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自由之路 (3)

在內戰後通過的三個憲法修正案中,最重要的是第十四修正案。該修正案的涵義非常複雜,在後來的司法實踐中引用極廣,本人不是憲法學專家,對美國憲法是業務愛好,這裡只是簡單談談。該修正案第一款的關鍵內容包括:非經正當程序,各州不得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財產(正當程序條款);亦不得拒絕給予其管轄範圍沒所有人以平等保護(平等保護條款)。首先,這裡的“正當程序”不僅指形式上或者說程序上的正當,還包括“實體正當”,即法律內容不能有失公正。而實體正當的依據,就是“權利法案”,也就是說州的立法不能違反權利法案,否則就違反“實體正當”程序。在18世紀前期,約翰馬歇爾指出,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權利法案立法動機包含對州的約束。州並不受憲法前十修正案的限制。但在第十四修正案通過後,情況終於有了變化,最高法院根據第十四修正案中的“實體正當”理論,通過具體判例,把權利法案中的條款和限制逐步附加到州身上,這一過程在美國憲法史上叫“第十四修正案吸收前十修正案”,因為把前十修正案對聯邦的限制附加到第十四修正案對州的限制上。到今天為止,除了第二、九、十修正案和第三、五、七修正案中的個別條款,權利法案的其它部分都已被第十四修正案吸收。事實上,在最高法院案例史上,有一派大法官主張第十四修正案應該無條件吸收前十修正案的全部條款,但他們的主張並沒有實現。另一個相對的概念叫“反向吸收”,主要針對第五修正案中“非經正當程序,任何人的生命…自由和財產不受剝奪”條款;在1954年,最高法院通過案例使其反向吸收了第十四修正案中“平等保護”條款,使其同樣適用於聯邦。“平等保護”條款是第十四修正案的另一個重點,它的其中一個涵義是,州的立法不得歧視部分人。出於健康等公共利益,州可以立法針對某些群體,在一些情況下,可以允許有“歧視效果”,但不能有“歧視意圖”。判斷州立法是否存在“歧視意圖”或“歧視目的”,自20世紀5,60年代以來,最高法院主要採取下面的策略:對針對種族方面的立法,採取嚴格審查;對性別方面的立法,採取中等程度審查;對經濟方面立法,採取寬鬆審查。如果採用嚴格審查,被審查法律的立法目標群體和被影響群體必須完全一致。…

to be continued…

最後,按照慣例,回顧下約翰肯尼迪“在柏林牆下的演講”中的經典句子:

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One Reply to “通往自由之路 (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