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也是民主制度選上來的

希特勒也是民主制度選上來的—談民主與共和 20世紀三大暴君之一,與斯大林、毛澤東齊名的希特勒,被公認為二戰的罪魁禍首。如果說斯大林和毛澤東的共產黨靠暴力和恐怖奪取了政權,並把他們的國家和民族引入災難;那麼,納粹黨的上台—從1933年希特勒當選為總理,到其最終控制全部權力—至少在形式上是民主的。西方民主理論認為權力屬於多數人—即人民。人民的權力在政治過程中表現為選舉,創製,罷免,複核四種。但在有些情況下,其中的幾種機制並不能發揮作用。考察希特勒上台過程:1933年希特勒當選總理後不久,藉助國會縱火案機會,使興登堡總統發布命令,暫時終止魏瑪共和國憲法中保障的基本人權;接着,興登堡逝世後,納粹黨發動暴徒,強令國會通過法令,確定納粹黨唯一合法地位.並賦予‘元首’無限權力。到此,魏瑪共和國的民主制度終結了,不僅因為希特勒已經牢固控制權力,更重要的,制度本身已無法結束這一切。民主體系中的‘罷免’與‘複核‘’權,由於國會通過的法律而變得不可能實現。換句話說,民主體系中的監督和矯正機制失效了。從理論上說,作為人民代表的議會權力是有限制的,議會不能通過這樣的法律:將所有權力賦予個人,或確立君主制。即使這樣的法律被通過並在全民公決中通過,它也因違反自然法而無效。自然法源於基督教信仰中的平等,博愛理念,可以說是全部現代西方文明基礎。托馬斯傑斐遜創造性的概括了自然法的唯一也是最高原則: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出讓的權力,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力。這些權力來源於至高無上的‘上帝’,以至於人民本身也無法剝奪或終結它。然而自然法的理論是抽象的。民主制度在實踐中不可避免的出現偏差和異常,這來源於人性本身的不可消除弱點,包括貪婪,暴力與冷酷。更重要的,民主代表多數人意志,而現實中人們的利益千差萬別,並不存在任何所謂民族或國家的統一利益。為了能夠表達並實現自己意願,人們必須結成若干聯合的團體,因此,現代民主制度的核心—政黨—不可避免的出現了。處於團體中的個體,其必然結果是人性中道德與約束的一面削弱,人們為了實現自己的利益,逐步變得麻木,冷漠,失去道德力量,隨波逐流與黨同伐異。這個結論已被現代政治學理論所證實,但這卻是民主實現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民主制度的這些缺陷最終可能導致一系列的惡果,包括托克維爾所說‘多數人的暴政’,在極端情況下,一個黨,一個民族和一個國家都可能處於非理性的顛狂狀態,民主的實質因而蕩然無存,文明的詛咒也因此顯現。這正是希特勒能夠上台一個重要原因—民主機制本身不可避免的缺陷。 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方法在於‘共和’,即權力的制約與平衡。憲政制度本身設計必須嚴格防止權力集中,確保決策經過慎重而理性的考慮,並且任何政治機構都受到其他分支的制衡與質疑,政府的所有部分還都必須受到媒體與輿論無所不在的監督和質詢。所有的這些都為了防止和限制由於人性本身弱點而導致的民主政治中陰暗,專制與惡劣的一面,把它們對社會政治體系的運作降到最低程度。最後,制度必須保護所有人。防止部分人,甚至是多數人侵犯少數人的合法權益,並為少數群體提供保護自己天賦‘自然權力’的渠道。所有這些正是自1776年以來,美國人民民主政治實踐與創造的輝煌成果。但從‘聯邦黨人文集’開始,美國的共和制度雛形就已誕生。今天我們所說的‘美國民主’,實際上就是這種‘共和民主’,美國人民的自由權力,也正是建諸這種制度之上。 民主制度從來不是絕對完善的,即使是‘共和民主’。事實上,民主最大的天敵,是貧窮與戰爭。這兩者都會造成民眾心裡憤怒,不滿,狂暴等負面情緒的極端放大,使人們失去理性與節制,使人性中殘忍的一面暴露無疑。可悲的是,專制與獨裁力量往往利用此民眾的這種情緒,通過蠱惑與欺騙的手段奪取政權,一旦得手,則除非撕毀其虛偽的面紗,把民主的承諾拋置一邊,實行極權統治,最終把它們的國家與民族引入深重的災難。利用民眾的貧窮與狂暴獲得統治地位的政權是可恥的,是人性之惡的極限;納粹德國,蘇聯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便是這樣可恥的力量。它們必將被永遠釘在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 事實上,在二戰後的歐洲,許多國家也曾處於這樣危險的境地。但馬歇爾計劃最終把西歐從共產主義威脅中解放出來。相比之下,當年莫洛托夫提出的計劃早已成為歷史的笑柄,甚至蘇聯共產黨也被歷史拋棄。然而,鬥爭還遠未結束,世界上仍然有許多國家的人民,在極權主義的陰影下生存。面對他們,我們應該做些什麼? “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得自由”—約翰肯尼迪-在柏林牆下的講話。

