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葉子

世界有多種形式 奇幻與魔法的史詩世界,女媧源流與大地的力量,愛與戰鬥的白皮書,情與欲交織的無限痛苦,純真年代的愛與美好,生存與毀滅的必然宿命,荒誕世界的價值追求,遙遠時空的守望,千年徘徊的夢魘,諸神的黃昏,蒼涼的手勢.溫柔的葉子 ——起初,神創造天地. ——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 最近一段時間來 各種各樣的感覺,湧上心頭. 正在做一個專題,”溫柔的葉子”,感覺這是值得耗費一生去做的事情,詳見我網站. (最終還是沒能逃脫宏大敘事的窠臼,唉) PS:最近受帕斯卡邏輯影響比較深. PS2:貌似偶現在的一些用詞跟杜拉斯有些像,唉. PS3:貌似我現在缺少信心與氣勢,難道我真的是悲哀的人嗎? 1566年織田信長攻克美濃(齋藤家)稻山城,改建為”岐阜”,取”鳳鳴岐山以奪商朝天下”之意,始為天下布武之初,後二年,信長擁足利義昭上洛,敗六角氏,於觀音寺附近建安土城,取平安樂土之意;信長終其一生,幾近一統之時,喪生於本能寺熊熊烈火之中.傳聞信長在桶狹間合戰前夜曾吟唱能劇”敦盛”之”人間五十年”,他可曾知道,自己命運正如其中所預言的那樣? 人生五十年,宛如夢幻,誠是也. PS4:抱歉胡扯了一番,但我實在找不到生存的意義. PS5:其實,我更喜歡上杉謙信.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