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Subversion

空間IDC提供Subversion功能.偶好奇查了查, 好像是一個項目開發與版本控制系統,CVS的替代產品. 雖然一般大型程序開發才會用這個東西,不過了解一下,應該不錯. Subversion的一些資料(搜羅自網絡,與Subversion官方站點 http://subversion.tigris.org/) Subversion快速入門教程(轉) 作者: Rock Sun 2005-10-20 如何快速建立Subversion服務器,並且在項目中使用起來,這是大家最關心的問題,與CVS相比,Subversion有更多的選擇,也更加的容易,幾個命令就可以建立一套服務器環境,可以使用起來,這裡配套有動畫教程。 本文是使用Subversion最快速的教程,在最短的時間裏幫助您建立起一套可用的服務器環境,只需略加調整就可以應用到實際項目當中。 本教程分為以下幾個部門,不僅僅是快速入門,最後我們還有一些高級功能的說明,為了說明簡單,教程是在windows下使用的方式,以方便資源有限的項目使用,對於UNIX環境下,區別並不大。 1. 軟件下載 2. 服務器和客戶端安裝 3. 建立版本庫(Repository) 4. 配置用戶和權限 5. 運行獨立服務器 6. 初始化導入 7. 基本客戶端操作 1,軟件下載 * 下載Subversion服務器程序。 到官方網站 的下載二進制安裝文件,來到二進制包下載部分 ,找到 Windows NT, 2000, XP and 2003部分,然後選擇”this directory”,這樣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下載的內容,目前可以下栽 svn-1.2.3-setup.exe。 * 下載Subversion的Windows客戶端TortoiseSVN。 TortoiseSVN是擴展Windows Shell的一套工具,可以看作Windows資源管理器的插件,安裝之後Windows就可以識別Subversion的工作目錄。 官方網站是TortoiseSVN,下載方式和前面的svn服務器類似,在Download頁面的我們選擇Official version for Win2k/XP or higher的版本,然後在sourceforge的下載頁面選擇目前的最高穩定版本的安裝文件TortoiseSVN-1.2.4.4479-svn-1.2.3.msi。 2,服務器和客戶端安裝 * 服務器安裝,直接運行svn-1.2.3-setup.exe,根據提示安裝即可,這樣我們就有了一套服務器可以運行的環境。 * […]

Continue reading

中國婚姻法唯一保護人權的地方

近日讀 婚姻家庭法新論 所看到 :中國婚姻法並不禁止直系姻親結婚. 解釋:姻親,法律意義上三種親屬之一,指由於婚姻產生的親屬關係. 包括配偶的血親,血親的配偶,,配偶的血親的配偶,血親的配偶的血親四種(中國法律只承認前三種) 對應的,直系姻親指 直系晚輩親屬的配偶與配偶的直系長輩親屬之間的關係.簡單的說,就是女婿與岳母;媳婦與公丈之間關係,當然也包括輩分相差更大的姻親關係 中國婚姻法並不禁止直系姻親結婚並不禁止直系姻親結婚.相比之下,不僅香港,澳門地區法律,台灣等漢語文化圈影響下國家立法禁止此,甚至一些西方民主國家也禁止此.相比之下,中國婚姻法這裡堪稱是唯一保護人權地方.甚至可以說是整個中國現行法律體系中屈指可數的保護人權地方之一

