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知多少?

班固《汉武故事》:“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生于猗兰殿。年四岁,立为胶东王。数岁,长公主嫖抱置膝上,问曰:‘儿欲得妇不?’胶东王曰:‘欲得妇。’长主指左右长御百余人,皆云不用。末指其女问曰:‘阿娇好不?’于是乃笑对曰:‘好!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也。’”  陈氏阿娇者.武帝即位,以之为后.初则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琴瑟和谐.后帝情淡,更后宫”美女万有八千”,加之阿娇无后;帝未尝不喜新厌旧也.元光五年,因巫蛊疑案.终废后,其诏曰:”皇后失序,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玺绶,罢退居长门宫”.自是绝也. 后世士人有以叹舜华易逝,有悲红颜薄命,更有借悲阿娇而悲己者.然叱武帝始乱终弃者.未之有也.盖其为尊者讳乎? 李白 长门怨二首 天回北斗挂西楼, 金屋无人萤火流。 月光欲到长门殿, 别作深宫一段愁。 桂殿长愁不记春, 黄金四屋起秋尘。 夜悬明镜青天上, 独照长门宫里人。   王安石《明妃曲》名句: 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 Seperated Line ——————————————————————– 绿珠与金谷园 绿珠者,西晋巨富石崇爱妾也.石崇建金谷园,”清泉茂树,众果竹柏,药草蔽翳”,乃藏绿珠于内.每次宴客,必命绿珠出来歌舞侑酒.赵王伦觊觎绿珠美貌,索之石崇,未许,遂派兵围金谷园,欲诛石崇而掳绿珠.崇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官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 宋·乐史《绿珠传》: “盖一婢子,不知书而能感主恩,愤不顾身。其志烈懔懔,诚足使后人仰慕歌咏也” .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宋明理学之士,陈腐呆痴,道貌岸然,一肚子天纲伦常的狗屁东西.可由是见之. 绿珠坠楼这个典故后多用于叹红颜薄命,少有善终 柳永的御街行: 前时小饮春庭院。悔放笙歌散。归来中夜酒醺醺,惹起旧愁无限。虽看坠楼换马,争奈不是鸳鸯伴。 朦胧暗想如花面。欲梦还惊断。和衣拥被不成眠,一枕万回千转。惟有画梁,新来双燕,彻曙闻长叹。 杜牧的两首诗: 题桃花夫人庙 细腰宫里露桃新, 脉脉无言几度春。 至竟息亡缘底事? 可怜金谷坠楼人。 金谷园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 Seperated Line ——————————————————————– 关盼盼与燕子楼 徐州故张尚书(张愔)有爱妓曰盼盼,善歌舞,雅多风态,张尚书每宴客,至酒酣之时,出盼盼以佐欢,客皆欢甚。…后尚书既役,归葬东洛,而彭城有张氏旧第,第中有小楼名燕子。盼盼念旧爱而不嫁居是楼十余年,乃幽独而终 关盼盼独守燕子楼,一过十余年,曾作有《燕子楼三首》,诗云: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长。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 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销一十年。 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据说白居易听说后和了三首诗: 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残灯拂卧床。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