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無力的Google Reader

最近工作時比較閑–其實就是打醬油–於是我有空餘讀些Google Reader里沉積已久的文章. 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無力. 我從不期待某一天未讀文章數能夠不是”1000+”, 然而每讀一篇文章卻又引出更多的無力, 這個世界如此龐大, 我真的能捕捉到其哪怕一瞬的菁華嗎, 而這, 僅僅是文字世界的一丁點, 這個三次元空間有無數表現形式, 無數種讓人眩目無力的事物. 世界は続いてる 君を目指しながら.

Continue reading

無理ですか 仕方がない

決定去學鋼琴. — 基本上, 雖然聽過一些古典樂, 我可以算樂盲一個. 雖然會很辛苦, 但是一定要加油. 最近一段時間都在打醬油. 晚上看劇集到三四點, 然後早晨睡眼惺忪起來. 周末的話, 會補眠. 閱讀計劃上列的項目已經停滯多時了: 生物化學 生理學 病理學 醫學免疫學 系統解剖學…我承認是紅白黨–看了某劇後才找來這些書籍學習的. 可是, 這個世界不就是就是因為愛而存在的嗎? 計劃中, 還有更多要做的事. 不管要多久, 不管要到何時, 一定要實現. 一直以來, 在內心深處, 我最恐懼的事情就是被現實中的各種誘惑, 壓力和慾望所攫獲, 雖然這裡說起來很抽象, 但它們其實是非常具體的事情. 無論何時何地, 每時每刻都會遇到. 只要這些誘惑, 壓力和慾望存在–它們會一直存在–我就會永遠與現實保持距離, 努力把生存的手段與狀態同生存的意義區分開. 還是那些我們很熟悉的話, 要有愛, 要加油. 附圖一張, 有愛的桐谷美玲.

Continue reading

世俗生命與神聖意義

我攀登了萬仞的高岡, 荊棘扎爛了我的衣裳, 我向飄渺的雲天外望— 上帝,我望不見你。 我向堅硬的地殼裡掏, 搗毀了蛇龍們的老巢, 在無底的深潭裡我叫— 上帝,我聽不見你。 我在道旁見一個小孩, 活潑,秀麗,襕褸的衣衫, 他叫聲媽,眼裡亮着愛— 上帝,他眼裡有你! —徐志摩, 你們向我說:生命是難於忍受的。那麼,你們為什麼晨倨而夜恭呢? 生命是難於忍受的;那麼,不要做那茬弱的樣子吧!我們都是載着重負的雄驢、牡驢。 我們和那在一顆露珠的重壓之下而戰慄着的玫瑰苞兒,有什麼不同點呢? 這是不錯的:我們之愛生命,並不是因為我們慣於生命,而是慣於愛。 愛里總有瘋狂的成分。但是同樣的瘋狂是總有理智的成分。 在我這愛生命者看來,我覺得蝴蝶、肥皂泡和一切在人間的與它們相似之物,最了解幸福。 當查拉斯圖拉看見這些輕狂、美麗而好動的小靈魂,他便要流淚而歌唱起來。 我只能信仰一個會跳舞的上帝。 —弗里德里希.尼采 我願意用上面這兩段如此美麗的文字來闡述我的人生格言: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這句話既能給予世俗化解讀,又能引向更高的神聖化道德訴求。如果上帝的意義存在的話(它確實存在),那隻能指向一種世俗化的愛。然而,這種情感卻必須以神聖化的方式顯現、被解讀和被崇拜。在後現代以後的時代,這是唯一能找到價值追求途徑。是世俗與上帝,生活和信仰,存在與時間,結構與解構的統一方式,雖不完美,但唯一。而且,這句話的日文原文抑揚頓挫,充滿韻文美感。來,跟我一起念: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 PS:尼采/海德格爾/德里達等人若是看到在下的這番解讀,估計會暈過去…

Continue reading

安德魯烈和瓦爾莉娜

一個女人, 我不記得她有沒有名字…某人說過,名字只是一個代號, 玫瑰即使換個名字, 也一樣芳香. 可是為了敘述, 還是給個名字吧, 瓦爾莉娜. 於是還有一個男人, 就叫安德魯烈吧, 瓦爾莉娜的戀人.她們很少見面. 或者這樣說, 每次安德魯烈去找瓦爾莉娜時, 她總會神秘消失. 印象中有一個模糊的建築, 很高的塔吧, 塔里很不平靜, 有不死生物和殺戮. 每次亡靈來襲的時候, 瓦爾莉娜就會出現, 將黑暗力量一掃而空. 你不妨將她理解為一個高級牧師, 使用的是DC超過60的超強力驅散. 有一天, 安德魯烈想見他的戀人, 他已經好久沒見到她了. 他不知道瓦爾莉娜在塔的哪裡, 即使知道了, 等他到的時候瓦爾莉娜也會離開.可他最後想了個辦法, 我不記得這個辦法究竟是什麼, 但它引來了惡魔(或者是安德魯烈故意召喚出來的, 神知道), 然後瓦爾莉娜果然出現了. 安德魯烈沒空和瓦爾莉娜說很多話, 但他確實說了幾句, 我不記得那是什麼了.不死生物很多, 而且還在不斷出現.瓦爾莉娜不斷施展強力驅散, 直到用光了所有的法術位, 可亡靈還在不斷湧來. 於是塔毀滅了,安德魯烈和瓦爾莉娜分開了.(或者是一起離開)——然後一切都結束了,黑暗生物體質不適應這個位面, 它們每次只能存在很短時間——故事也結束了. 兩三天前做的夢。映像中夢裡世界觀非常模糊,可確實存在。

