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纳帕塔法的幽灵

大卫王的土地上, 流传着古老的声音。 伯格曼的封印, 笼罩在亚伯拉罕子孙头上。 倾斜竖立的高塔, 投射出巨大的阴影。 弗丽嘉的笑容, 英灵殿里的少女, 黄昏前的宁静。 斩断大蛇的利器, 毁灭一切的巨斧, 融化在天际绿光中。 约克纳帕塔法的幽灵 回荡在空寂的大地上。 只有世界的尽头, 黑暗中反射的最后一缕微光, 是雅蠛蝶在扁扁起舞。

Continue reading

蝶恋花(戊子十五记)

又到十五。照例,即使一个月都没更新,今天总是要写点东西的。- –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寒宫冷月孤蝉鸣,咽咽喑喑,凄凄又清清。银烛泄地染霜林,夜幕华灯共长菁。 丹桂折穷幽芳罄,凤宵斗转,舞遍金龙应。十二栏杆徘徊尽。人生只若初见时。

Continue reading

还君明珠双泪垂

唐 张籍.节妇吟 :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看小说时又遇到这首词,不禁一阵欷嘘。首先想到的,却是这诗句的含义与以往大不同了。以夫妇之比君臣,古时自是寻常;以贞妇烈女自诩忠臣烈士,亦是常见。然而在今人看来,诗里一切都已化为尘埃,只剩下那个“还君明珠双泪垂”的女子了。罗敷有夫,概因已得佳偶- -倘若良人不良,就只能暗自垂泪;退一步说,纵然琴瑟和谐,相敬如“冰”,倘若无爱,纵使心另有属,亦不可得也。 士之耽兮,犹可说矣,女之耽兮,不可说矣。- – 性别上的双重标准,实在根深蒂固。一夫多妻制度历史悠久,直到19世纪美国犹它州的摩尼教徒还在坚持这点。所以犹它州到1890年才加入联邦。倘若这事发生在现在,联邦政府强迫某个新发现的一夫多妻制原始部族实行一夫一妻制- -,那个部族应该可以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吧?在那种文化背景下的女子,不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好。 当然一夫多妻终究是不好的。然而一夫一妻也从来不是合适的选择。妻不如妾,爱人不如情人,人类追求新鲜和未得到(- -)事物的本性,无可厚非。古来情诗情词,最好的都是写给艺妓舞女,只有在这时,才会真情流露…。所以最好的制度是多夫多妻制,或者无夫无妻情人制,类似波伏瓦和萨特那种关系。这个想法我从几年前接触女权主义后就一直没有改变。当然思想和生活是有分别的。 倘若某一天是多夫多妻制了,某些东西可能要改变。首先要改的,恐怕是民政局的数据库系统- -一夫多妻/一妻多夫之类的1:N关联(Ruby on rails中的has_many关系);或是一夫一妻的1:1关联(has_one关系),都可以在原来表上用外键实现。然而多夫多妻的N:N关系(has_and_belongs_to_many),就必须得新建一个表了… 貌似,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出来了。其实没什么。说穿了,民主党方针偏向经济保守,政治自由。共和党则反之。当然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安德鲁杰克逊最著名事情是签署命令废除国家银行—通常今天共和党干的事。林肯也有解放黑奴宣言。…然而近几十年来,两党方针基本符合这点。并且都有过成功执政时期。无论美国未来由什么党执政,美国的基本制度不会变;独立宣言、联邦宪法和权利法案确立的“通往自由之路”不会变,美国仍是人类民主的灯塔,自由的守望者。

Continue reading

诗词,又见诗词。

每到新年、春节、中秋、端午,偶都会读诗词,读那些悼亡、离别、追忆的诗词- – 。。。 女冠子(韦庄)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 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 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虞美人(邵亨贞) 天台洞口桃开了,无奈刘郎老。 多情何苦叹途穷,人与花枝都在暗尘中。 个人那日犹痴小。帘底秋波渺。 别来几度见春风。应是门前花落水流东。 点绛唇(王国维) 屏却相思,近来知道都无益。 不如抛掷,梦里终相觅。 醒后楼台,与梦俱明灭。 西窗白,纷纷凉月,一院丁香雪。 小野大神按:静安这首词意韵颇深。女子自知相思无益,却无法抛却。好不容易在梦中聊寄心中之苦,短暂的梦醒后,面前却是空空如也,唯有满院白色丁香,和清凉明月,极其清冷凄幽。女子心中之苦,却比梦前又深了一分。纵览观堂先生一生,于国学道路苦苦求索;时则华夏大地西风东渐,中国文化式微。自古士人有治国平天下之责,静安先生虽学究天人,跨越中西,未尝不为之忧心忡忡,寤寐思服也。时局之愈下,虽偶有转机,却如同短暂梦一般,醒后更令人悲观沮丧。观堂先生终其毕生苦苦坚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终不堪重负,自沉于未名湖中,令人扼腕。此词明写情,实乃观堂先生一生悲剧写照也!