Continue reading

。。。

由於學習需要(最近在讀美國與西歐歷史)。今天到市區某圖書館。想在參考閱覽室查些資料。。那圖書館閱覽室偶幾年前常去;後來頹廢/墮落了,也就很少到那裡查資料。。不過仍然經常去那兒開架書庫借書。 走進闊別多年的參考閱覽室,偶當即愣住了,面前一排排書架上赫然擺着一堆紅紅綠綠的書籍,靠近看看,呃,全部是這幾年出版的流行讀物,青春,玄幻,校園,異能小說都有,密集滴堆滿了幾排書架。數量之多,我從未在任何其他地方見過。。。而偶想找的資料—中國大百科全書,全美百科全書,不列顛百科全書….則被放在側面不起眼地橫排着的高高架子上。架子的邊緣落滿灰塵,貌似很久無人問津樣子。。偶就納悶了,啥時這圖書館的資料閱覽室變成了那些垃圾小說的樂園?貌似幾年前不是這個樣子。 可悲的是,我驚訝滴發現,這些書架上的垃圾小說,相當多本偶都完整讀過—就在這幾年。對這種YY,所謂的‘青春‘,做作,故作感傷以及充滿了拙劣而又愚蠢想象力的書籍,偶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才會讀—就是當我相當頹廢時候。。於是乎這個事實證明的唯一一點是:偶這幾年相當頹廢

Continue reading

日誌*記錄

昨天吃完晚飯,到食堂旁邊小賣店買了一杯可樂,兩盒酸奶。結賬時收銀員阿姨隨手甩了兩個小勺子到塑料袋裡。偶當時愣了一下,覺得好像有問題。但還是接過塑料袋走了。到教室後拿出酸奶想喝,發現沒吸管!只有倆塑料勺子。。。想了想,敢情那阿姨以為我買的是兩盒冰激菱。偶結賬時居然沒反應過來。。。頓暈倒。 閑話少敘。博客畢竟不是日記本。偶自己在每天日記里是事無具細,一概記之,不厭其詳。並且連涉及的事情、人物、地點背景資料都有記錄。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以後寫回憶錄、自傳啥的方便(*^_^*)。偶最崇拜的女人 西蒙娜 波伏瓦 著有四卷本鴻篇巨作’西蒙娜波伏瓦回憶錄’。。寫出這樣的東西是偶從小以來滴夢想。。然而博客是給別人看的,過於個人化的事情不適合過多寫在上面—至少偶這樣認為,當然那種“情感博客”,靠出賣隱私吸引噱頭博客之類除外。 這幾天吧,讀讀詩詞,看了幾篇古文觀止文章。另外在看美國內戰到19世紀末美國歷史的書籍,這一時代即通常所說的“進步的年代”。美國在經歷內戰的創傷後能夠迅速恢復起來,與當時約翰遜總統的和解政策是分不開滴。聯邦在戰後赦免了幾乎全部南方叛亂領袖。雖然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強行通過一系列立法,禁止曾參與邦聯的南方領袖擔任公職及被選舉為議員。但在1870年選舉後,聯邦軍隊從南方全部撤出,這些限制也就名存實亡了。在人類歷史上從未有一個民族在勝利後這樣寬容的對待戰敗的同胞,南北戰爭結束後一首頗為流行的詩中寫道: 勝利者佩戴的每一個花環 , 被征服者也想得到一半; 每座紀念碑都宣布了 共同的驕傲和聲譽。 太多事實無可辯駁的證明,在人類自由、民主、共和和寬容的普世價值觀形成的歷史中,美國永遠走在了世界的最前列。從獨立宣言這一人類歷史上氣勢輝烘的首個自由篇章;到1800年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實現的政權通過民眾選舉實現的轉移;再到美國內戰後整個民族寬容、理解的心態。美利堅民族不斷的為人類政治哲學偉大實踐添磚加瓦。。事實證明,自1776年以來的200多年來,美國民主的前進方向,就是世界民主的前進方向;美國人民實現自由的道路,就是全人類實現自由的道路! 人類實現自由的道路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美國人民在追求自由和人權的道路上經歷了無數荊棘和挫折。然而美國人民最終取得了勝利。這一過程對今天的中國也是有參考價值的,它使我們堅信,中國民族最終一定能夠擺脫共產主義的邪惡陰霾,實現所有人的自由和權利。美國在內戰後通過十三,十四,十五修正案,從法律上廢除奴隸制,保護所有人的平等權利和選舉權。然而,種族矛盾並沒有得到解決。相反,在內戰結束後幾十年里,美國南方形成了以’分離並且平等’為特徵的吉米卡羅(種族隔離)制度.南方黑人的基本人權仍沒有實現。在1875年國會曾通過黑人民權法案,該法案禁止在公共場所實行種族隔離。然而,美國最高法院在後來的判決中援引‘’分離而且平等‘’理論宣布其違憲。與此同時,南方各州通過各種手段,繞過憲法十五修正案對公民選舉權的平等保護,以各種方式剝奪黑人選舉權,其中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文化測驗“。路易斯安那州別出心裁的通過一項“祖父條款”,宣稱只有1867年以前擁有選舉權人,其後代才具有選舉權。這一條款在不違反憲法十四修正案同時幾乎一舉抹掉了全部該州全部黑人的選舉權。美國人為了在全國範圍內結束種族隔離和歧視付出了巨大努力。而吉米卡羅制度的最後終結,則要到100年以後,約翰遜時期通過的一系列民權法案和黑人選舉權法案。 扯遠了。貌似本文又成了美國偉大自由制度的頌歌 – – 。。趁這幾天看美國內戰後歷史,偶又在重讀瑪格麗特米切兒不朽作品—飄。這索偶最早接觸過的文學名著。 PS:這幾天看了的/正在看的書不少. 元稹集. 宋詞. 古文觀止. 萊茵河(呂西安·費弗爾著). 美國首都華盛頓 .美國憲法概論.掃起落葉好過冬.一路走來一路讀 .飄 .. 還有幾本網絡小說不提了…當然大部分還沒讀完.. .所謂厚積薄發…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 PS2: 終於到星期五了 .周末我是從來不讀書不學習不工作的-無論任務多重 .這索偶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

