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 post

今天看一本書.”中共”黨史出版社.講”建國”初期歷史.GCD的東西偶一般不看.就算看也是當作反面教材.中國古代史學源遠流長,著疏之豐,堪稱世界之最.然自GCD當權50年來,更上溯到1921年GCD的邪惡幽靈產生以來,史學界沒有產生一本權威,真實,全面的當代史著作.至如今,清代甚至晚明歷史研究也成禁忌(相關禁書不少啊,著名的如晚清七十年).事實上歷史真相永遠無人得知,早已淹沒在浩瀚繁雜的故紙堆中,剪不斷理還亂.就現象學而言,我們無法回到歷史的話語現場,所以每本歷史著作都是在創造歷史.於是乎GCD一面刪除歷史,一面篡改創造歷史,不亦樂乎.話說今天看這本書.講”建國”初期基督教”三自”運動.寫道”到1958年,中國基督教原有的70多個宗派實現界限基本消失,實現了’共同禮拜'”,接下來又說:”在世界宗教史上,這是宗教改革以來的最偉大成就”.看到這兒我就無語了.當時中國指責羅馬教會借宗教干涉中國內政,核心就是任命主教權利.歐洲歷史上宗教權利從來沒有被世俗政權控制住.除了阿維尼翁那次教皇有點囧.其他時候那次不是世俗政治受宗教影響.至於教區主教更是絕對受羅馬控制,這是傳統,無形的信仰力量.亨利二世發句牢騷手下幾個騎士去把貝克特殺了.教皇盛怒.亨利二世迫於壓力不得不妥協,以後每年在貝克特墓碑前接受一次鞭笞.以致有人把這當作最早的”SM”與”受虐狂”案例.比19世紀伊頓公學那幫喜歡被老師鞭打的學生早的多…但到中國這套不適用了.GCD本身是不怕任何事物的,馬克思明確宣稱其目標是摧毀整箇舊世界,包括人類幾千年的文明,信仰與一切制度.所以九評說”GCD是反宇宙,反社會,反人類的力量”,是十分中肯的.從某種意義上說GCD是專制制度的最高形式,它用系統的理論,暴力專制和恐怖氣氛營造起來的統治制度超過了人類歷史上任何極權政權.以暴力干涉宗教自由,只是其專制一部分而已.

對比一下:

1662年,荷蘭新阿姆斯特丹(今紐約)新教總督斯特伊弗桑特逮捕了貴格派領袖約翰鮑恩,將其遣送回國.但西印度公司和荷蘭政府嚴厲指責斯特伊弗桑特,命其不得干涉社會宗教.鮑恩光榮返回新阿姆斯特丹並和子子孫孫九代人一直生活在他的屋子裡.此屋作為宗教自由一座豐碑今天仍然矗立在紐約王后區.

這就索自由與專制的區別.不多說了.胡佳案才剛剛塵埃落定.

2 Replies to “Just a pos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