Continue reading

忆秦娥

戊子之秋,八月未望。端服严整闲坐草庐之内。月甚似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遂感而发。亦已矣,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凝霜露,无言独上西楼月。西楼月,夜夜烛影,青天碧海。 关河冷落景萧索,银釭残照无语咽。无语咽,昆仑缥缈,蓬山此去。

Continue reading

杏花天(幽欢一梦成炊黍)

杏花天(幽欢一梦成炊黍) (南宋,吴文英) 幽欢一梦成炊黍。知绿暗,汀菰几度。 竹西歌断芳尘去,宽尽经年臂缕。 梅黄后,林梢更雨。小池面,啼红怨暮。 当时明月重生处。楼上宫眉在否。 ——————- 小野大神:那一缕深深的思愁令人触目惊心- – PS:8月的中国是个聒噪的时节。于是我决定休整一段时间;不过最终要结束的,不是吗…

Continue reading

清平乐(红笺小字)

清平乐(红笺小字) 晏殊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遥山恰对帘钩; 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词牌名清平乐,呃,”乐”读yue去声。(另一个词牌永遇乐的”乐”读le去声。) 鱼兼尺素,鸿雁传书。可是雁子和鱼儿都隐到了空中和水里,谁来替我传递相思之意? 斜阳者,”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日暮之时一片孤寂。作者独倚高楼。晏殊的词自是格调高雅,工于精致。虽未如柳永一般直抒胸臆(见柳永蝶恋花[伫立危楼风细细]),可其中心境,却是一样。 人面句。化用的是崔护诗啦。绿波就是水波啦。小词里许多词语是装饰性的,并非指实。秦观的一句词:绿波风动画船移,娇羞初见时。绿波,画船,都是这样词语。 这首词纯粹写情,不是晏殊代表作类型,也不算他最好作品。 词读完了。到台湾网站看小说去- –

Continue reading

冷眼一瞥,生与死,骑者,去也

郁闷的时候我会做两件事.看小说和读诗. 百度叶芝吧很奇怪.十个帖子有四个是讨论叶芝那首当你年老的译法.据说至少有八种翻译.甚至有文言文的 – – 汝将老去 (樱宁) 当汝老去,青丝染霜 独伴炉火,倦意浅漾 请取此卷,曼声吟唱 回思当年,汝之飞扬 眼波深邃,顾盼流光 如花引蝶,众生倾狂 彼爱汝貌,非汝心肠 唯吾一人,爱汝心香 知汝心灵,圣洁芬芳 当汝老去,黯然神伤 唯吾一人,情意绵长 跪伴炉火,私语细量 爱已飞翔,越过高岗 爱已飞翔,遁入星光 读过When you are old这首诗的同学,看到这个是不是有些囧啊…反正偶是..不文不白,不中不外.. 飞白的翻译偶总觉得像诗朗诵 – -,有点怪怪的.或许是先入为主,还是觉得傅浩译的比较好. 读诗吧. 布尔本山下 (以下节选末二节) 叶芝作 傅浩译 …. 爱尔兰诗人,把艺业学好,歌唱一切优美的创造; 鄙弃时兴的那种从头至足全然不成形状的怪物, 他们不善记忆的头和心是龌龊床上卑贱的私生。 歌唱田间劳作的农民, 歌唱四野奔波的乡绅, 歌唱僧侣的虔诚清高, 歌唱酒徒的放荡欢笑; 也歌唱快乐的公侯命妇— 经过峥嵘的春秋七百度, 他们的尸骨已化作尘泥; 把你们的心思抛向往昔, 以使我们在未来岁月里可能 依然是不可征服的爱尔兰人。 在光秃的布尔本山头下面, 叶慈安葬在竺姆克利夫墓园; 古老的十字架矗立道旁, 邻近座落的是一幢教堂, 昔时祖上曾在此住持讲经。 不用大理石, 也不用传统碑铭, 只就近采一方石灰岩石, 遵他的遗嘱镌刻如下文字: […]

Continue reading

春来频到宋家东

春来频到宋家东,垂袖开怀待好风; 莺藏柳闇无人语,惟有墙花满地红。 出自莺莺传*古艳诗二首。元稹写给莺莺的。其中前二句已成为写登徒子千古名句。。。据说莺莺听了之后就复了那首”明月三五夜”,(又或者是元稹代托莺莺而写的,谁知道呢!) 微之还真是多情呢。平生绝大多数诗作都写给了几个身边女人。就只给莺莺的,元稹集里就有几十首。这首名为”艳诗”,不过是调情戏弄而已。怎比得微之那首会真韵更为香艳?: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 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 眉黛羞偏聚,唇朱暖更浓 气清兰叶馥,肤润玉肌丰 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 汗流珠点点,发乱绿匆匆 若是五年前,我多半要对此批评几分。无论如何,把女性物化是女权主义者绝对反对的。如福柯所指出,权力制度统治核心,不在于有形的暴力机器;而是深纹罗织的无形话语。使女子物化的意识形态(如色情产业),是女性身上最大枷锁。 可是。世界仍然在继续。一个武藤兰倒下了,千万个武藤兰站起来;一个松岛枫退役了,千万个松岛枫接上去。命运的齿轮似乎从没有停止过。 为什么呢。谁知道呢! PS: 惟有墙花满地红,是莺莺无情,还是元稹自作多情?谁知道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