Continue reading

小謝

同為聊齋文也.一併錄之 渭南姜部郎第,多鬼魅,常惑人,因徙去。留蒼頭門之而死,數易皆死,遂廢之。里有陶生望三者,夙倜儻,好狎妓,酒闌輒去之。友人故使妓奔就之,亦笑內不拒,而實終夜無所沾染。常宿部郎家,有婢夜奔,生堅拒不亂,部郎以是契重之。家綦貧,又有「鼓盆之戚」;茅屋數椽,溽暑不堪其熱,因請部郎假廢第。部郎以其凶故卻之,生因作《續無鬼論》獻部郎,且曰:「鬼何能為!」部郎以其請之堅,諾之。   生往除廳事。薄暮,置書其中,返取他物,則書已亡。怪之,仰卧榻上,靜息以伺其變。食頃,聞步履聲,睨之,見二女自房中出,所亡書送還案上。一約二十,一可十七八,並皆姝麗。逡巡立榻下,相視而笑。生寂不動。長者翹一足踹生腹,少者掩口匿笑。生覺心搖搖若不自持,即急肅然端念,卒不顧。女近以左手捋髭,右手輕批頤頰作小響,少者益笑。生驟起,叱曰:「鬼物敢爾!」二女駭奔而散。生恐夜為所苦,欲移歸,又恥其言不掩,乃挑燈讀。暗中鬼影僮僮,略不顧瞻。夜將半,燭而寢。始交睫,覺人以細物穿鼻,奇癢,大嚏,但聞暗處隱隱作笑聲。生不語,假寐以俟之。俄見少女以紙條拈細股,鶴行鷺伏而至,生暴起訶之,飄竄而去。既寢,又穿其耳。終夜不堪其擾。雞既鳴,乃寂無聲,生始酣眠,終日無所睹聞。   日既下,恍惚出現。生遂夜炊,將以達旦。長者漸曲肱几上觀生讀,既而掩生卷。生怒捉之,即已飄散;少間,又撫之。生以手按卷讀。少者潛於腦後,交兩手掩生目,瞥然去,遠立以哂。生指罵曰:「小鬼頭!捉得便都殺卻!」女子即又不懼。因戲之曰:「房中縱送,我都不解,纏我無益。」二女微笑,轉身向灶,析薪溲米,為生執爨。生顧而獎之曰:「兩卿此為,不勝憨跳耶?」俄頃粥熟,爭以匕、箸、陶碗置几上。生曰:「感卿服役,何以報德?」女笑云:「『飯中溲合砒、酖矣。」生曰:「與卿夙無嫌怨,何至以此相加。」啜已復盛,爭為奔走。生樂之,習以為常。   日漸稔,接坐傾語,審其姓名。長者云:「妾秋容喬氏,彼阮家小謝也。」又研問所由來,小謝笑曰:「痴郎!尚不敢一呈身,誰要汝問門第,作嫁娶耶?」生正容曰:「相對麗質,寧獨無情;但陰冥之氣,中人必死。不樂與居者,行可耳;樂與居者,安可耳。如不見愛,何必玷兩佳人?如果見愛,何必死一狂生?」二女相顧動容,自此不甚虐弄之。然時而探手於懷,捋褲於地,亦置不為怪。   一日,錄書未卒業而出,返則小謝伏案頭,操管代錄。見生,擲筆睨笑。近視之,雖劣不成書,而行列疏整。生贊曰:「卿雅人也!苟樂此,仆教卿為之。」乃擁諸懷,把腕而教之畫。秋容自外入,色乍變,意似妒。小謝笑曰:「童時嘗從父學書,久不作,遂如夢寐。」秋容不語。生喻其意,偽為不覺者,遂抱而授以筆,曰:「我視卿能此否?」作數字而起,曰:「秋娘大好筆力!」秋容乃喜。生於是折兩紙為范,俾共臨摹,生另一燈讀。竊喜其各有所事,不相侵擾。仿畢,祗立幾前,聽生月旦。秋容素不解讀,塗鴉不可辨認,花判已,自顧不如小謝,有慚色。生獎慰之,顏霽。二女由此師事生,坐為抓背,卧為按股,不惟不敢侮,爭媚之。逾月,小謝書居然端好,生偶贊之。秋容大慚,粉黛淫淫,淚痕如線,生百端慰解之乃已。因教之讀,穎悟非常,指示一過,無再問者。與生競讀,常至終夜。小謝又引其弟三郎來拜生門下,年十五六,姿容秀美,以金如意一鉤為贄。生令與秋容執一經,滿堂咿唔,生於此設鬼帳焉。部郎聞之喜,以時給其薪水。積數月,秋容與三郎皆能詩,時相酬唱。小謝陰囑勿教秋容,生諾之;秋容陰囑勿教小謝,生亦諾之。一日生將赴試,二女涕淚相別。三郎曰:「此行可以託疾免;不然,恐履不吉。」生以告疾為辱,遂行。先是,生好以詩詞譏切時事,獲罪於邑貴介,日思中傷之。陰賂學使,誣以行簡,淹禁獄中。