Continue reading

雜談

本文屬於”特殊內容”分類 .這個分類下所有文章均處於半隱藏狀態,不出現在Blog首頁,存檔,RSS,評論RSS,和搜索結果中. 只能通過直接輸入地址訪問 天涯歷史版塊人氣極旺.任何一個話題都有成千上萬個回復.其中涉及中國近代史部分,回復更是雜亂紛章. 整個中國近現代史被GCD用層層迷霧把真相掩蓋起來.由於相關文獻和研究的極度缺乏,如今任何一個有獨立意識的史學家,面對這段歷史,已無從着手. 今天隨便翻到的.天涯某人寫道: 張學良一輩子做過三件大事: 1. 東北易幟--擁護蔣介石,對結束中原大戰,確立蔣介石的領袖地位功勞很大,減少中國人內戰廝殺,利國利民,大功一件 2. 9.18不抵抗--致東北大好江山輕易淪喪於日寇之手,成為日本侵略中國的基地,並進一步刺激日本更大範圍內侵略中國,而更令中國人千古蒙羞氣憤難平的是居然不放一槍數十萬軍隊就此倉皇撤退關內,毫無男兒氣概,實在罪不可恕。無論是蔣介石下令不抵抗也好,自己不抵抗也好,東北是張學良及東北軍的根基,如此恥辱地撤退自己的根據地和故土,已註定東北軍必然消亡,張學良永遠被人唾罵的命運 3. 西安事變--非此則GCD亡亦! 我中華亦不必折騰50年又回到原來的路線,其間幾多凄風苦雨,家破人亡。。。嘆! 大罪一件 綜上,張學良功過1:2,千古罪人! 其中第三點,在史學界已經是共識.GCD自誕生以來犯下的千古罪行,眾人皆知.自誕生則妄圖顛覆國民政府,立蘇維埃政權,開中國內部分裂之先河;30年代,中東路事件,勾結俄寇共產黨,阻撓國民政府收歸東北蘇聯權益;默認外蒙獨立,喪權辱國;40年代,”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借抗日之名擴充實力,以圖內戰,其心可誅.八年抗戰,國軍大小戰役數百次,400萬戰士犧牲沙場.共軍可以拿得出的只有”平型關戰役”和”百團大戰”,前者早有定案,充其量是伏擊日軍後勤部隊,日軍傷亡僅千餘人(這個數字史學界公認),後者則違反了中共內部方針,彭德懷在廬山會議時因此受到批判.至抗戰結束.共軍由戰前3萬擴充至百萬(其中50萬正規軍),更與蘇聯勾結,蘇軍公然違反與國民政府達成協議,秘密使共軍入關接受領土,並向其提供大量武器裝備.(對日戰爭結束伊始,共軍即入關,佔領了哈爾濱等大城市),致使國軍東北三年剿共行動,功敗垂成. 至山河淪陷,中國在大陸掌權,則露出其邪惡本質.屢次掀起政治風暴,大肆屠殺民眾,鎮壓異己.中國當權50年,中國非正常死亡人口超過1億.中共暴行,空前絕後,與千年前暴君秦始皇遙相輝映.. PS:關於抗戰,台灣有部著名紀錄片: 一寸山河一寸血 . (共42集) 我看了後..很受震撼… (偶以前是從下面地址下載的,速度很快,不過這個台灣網站被河蟹了,需要代理 http://host5.twjh.tyc.edu.tw/twtna11/%E4%B8%80%E5%AF%B8%E6%B2%B3%E5%B1%B1%E4%B8%80%E5%AF%B8%E8%A1%80/heshan01.rm ………. http://host5.twjh.tyc.edu.tw/twtna11/%E4%B8%80%E5%AF%B8%E6%B2%B3%E5%B1%B1%E4%B8%80%E5%AF%B8%E8%A1%80/heshan42.rm )