Continue reading

約克納帕塔法的幽靈

大衛王的土地上, 流傳着古老的聲音。 伯格曼的封印, 籠罩在亞伯拉罕子孫頭上。 傾斜豎立的高塔, 投射出巨大的陰影。 弗麗嘉的笑容, 英靈殿里的少女, 黃昏前的寧靜。 斬斷大蛇的利器, 毀滅一切的巨斧, 融化在天際綠光中。 約克納帕塔法的幽靈 回蕩在空寂的大地上。 只有世界的盡頭, 黑暗中反射的最後一縷微光, 是雅蠛蝶在扁扁起舞。

Continue reading

追憶逝水年華

很多年以後,雅克.德.薩岡站在繁華的商業區中心,想起父親帶他去小山岡上踏青的那個遙遠下午。當時,X區還只是一片光禿禿的山丘。山上的樹已經沒了,記憶中在薩岡父親年輕時候就被砍伐乾淨了。薩岡清楚的記得,那個下午他在山上看到的情景:幾根煙囪突兀的從低矮山丘中升起,那是一個火電廠的遺迹。現在,樹沒了,山裡的媒也採光了。在混雜着暗黃和褐焦色的土地的山丘上,那幾根煙囪的形象陡然變得高大起來。雅克彷彿看到煙囪里冒出的青煙,絲絲縷縷,飄向天邊。未因柳絮因風起,他想,用來形容這個也是合適的吧… 好吧。我承認把這段話寫成了- -。。。當你年老,鬢斑,攬鏡自照,面對陌生而顯得厭惡的身體,相看無言。往事就算有再多五顏六色的波綢紋,也顯得黯淡了。你彷彿感到,寂寞不可避免的來襲。那些絢麗的記憶,全部化為“孤獨”。記憶越絢麗,感覺便越深刻。最強烈的孤獨是什麼?八月的下午,炎熱的南方小鎮,空蕩蕩的街道,塵土白的耀眼,天空亮的像灰塵。一個沉悶的下午,你坐在咖啡館裡,回想氣年少輕狂的歲月,迷戀於記憶中年輕的身體:很多年前…弗朗索瓦.薩岡、維斯瓦娃.辛波絲卡、埃米莉.迪金森和卡森.麥卡勒斯在這一刻靈魂附體,你終於知道了什麼是“孤獨”。你敞開心胸迎接。無盡的潮水把你淹沒的那一刻,你終於華麗的回歸了主的懷抱…– PS:遲到的聖瓦倫丁節祝福,各位。

Continue reading

常喝的沖劑類飲料

卡夫國珍 – – 喝了N年了.基本只喝甜橙味的.每天晚上都會泡一大杯(800ml的巨型杯子)當白開水喝掉 -, – .喝慣了卡夫後對其他果汁類飲料全都沒感覺,特別是某幾款國內廠商的果珍,味如嚼醋,超級難喝… 雀巢咖啡 也就最近一兩年常喝(用腦過度 or 過於疲倦?).口味還是不錯的.雀巢的咖啡每包分量太少,只衝一包的味道很淡,所以我一直都是每次沖兩包.(貌似市場上速溶咖啡都這樣.但我沒錢去Starbucks,人又超級懶不會自己煮咖啡豆,所以只能買速溶咖啡湊合了) 奶茶 – – 聲明一下,本人從10歲以後就從不喝牛奶滴.因為小時候被人虐待- , -餵了很多冷牛奶,以致一接觸到牛奶(的味道或顏色)就噁心倒胃.從心理學上角度說這就是傳說中的陰影.專業點說是行為心理學的負性強化導致的條件反射…呃,我的意思是,本人不喝牛奶.不過最近一年倒常喝奶茶 .香飄飄,香芋奶茶之類的.某優**奶茶因為是本人最鄙視的周姓明星代言的,所以我堅決抵制 – – 冰紅茶 – – 以前常喝統一的.唯一原因只因為它是孫燕姿代言的.後來Stef Sun不代言它了,偶也就不喝了 –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