完全n极框架这种理想模式的近似,而单极结构对应以美国为中心的的国际政治体系。正如上面的数学分析显示的,完全n极框架只在理论上具有最高静态稳定性,而单极框架在所有方面都具有优势—除了中心结点出现问题的风险。 当前国际政治关系主流仍是以美国为核心的单边政治,在可预见的将来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改变,除非有一天我们的技术和能力足够维持一个高成本的动态的完全n极框架结构,联合国这样的多边组织就永远是形式、摆设、花瓶,无法独立发挥作用。 最后,如你所见,本文的目的是论证以美国为核心的单边国际政治体系的合理性、优越性和先进性,反驳某些恐怖主义、流氓主义、极权主义政权和五毛党人对此所谓「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等的污蔑。 另:上面所说的完全n极框架、单极框架,与网路拓扑结构中集中式网路和网状网路模型完全相同,但我们所关注的是,结构的稳定性(或相对稳定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