Continue reading

[轉載]漢娜的手提箱

心血來潮就轉咯,沒啥用意~~.經典是永遠不會過期的. 這是林達在 掃起落葉好過冬 書裡面一篇文章.(貌似04年讀書雜誌也刊登過).另有同名書籍,(加)凱倫·萊溫著,林達譯.主要內容一致. ——————————————- 漢娜的故事是從一隻手提箱開始的,開始在日本東京。 日本東京,一排簡樸的街面房子,有那麼幾間門面,上額的開首是一個六角星的圖案,接着是一行並不大的字:東京浩劫教育(Holocaust Education)資料中心。六角星是猶太人的標誌,英語的“浩劫”(holocaust)在歷史上成為一個專用名詞,專指二次大戰期間,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迫害和屠殺。這幾間房子其實是一個小小的博物館。這個博物館是民間非盈利組織,其宗旨是讓日本孩子了解歐洲歷史上的一場浩劫,雖然它發生在半個世紀之前,也遠在半個地球之外,可是這個組織認為,這樣的教育對日本孩子是重要的,這能使他們學會種族寬容,在心裡栽下和平的種子。就在1998年,一個清秀的年輕女子石崗史(FumikoIshioka)開始負責這個博物館。 博物館的工作對象是孩子。史子想展出一些和孩子有關的實物,可是日本本土沒有浩劫文物。歐美的浩劫博物館雖然藏品豐富,可是幾乎不用問就能猜到,他們不會冒這樣的風險,將珍貴歷史文物外借給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博物館。史子還是決心試一試。結果,她收到的只是一些禮貌的謝絕信。 1999年的秋天,她去波蘭旅行。當年納粹設置的猶太人集中營很多是在那裡,包括著名的、以毒氣室大量屠殺猶太人的死亡營——奧斯威辛集中營。 史子去了奧斯威辛,找到了博物館館長助理,懇切地陳述自己期待教育日本兒童的心愿,提出了借展品的請求。那名女士似乎被她打動,答應考慮。 幾個月後的2000年年初,還是隆冬季節,史子真的收到一隻來自奧斯威辛的包裹。在包裹里,除了一個納粹在奧斯威辛用於屠殺的毒氣罐,其他都是兒童囚徒遺留在那裡的東西:有小小的襪子和鞋,一件小毛衣以及一隻手提箱。 這就是漢娜的手提箱。在深色的箱面上,有粗粗的白漆寫着“625”的編號、漢娜·布蘭迪的名字和她的出生年月:1931年5月16日。底下是一行觸目的大字:Waisenkind(德語:孤兒)。這是史子收到的惟一一件標有姓名的物品。 博物館是等參觀者上門的。史子卻還組織了一個孩子們自己的小團體——“小翅膀”。他們定期活動,出版他們的通訊,擴展浩劫歷史的教育。這些孩子是史子的 “中堅力量”。現在,“小翅膀”們正圍着手提箱,提出一堆問題:這隻手提箱的主人漢娜是誰?根據漢娜的生日和戰爭結束的日子推測,她提着這個手提箱走進集中營的時候,應該還是個十來歲的孩子。那麼,後來呢?漢娜活下來了沒有?史子也無從回答。她只是向“小翅膀”的孩子們發誓,她一定盡最大努力,去了解漢娜的情況。 史子給奧斯威辛的浩劫博物館去信。他們回信說,他們不清楚漢娜的情況。史子再寫信給以色列的浩劫博物館,他們回答說,從來沒有聽到過漢娜的名字,但是建議史子去美國華盛頓的浩劫博物館詢問。可是,美國的回信也說不知道。就在她幾近絕望的時候,奧斯威辛博物館又來了一封短信,信中說,他們找到一份名單,顯示漢娜是從特萊西恩施塔特(Theresienstadt)轉送過來的。其他的情況,他們也不清楚了。 那是2000年的3月。雖然這只是一條簡短的線索,史子還是感到很興奮。這畢竟是她手裡惟一的堅實信息。她開始尋找資料,閱讀她能找到的、有關特萊西恩施塔特的所有文字。