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和聖母瑪麗亞

這幾天心裡頗不寧靜。 於是默念朱自清先生名句: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彌望着是甜甜(記錯了-,-)田田的葉子,葉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 漸至人已定之時,飄來一陣鋼琴聲,卻是,這時聽來,從未有過平和。 便想起聖母瑪麗亞來。玫瑰經我是念過的,但在這裡不合適宜。當年保羅二世為紀念聖母誕生兩千年的“聖母年”寫過祈禱詞,手上恰好有資料,就念一段吧。那一年在下出生。: 我們滿懷信心將整個人類, 及他們的希望和恐懼全托於你, 請不要讓他們缺乏上智之光, 指引他們追求自由於正義,邁上和平之路。 能和道路、真理、生命的基督相遇。 深夜記。

Continue reading

問問你能做什麼

新聞看到的,哈佛大學為一些短句申請商標,其中最著名的一句是:Ask what you can do. 這句話出自畢業於哈佛的約翰肯尼迪總統就職演說:不要問你的國家能為你做些什麼—問問你自己能為你的國家做些什麼。 哈佛大學也許是出於商業文明考慮註冊這個商標的—這是個專產MBA的地方。但在這裡,讓我們回歸這句話本身。肯尼迪在演講中接下來又說了一句: 世界各國的公民朋友們,不要問美國將為你們做些什麼,問問我們共同能為人類的自由做些什麼。 對身處昏暗世界人們,我強烈建議你們記住上面這句話—而不是先前那句。歷來有這樣的觀點,極權主義從來不會自己崩潰,如果沒有外力作用。然而因此而把希望寄託於自由世界的干預是不可取的。如果一個民族沒有爭取自由的強烈渴望,即使別人幫助它獲得自由,這個民族人們也會重新回到原點,顯性或隱性的奴役狀態中。 從另一方面說,對專制政權來說,民族主義是最好的麻醉劑。自由從來是特立獨行的,不會與任何國家、民族、群體相關聯。如果我們說一個民族獲得自由,那必定是指這個民族所有人都得到了自由,而不是恰恰相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