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做了一個夢,記一下.

“海潮的清香,遙遠的汽笛,女孩肌體的感觸,洗髮香波的味道,傍晚的和風,飄渺的憧憬,以及夏日的夢境”

這是村上春樹 且聽風吟 中的句子.
就以此引出本文.

事情的經過是,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一個荒誕不稽而又奇怪的夢,精神分析學偶是沒有學好,但本人有寫日記習慣.所以把這個夢記了下來.

一些細節記不清了,大致如下.

夢中的我即將參加日語二級考試,但對於聽力沒有把握(又或許對全部內容都沒有把握),因此很擔心.

這時出現了兩個女孩A和B,為了敘述方便在這裡我把她們稱為烏拉妮婭潘得摩斯

兩個女孩顯然對我都有好感(這是夢,必須認真對待,要知道我在進行精神分析),而我就夢裡而言,對烏拉妮婭存在好感,但對於潘得摩斯的艷情難以抗拒.

潘得摩斯建議我在日語考試中作弊.她提出和我在答題卡上互相寫對方名字,讓她替我答題.她的交換是我的愛

(在這個夢裡顯然潘得摩斯也要參加日語考試,而且她的日語很好.但我們並不知道她是否已經獲得一級或二級證書,但在這個夢裡她願意放棄這次考試來幫助我通過,她當然不可能一無所求)

這是一個與魔鬼的契約,夢裡的我這樣想.即使是沃坦與諸神也無法抗拒尼伯龍根指環的誘惑,我欣然接受.然而指環的代價是;我將永遠失去愛情.

烏拉妮婭顯然很失望,更確切的說她很傷心.在這個夢裡烏拉妮婭是作為一個原型伊索爾德似的角色出現-不用擔心,這不是個悲劇,而且,這只是個夢-在現實中的我看來,這是女性最偉大之處.女性和女神不同,後者是一個意像,一個遙不可及,飄渺虛無又被賦予太多意義的東西,從某種意義上說,神可以是女的,女神不一定是女的,但女性從本質上說一定是女的.女性的抱負如果超出女性的範疇,那她就是在追求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必須考慮概念的意義,至少在現在,女性就是女性,作為世界客體存在

期間又發生了一些事情.包括我和潘得摩斯去看考場,在那裡意外的遇到了烏拉妮婭.我試圖和她打招呼,但潘得摩斯粗暴的把我拉走.烏拉妮婭很慌張的離開,她似乎有什麼事情.

考試的那天我在考場里看到了烏拉妮婭(之前顯然我並不知道烏拉妮婭要參加這次考試,我甚至不知道她會日語,這有些出乎意料,但並非我所能控制,這是一個夢).烏拉妮婭與我坐在同一排.潘得摩斯在我前面.試捲髮下來的時候,潘得摩斯轉身,朝我比V手勢.

我魂不守舍,全然不記得考試的過程-真的,在夢裡-考試結束時人群蜂擁而出,擋住了我視線,我依稀看到烏拉妮婭走向樓梯口,而潘得摩斯正向我這裡靠近

這一刻有多長,我真的不知道;期間似乎又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我現在想不起來.我不能亂寫,我是在記錄我的夢,不是在寫小說.我只知道片刻後我沖向烏拉妮婭走下的樓梯,追上了她,從後面抱住她,對她說:

“すきです。このせかいにあなただけがすきです。でかけないでくださいませんか”

(實際的夢中貌似我說的是中文,但我對具體說的詞句記不清了,而且我不是在寫言情小說,我只是在記述夢,請允許我在這裡用日文代替)

烏拉妮婭轉身,抱住我.潘得摩斯恰好不合時宜的趕到,看到這一幕.

潘得摩斯有些憤怒,是的.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在剛才的考試中我並沒有在答題卡上寫潘得摩斯的名字,也就是說,我沒有作弊.

–這個故事到這裡基本結束.最後一幕場景瞬間跳轉到考試分數公布時候,我驚訝發現,我得了340分.烏拉妮婭獲得400分.而潘得摩斯只有230分.我至今都不知道潘得摩斯有沒有在試卷上寫我的名字

————–這個故事就此完結–假如我沒有被鬧鐘吵醒的話,它或許還有些下文–我再次強調,這只是一個夢.我完全不記得夢中兩個女孩的樣貌.我甚至不知道這個夢為何會發生.這個夢有一個洪堡王子一樣的結局.在加爾文宗看來,這或許是一個上帝救贖的案例.我因原罪而墮落,被魔鬼(在15~16世紀歐洲,女巫和魔鬼是同一概念)引誘而簽訂契約.我違反了與上帝訂立的聖約.上帝應該懲罰我.但我最終得到了救贖 .–這得感謝烏拉妮婭,我的女神,或者說,我的愛.最後結局預示着上帝恩惠與聖徒永遠感恩.

我將這個夢記錄下來,僅僅出於我一向寫日記習慣

從這個夢中目前我得到的啟示有兩點:

1.要學好日語.這樣明年偶考二級時才不會出現夢中那種不安
2.要有愛.

以上

PS:上面我為兩個女孩起的名字均為古希臘神話阿佛洛狄忒別名,有興趣的自己查

2 Replies to “昨晚做了一個夢,記一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