這個她原本不熟悉的地名,漸漸從迷霧中清晰起來。 原來,那是納粹給一個捷克小鎮起的名字。它原來叫特萊津(Terexin),是一個可愛的小鎮,鎮上有兩個古堡,始建於19世紀,用來囚禁軍事和政治罪犯。它被居住在那裡的捷克人建設得十分漂亮可愛。納粹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之後,把整個小鎮用圍牆圈住,士兵看守,把它變成了猶太人的集中居住區(ghetto)。原先住了五千居民的小鎮,擁擠地塞滿了被迫離家的猶太人。“二戰”期間,曾經有十四萬猶太人在這裡住過,其中包括一萬五千名猶太兒童。漢娜就是其中一個。 隨着閱讀的深入,史子對這個集中居住區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她讀到許多發生在那裡的可怕的事情,讀到住在那裡的猶太人幾乎都和漢娜一樣,後來向東轉送到更為可怕的地方,如奧斯威辛這樣的死亡營。但是她也讀到,所謂的集中居住區(ghetto)是比集中營寬鬆一些的猶太人集中生活的方式。他們在這個被圈住、被士兵把守的小鎮裡面,有一定的活動自由。同時,在特萊西恩施塔特被圈住的猶太人中間,有許多著名的學者和藝術家。他們利用一切機會,給居住在那裡的猶太孩子教授各種課程,不僅讓孩子學到知識,還借藝術給孩子們作心理疏導。 他們教音樂,還教孩子們畫畫。 最後史子讀到,在特萊津,居然有四千五百張猶太孩子在囚居時期的畫作,被奇蹟般地保存下來。看到這裡,史子的心怦怦直跳:也許,那裡也有漢娜的畫?她抑制住自己的激動,給特萊津集中居住區博物館,寫了一封信。幾個星期之後,2000年的4月,一個大信封從今天的捷克共和國抵達東京。特萊津博物館回答說,他們不知道漢娜的經歷。可是在當年的營地里,確實偷藏了大量猶太兒童在囚禁中的畫作。其中許多作品正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猶太博物館展出。從信封里,她抽出了五張照片。史子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眼就可以看出,那是孩子的畫。一張是彩色的花園,還有四張是鉛筆或碳筆畫。每張畫的右上角,都寫着:漢娜·布蘭迪。 這個夏天,史子精心組織的展覽《孩子眼睛裡的浩劫》終於展出。作為一個民間小博物館的小型展出,吸引的觀眾數量,已經比她想象的要多得多。而且,來的還有成年人,展覽應該說是成功的。其中最吸引觀眾的,就是漢娜的手提箱和她的畫。大家看了當然都會問,漢娜是個什麼樣的孩子?她長得什麼樣?後來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史子無法回答這些問題。 她又給特萊津博物館去信詢問,他們回信說,他們只有這些畫,卻並不知道畫畫的孩子的故事。 特萊津、特萊津,這個名字,一直在史子的腦子裡徘徊。她知道,這是惟一可能揭開漢娜手提箱之謎的地方。她決定親自去一趟。可是捷克在千里之外,她沒有這筆旅費。到了7月份,機會終於來了。她受邀參加在英國的會議。從英國去捷克,就不那麼遠了。 2000年7月11 日早上,史子終於抵達特萊津鎮。可是,她當晚必須趕回布拉格,回日本的飛機是在第二天清晨,她的時間有限。 不幸的是,她疏忽了,沒有事先打電話和博物館預約。直到到了博物館門口,她才發現那裡沒有人。原來那天恰巧是當地的一個節日,博物館不開門。 史子萬分沮喪地坐在博物館的大廳里。正不知如何是好,她忽然聽到遠處的某個辦公室發出一個聲音,她循聲而去,果然發現有個辦公室里有人。