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許鈞譯) 如果我們生命的每一秒鐘都有無限的重複,我們就會像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一樣被釘死在永恆上。這一想法是殘酷的。在永恆輪迴的世界裡,一舉一動都承受着不能承受的責任重負.這就是尼采說永恆輪迴的想法是最沉重的負擔(das schwerste Gewicht)的緣故吧 如果永恆輪迴是最沉重的負擔,那麼我們的生活,在這一背景下,卻可在其整個燦爛輕盈之中得以展現. 但是,重便真的殘酷,而輕便真的美麗? 最沉重的負擔壓迫着我們,讓我們屈服於它,把我們壓到地上。但在歷代的愛情詩中,女人總渴望承受一個男性身體的重量。於是,最沉重的負擔同時也成了最強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負擔越重,我們的生命越貼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實在。相反,當負擔完全缺失,人就會變得比空氣還輕,就會飄起來,就會遠離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個半真的存在,其運動也會變得自由而沒有意義。那麼,到底選擇什麼?是重還是輕? 巴門尼德早在公元前六世紀就給自己提出過這個問題.在他看來,宇宙是被分割成一個個對立的二元:名與暗,厚與薄,熱與冷,在與非在.他把對立的一極視為正極(明,熱,薄,在),另一極視為負極.這種正負之極的區分在我們看來可能顯得幼稚簡單.除了在這個問題上:何為正,是重還是輕? 巴門尼德答道:輕者為正,重者為負.他到底是對是錯?這是個問題.只有一樣是確定的:重與輕的對立是所有對立中最神秘,最模糊的. PS:許鈞的翻譯當年罵得人不少.可是這麼多年來,在上海譯文的昆德拉作品集中,反而只有許鈞譯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經過了時間考驗,仍舊散發經典的魅力.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