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二十年

雙魚座…阿佛羅迪特和厄洛斯的化身…夢幻與憂傷的星座…

托克維爾,埃米莉迪金森,薩岡,麥卡勒斯…孤獨的行者,絕世而獨立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可是,倘若它根本是沒有實在性的東西,又怎麼會爬滿虱子,千瘡百孔呢…

這就是所謂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此種境界,六祖慧能也不過如斯也。

生活和思想是分開的。是痛苦的生活、快樂的思想,還是痛苦的思想,快樂的生活呢…

對着那些憂傷的詩詞,無語凝咽,悲傷整整一個下午或是晚上,感嘆生命的蒼涼,多情自古空餘恨,人生長恨水長東…

對身邊發生的事情,漠然以待,他人的痛苦也好,自己的快樂也罷。時間總是在身邊流過…

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
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

這樣一首普通的詩,就足以讓我心潮湧動,感慨萬分,由此聯想到無盡的蒼涼。—所以,bala bala 滴寫下了上面的文字…

One Reply to “深宮二十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