這個意外地待在辦公室而沒有回家過節的女士叫露德米拉。遠道而來的日本女子的決心感動了她,她想儘可能為史子找出漢娜的線索。她按照索引從九萬個曾被關押在這裡、又轉去東方的猶太人名單中,找出了漢娜·布蘭迪的姓名和生日。史子仔細查看這張名單。她發現在漢娜的名字上面,就是另一個同姓的名字喬治·布蘭迪。他會不會是漢娜的家人? 露德米拉判斷那是可能的,他比漢娜只大三歲,很可能是她的哥哥。而納粹做的名單經常把一家人列在一起。 史子還發現,名單上的姓名旁大多有一個折鉤的記號。她追問這個記號是什麼意思?露德米拉遲疑了一下回答說,有折鉤的,都沒能倖存下來。史子看了一下漢娜的名字,有一個折鉤,也就是說,她和囚禁在特萊津的一萬五千名兒童中的大多數一樣,熬過了這裡的日子,卻沒能在奧斯威辛活下來。對史子,這不是太大的意外。但是確認漢娜的死亡,她還是很難過。 她定定神, 繼續查看名單。這時她發現,在喬治·布蘭迪的名字旁,沒有這個死亡折鉤。漢娜可能有個哥哥,她的哥哥可能還活着!史子央求露德米拉找出喬治的更多消息。可是露德米拉在這樣一個地方工作,她經歷過更多的失望,就不那麼樂觀。她是有道理的,戰爭結束已經五十五年了。喬治可能已經改了名字,可能遠離家鄉無人知曉,也可能在這些年裡去世了。可是,她還是盡最大努力幫助尋找。她抽出另一份納粹留下的名單,那是喬治在特萊津囚禁期間住的那棟房子的排鋪位名單。由於擁擠,一個墊子兩個睡。露德米拉對史子說,她知道,那個和喬治合睡的人科特·庫圖克,他還活着,就住在布拉格。 時間已經很緊張了。史子必須再趕回布拉格猶太人博物館,打聽科特·庫圖克的消息。史子趕到那裡,已經鄰近閉館了。她找到一個叫米蓋拉·哈耶克的女士。在尋找漢娜那些繪畫的時候,米蓋拉就幫了很多忙。這次,真是幸運。史子一說出科特·庫圖克的名字,米蓋拉馬上說,我知道他,我會幫你找到他。她打了一連串的電話,最後找到了庫圖克先生的秘書。今天的科特· 庫圖克,是一個藝術史學者。他要坐當晚的飛機出國,秘書擋駕說,他連接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在米蓋拉的堅持下,提着行李的庫圖克先生,天黑後匆匆趕到只亮着一盞燈的博物館。“我當然沒有忘記那個時候的難友”,他說,“而且,我們到現在還是朋友,喬治·布蘭迪,他今天住在加拿大的多倫多”。 2000年8月,七十二歲的布蘭迪先生收到了一封來自日本的信。他打開信,“親愛的布蘭迪先生,……請原諒我的信可能給您帶來傷害,提起您對過去艱難經歷的回憶……” 他一陣眩暈。從信封里他抽出幾張照片,那是小漢娜的畫,還有一張照片,那是漢娜的手提箱。 一個月後,史子望眼欲穿的回信終於從多倫多來到東京。她在辦公室打開信封,止不住激動地叫起來。大家湧進辦公室,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史子喃喃地說,那是個多美麗的女孩。她手裡是漢娜的照片。她開始哭起來。她終於喚出了漢娜,一個活生生的捷克女孩。 上世紀三十年代,漢娜一家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中部,一個叫諾弗·麥斯托(Nove Mesto)的美麗小鎮。漢娜和哥哥是鎮上僅有的猶太孩子。可是,他們和其他孩子一起上學,有許多朋友,過得很快樂。他們的父母熱愛藝術,為謀生開着一家小商店。他們很忙,卻盡量抽出時間和孩子在一起,那是一個非常溫暖的家。1938年,漢娜七歲那年,開始感覺周圍的氣氛變得不安。父母背着他們,在夜晚從收音機里收聽來自德國的壞消息。在那裡新上台的納粹在迫害猶太人。