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花园

我这几天读了不少禁忌类的H文,有的甚至是作者根据亲身经历写成的。这让我想起了一首诗: (禁忌并非只有sadism &masochism,请扩充您的想象力) 天凉了, 很晚了秋天来了; 妹妹的花园, 寂静而凄清; 她的足迹变的洁白, 乌鸦的叫喊迷失了, 很晚了秋天来了, 妹妹的花园, 寂静而凄清, 一个天使已经成形。 (作者是德意志著名现代派诗人,写有名句 她的嘴唇,宛若伤痕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