資斧絕,乞食於囚人,自分已無生理。忽一人飄忽而入,則秋容也,以饌具饋生。相向悲咽,曰:「三郎慮君不吉,今果不謬。三郎與妾同來,赴院申理矣。」數語而出,人不之睹。越日部院出,三郎遮道聲屈,收之。秋容入獄報生,返身往偵之,三日不返。生愁餓無聊,度日如年。忽小謝至,愴惋欲絕,言:「秋容歸,經由城隍祠,被西廊黑判強攝去,逼充御媵。秋容不屈,今亦幽囚。妾馳百里,奔波頗殆;至北郭,被老棘刺吾足心,痛徹骨髓,恐不能再至矣。」因示之足,血殷凌波焉。出金三兩,跛踦而沒。部院勘三郎,素非瓜葛,無端代控,將杖之,撲地遂滅。異之。覽其狀,情詞悲惻。提生面鞫,問:「三郎何人?」生偽為不知。部院悟其冤,釋之。既歸,竟夕無一人。更闌,小謝始至,慘然曰:「三郎在部院,被廨神押赴冥司;冥王因三郎義,令托生富貴家。秋容久錮,妾以狀投城隍,又被按閣不得入,且復奈何?」生忿然曰:「黑老魅何敢如此!明日仆其像,踐踏為泥,數城隍而責之。案下吏暴橫如此,渠在醉夢中耶!」悲憤相對,不覺四漏將殘,秋容飄然忽至。兩人驚喜,急問。秋容泣下曰:「今為郎萬苦矣!判日以刀杖相逼,今夕忽放妾歸,曰:『我無他意,原亦愛故;既不願,固亦不曾污玷。煩告陶秋曹,勿見譴責。』」生聞少歡,欲與同寢,曰:「今日願與卿死。」二女戚然曰:「向受開導,頗知義理,何忍以愛君者殺君乎?」執不可。然俯頸傾頭,情均伉儷。二女以遭難故,妒念全消。會一道士途遇生,顧謂「身有鬼氣」。生以其言異,具告之。道士曰:「此鬼大好,不擬負他。」因書二符付生,曰:「歸授兩鬼,任其福命。如聞門外有哭女者,吞符急出,先到者可活。」生拜受,歸囑二女。後月余,果聞有哭女者,二女爭棄而去。小謝忙急,忘吞其符。見有喪輿過,秋容直出,入棺而沒;小謝不得入,痛哭而返。生出視,則富室郝氏殯其女。共見一女子入棺而去,方共驚疑;俄聞棺中有聲,息肩發驗,女已頓蘇。因暫寄生齋外,羅守之。忽開目問陶生,郝氏研詰之,答云:「我非汝女也。」遂以情告。郝未深信,欲舁歸,女不從,徑入生齋,偃卧不起。郝乃識婿而去。   生就視之,面龐雖異,而光艷不減秋容,喜愜過望,殷敘平生。忽聞嗚嗚然鬼泣,則小謝哭於暗陬。心甚憐之,即移燈往,寬譬哀情,而衿袖淋浪,痛不可解,近曉始去。天明,郝以婢媼齎送香奩,居然翁婿矣。暮入帷房,則小謝又哭。如此六七夜。夫婦俱為慘動,不能成合巹之禮。生憂思無策,秋容曰:「道士,仙人也。再往求,倘得憐救。」生然之。跡道士所在,叩伏自陳。道士力言「無術」,生哀不已。道士笑曰:「痴生好纏人。合與有緣,請竭吾術。」乃從生來,索靜室,掩扉坐,戒勿相問,凡十餘日,不飲不食。潛窺之,瞑若睡。一日晨興,有少女搴簾入,明眸皓齒,光艷照人,微笑曰:「跋履終日,憊極矣!被汝糾纏不了,奔馳百里外,始得一好廬舍,道人載與俱來矣。待見其人,便相交付耳。」斂昏。小謝至,女遽起迎抱之,翕然合為一體,仆地而僵。道士自室中出,拱手徑去。拜而送之。及返,則女已蘇。扶置床上,氣體漸舒,但把足呻言趾股酸痛,數日始能起。   後生應試得通籍。有蔡子經者與同譜,以事過生,留數日。小謝自鄰舍歸,蔡望見之,疾趨相躡,小謝側身斂避,心竊怒其輕薄。蔡告生曰:「一事深駭物聽,可相告否?」詰之,答曰:「三年前,少妹夭殞,經兩夜而失其屍,至今疑念。適見夫人。何相似之深也?」生笑曰:「山荊陋劣,何足以方君妹?然既系同譜,義即至切,何妨一獻妻孥。」乃入內室,使小謝衣殉裝出。蔡大驚曰:「真吾妹也!」因而泣下。生乃具述其本末。蔡喜曰:「妹子未死,吾將速歸,用慰嚴慈。」遂去。過數日,舉家皆至。後往來如郝焉。   異史氏曰:「絕世佳人,求一而難之,何遽得兩哉!事千古而一見,惟不私奔女者能遘之也。道士其仙耶?何術之神也!苟有其術,丑鬼可交耳。」