接着,隨着德國局部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迫害猶太人的壞消息也在逼近。1939年3月15 日,德軍佔領了捷克斯洛伐克的整個國土。漢娜一家的生活永遠地被改變了。漢娜的父母盡量寬慰孩子。可是他們知道,事情要嚴重得多。那年3月,蓋世太保命令漢娜的母親去報到,她離開孩子,再也沒有回來。 漢娜生日的時候,媽媽從被關押的地方,寄來了特別的生日禮物,那是用省下的麵包做成的心形項鏈。父親獨自照料他們。有一天,他帶回幾個黃色六角星的標記。他不得不告訴自己的孩子,只要他們出門,就必須戴上這個羞辱的標記。漢娜兄妹更不願意出門了。可是家裡也並不安全。秋天,外面傳來一陣粗暴的砸門聲,他們的父親也被納粹抓走了。留下漢娜十歲,喬治十三歲。他們被好心的姑夫領到自己家裡。姑夫不是猶太人,可收養猶太孩子是件危險的事情。他給了這兩個孩子最後一段家庭溫暖。1942年5月,漢娜十一歲,喬治十四歲,納粹一紙通知,限令他們報到。隨後,他們被送入了特萊西恩施塔特猶太人集中居住區。 臨走前,漢娜從床底下拖出一隻褐色的手提箱,就是引出這個故事的手提箱。漢娜和哥哥提着各自的箱子,先坐火車,又吃力地步行幾公里,從火車站走到特萊西恩施塔特集中居住區。就在門口登記的時候,納粹士兵在這個箱蓋上寫下了漢娜的姓名和出生年月,因為沒有父母隨行,就冷冷地加上一行注釋:“孤兒”。 在特萊西恩施塔特,漢娜被迫和哥哥分開居住。但他們還能夠找機會見面。在居住區的三年里,漢娜和哥哥看到他們年老的外祖母也從布拉格被抓來,又很快在惡劣的生活條件下死去。1944年秋天,納粹德國已經接近崩潰。他們開始加速將居住區的猶太人向死亡營轉送。先是喬治被送走。十三歲的漢娜突然失去相依為命的哥哥,這隻手提箱,成了她和家庭最後的一點聯繫。 終於,漢娜也接到了被轉送的通知。她行裝簡單,只有那隻箱子。裡面是她的幾件衣服,她自己畫的最喜歡的一張畫,還有居住區小朋友送給她的一本故事書。她什麼也沒有了,只剩下一線希望: 也許,能在前方追上她的哥哥喬治;也許,還能在那裡和爸爸媽媽團聚。她這麼想着,提起了她的手提箱。 1944年10月23日深夜,漢娜和許多猶太人,在一陣陣恐怖的吆喝聲中,從火車上跌跌撞撞地下到一個站台。在探照燈的強光下,他們幾乎睜不開自己的眼睛。漢娜和一些女孩立即被帶走,荷槍的士兵大聲命令:把箱子留在站台上!驚恐萬狀的漢娜鬆手了。她的手提箱,落在堅硬冰冷的站台上。就在那個漆黑的夜晚,她們從火車站台,直接被送進毒氣室。 漢娜甚至還來不及知道: 她已經追上了心愛的哥哥,喬治正關押在這裡;她也找到了爸爸和媽媽,1942年漢娜的父母卡瑞爾和瑪柯塔,也在這裡被殺害。 這是波蘭。 這裡,就是奧斯威辛集中營。 製作這個錄音節目的加拿大電台的凱倫·蕾文女士,後來在這個節目的基礎上,寫成了一本書《漢娜的手提箱》。當我發現這本書的閱讀對象是九至十二歲的孩子時,我相當驚訝。她顯然和史子有着一樣的想法: 從孩子開始,就應該接觸人類歷史的一些負面教訓,甚至包括悲慘和苦難的具體實例,並以此為開端,學會對差異的寬容與和平。 。 當孩子們同情漢娜的遭遇時,會問為什麼;會記住,僅僅因為她是猶太人,僅僅因為她出生在一個和別人不一樣的家庭,就遭到迫害,那是不應該的、不公平的我之所以對這本書的對象是兒童感到驚訝,那是因為我雖然不懂兒童心理學,但憑着本能,我覺得讓孩子以如此方式直面悲慘人生,似乎太早了。雖然在閱讀中,我感覺凱倫·蕾文在進行寫作時非常小心,她也儘可能地在避免過度的刺激。我還是有些困惑,覺得這樣的教育必須非常謹慎。我希望有更多的兒童心理學家研究這樣的課題。保持兒童的心理健康,應該勝過其他一切考量。 […]

Continue reading

今夜無月

雲厚霧濃,憑欄遠望,月亮只看到朦朧的輪廓。沒有了明月輝澤,我整個晚上都沒精神,自然也失去了傷春悲秋,風花雪月的靈感和情緒。今晚什麼詩詞歌賦都沒讀,勉強看了幾篇‘’古文觀止‘’而已 今天就不寫關於詩詞的日誌了- – 前幾日某位仁兄在偶博客留言,如同瘋狗一樣對我一陣狂吠,言語粗鄙俗陋,極為無禮。這個評論自然被我刪除了。伏爾泰說,我或許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力。像這位仁兄的行為不僅是對我的不尊重,也是對他自己天賦權力-言論自由-的不珍惜。上帝賜予每個人不可讓與的若干權利-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個體的自由意志絕對不應受到干涉-唯一的前提是:你不能侵犯別人的自由意志。競爭性和抗辯式的言論表達有助於發現‘’真理‘’,但具有‘’實際惡意‘’的言論不應受到鼓勵。 侮人者,人恆侮之。

Continue reading

日誌:飯否的QQ機器人貌似給騰訊K了。 月者,永遠象徵別離之愁緒。之所以形成這個意象,大抵有以下幾點。一者,地無論南北,皆在月光傾斜之下,想着與遠方的親人同在一片月色下,互相思念,’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寄託相思之情(明月是圓的,象徵對團圓的期待,這個大家都知道)。若離別的是自己愛人,則更有一種希望彼此對愛情忠貞的期待,這個意境就類似李之儀 卜算之(我住長江頭):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然而這從這點還能推出另一種憂愁,即‘’棄婦‘的’怨念‘’,敦煌曲子詞:夜久更闌風更緊,為奴吹散月邊雲,照見負心人。二者,寧靜的夜裡,唯有一輪明月掛在天空,四周一片清寂,往往使人感到不了抗拒的孤寂,去國懷鄉,飄落天涯,與佳人天各一方的旅人內心孤獨套而敏感,此情此景之下,這種感覺自當更加強烈。‘’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空夜夜心‘’,蘇軾的那首‘’十年生死兩茫茫‘’:明月夜,短松崗。堪稱其為數不多的好詞之一。三者月光皎潔,清澈純凈,可象徵佳人美好,或以之烘托自己情思。如詩曰: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或藉助月之美好,懷念以前的美好時光,襯托出今宵凄涼(多半是明月依舊,佳人何在)歐陽修: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 月只現於夜。日暮斜陽,華燈初上,離人心中苦愁才剛剛開始,少游‘’亂山何處覓行雲,又是一鉤新月照黃昏‘,一個‘’又‘’字,包含多少(接下來的)不眠之夜!’至夜已深,皓月當空,寤寐難寢,則愁甚矣。‘’明月無端,已過紅樓十二間‘’,無端者,無由也,少游:‘’無端天與娉婷,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為什麼上天給予這個女孩子這樣美貌(卻讓我求之不得呢 ?)。以有我之境觀之,則物皆着我色彩也。明月啊,為什麼每夜在天邊越過,引起我的離愁別緒呢?正是‘’明月不諳離別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天夜裡2點,到窗外望望了月亮,於是寫了上面東西。大抵又是‘’我本將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吧

Continue reading

日誌

梵蒂岡有聖彼得大教堂。君士坦丁堡有個聖保羅大教堂。美國人更狠,建了個‘’聖彼得和聖保羅‘’大教堂。20世紀初動工,90年代建成。 —看書時隨便看到的,更多以後再說。困了,睡覺去。

Continue reading

明月三五夜

昔者張生於普濟寺遇崔鶯鶯。時鶯鶯方及笄有二,顏色艷異,光輝動人,生驚為天人,欲致情而無由,乃求之紅娘。言其情之急切,甚不可待周公之禮也。遂授春詞二首以寄鶯鶯。少傾,紅娘復至,乃持鶯鶯所命彩箋,題曰 明月三五夜 待月西廂下 迎風戶半開 拂牆花影動 疑時玉人來 是夕,生乃梯杏花而逾越,將見鶯鶯而喜駭。及至,鶯鶯端服嚴整,斥生之亂,寄淫泆之詞。生自久矣而退。又四日,生臨軒欲寢,紅娘斂衾而至,復去。少焉,捧鶯鶯而來。嬌羞融治,不復昔時端莊。張生飄然也。自是朝隱而入,暮隱而出,歡愉交頸翡翠合歡。同寢於西廂。又一月,生乃西之長安。後復適返。欲以文挑之鶯鶯,不為所應,生將去,鶯鶯乃謂生曰,始亂之,終棄之,固其宜也,愚不敢恨。乃拂琴,未幾而哀亂,左右皆棄之,遂歸其所,不復見 後生試於京,不及,遂止之。於鶯鶯征鴻相報,魚素相傳。乃持鶯鶯所致尺素,示之左右,時人多聞之。後生志絕,遂曰,天之尤物,必為云為雨。萬盛之國,為其敗之。是斷其情。歲余,鶯鶯委於他人,生亦有所娶。一日,適其居,求見之,未出,乃現怨念,形之餘色。將行,鶯鶯乃賦詞以謝曰,還將舊來意,憐取眼前人。自是絕也。 大神公乃曰,天下男子無情,寧有如張生者乎?見其人則驚,至達濟其情,始亂而終棄之。棄逾年矣,復能怨念中而憶昔日之歡。如張生者,乃可謂之無情人也。情發之於欲,一往而終。聖人忘情,其下不及情,不忍棄之而無寄於情,致之而不忍棄之,皆非無情之至也。 四月十五,明月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