Continue reading

錦瑟-聊齋

偶發現拿聊齋當小說看真不錯,以前居然沒發現 這篇的男主角巨噁心,連神女帶來的侍女一塊娶,外加一小妾.^_^ 沂人王生,少孤,自為族。家清貧;然風標修潔,洒然裙履少年也。富翁蘭氏,見而悅之,妻以女,許為起屋治產。娶未幾而翁死。妻兄弟鄙不齒數,婦尤驕倨,常佣奴其夫;自享饈饌,生至則脫粟瓢飲,折稀為匕置其前。王悉隱忍之。年十九往應童試被黜。自郡中歸,婦適不在室,釜中烹羊臛熟,就啖之。婦入不語,移釜去。生大慚,抵箸地上,曰:「所遭如此,不如死!」婦恚,問死期,即授索為自經之具。生忿投羹碗敗婦顙。   生含憤出,自念良不如死,遂懷帶入深壑。至叢樹下,方擇枝系帶,忽見土崖間微露裙幅,瞬息一婢出,睹生急返,如影就滅,土壁亦無綻痕。固知妖異,然欲覓死,故無畏怖,釋帶坐覘之。少間復露半面,一窺即縮去。念此鬼物,從之必有死樂,因抓石叩壁曰:「地如可入,幸示一途!我非求歡,乃求死者。」久之無聲。王又言之,內云:「求死請姑退,可以夜來。」音聲清銳,細如游蜂。生曰:「諾。」遂退以待夕。未幾星宿已繁,崖間忽成高第,靜敞雙扉。生拾級而入。才數武,有橫流涌注,氣類溫泉。以手探之,熱如沸湯,不知其深幾許。疑即鬼神示以死所,遂踴身入。熱透重衣,膚痛欲糜,幸浮不沉。泅沒良久,熱漸可忍,極力爬抓,始登南岸,一身幸不泡傷。行次,遙見廈屋中有燈火,趨之。有猛犬暴出,齕衣敗襪。摸石以投,犬稍卻。又有群犬要吠,皆大如犢。危急間婢出叱退,曰:「求死郎來耶?吾家娘子憫君厄窮,使妾送君入安樂窩,從此無災矣。」挑燈導之。啟後門,黯然行去。   入一家,明燭射窗,曰:「君自入,妾去矣。」生入室四瞻,蓋已入己家矣。反奔而出,遇婦所役老媼曰:「終日相覓,又焉往!」反曳入。婦帕裹傷處,下床笑逆,曰:「夫妻年余,狎謔顧不識耶?我知罪矣。君受虛誚,我被實傷,怒亦可以少解。」乃於床頭取巨金二鋌置生懷,曰:「以後衣食,一惟君命可乎?」生不語,拋金奪門而奔,仍將入壑,以叩高第之門。   既至野,則婢行緩弱,挑燈尤遙望之。生急奔且呼,燈乃止。既至,婢曰:「君又來,負娘子苦心矣。」王曰:「我求死,不謀與卿復求活。娘子巨家,地下亦應需人。我願服役,實不以有生為樂。」婢曰:「樂死不如苦生,君設想何左也!吾家無他務。惟淘河、糞除、飼犬、負屍;作不如程,則刵耳劓鼻、敲肘剄趾。君能之乎?」答曰:「能之。」又入後門,生問:「諸役何也?適言負屍,何處得如許死人?」婢曰:「娘子慈悲,設『給孤園』,收養九幽橫死無歸之鬼。鬼以千計,日有死亡,須負瘞之耳。請一過觀之。」移時入一門,署「給孤園」。入,見屋宇錯雜,穢臭熏人。園中鬼見燭群集,皆斷頭缺足,不堪入目。回首欲行,見屍橫牆下;近視之,血肉狼藉。曰:「半日未負,已被狗咋。」即使生移去之。生有難色,婢曰:「君如不能,請仍歸享安樂。」生不得已,負置秘處。乃求婢緩頰,倖免屍污。婢諾。   行近一舍,曰:「姑坐此,妾入言之。飼狗之役較輕,當代圖之,庶幾得當以報。」去少頃,奔出,曰:「來,來!娘子出矣。」生從入。見堂上籠燭四懸,有女郎近戶坐,乃二十許天人也。生伏階下,女郎命曳起之,曰:「此一儒生烏能飼犬?可使居西堂主薄。」生喜伏謝,女曰:「汝以朴誠,可敬乃事。如有舛錯,罪責不輕也!」生唯唯。婢導至西堂,見棟壁清潔,喜甚,謝婢。始問娘子官閥,婢曰:「小字錦瑟,東海薛侯女也。妾名春燕。旦夕所需,幸相聞。」婢去,旋以衣履衾褥來,置床上。生喜得所。   黎明早起視事,錄鬼籍。一門僕役盡來參謁,饋酒送脯甚多。生引嫌,悉卻之。日兩餐皆自內出。娘子察其廉謹,特賜儒巾鮮衣。凡有齎賚,皆遣春燕。婢頗風格,既熟,頗以眉目送情。生斤斤自守,不敢少致差跌,但偽作騃鈍。積二年余賞給倍於常廩,而生謹抑如故。   一夜方寢,聞內第喊噪。急起捉刀出,見炬火光天。入窺之,則群盜充庭,廝仆駭竄。一仆促與偕遁,生不肯,塗面束腰雜盜中呼曰:「勿驚薛娘子!但當分括財物,勿使遺漏。」時諸舍群賊方搜錦瑟不得,生知未為所獲,潛入第後獨覓之。遇一伏嫗,始知女與春燕皆越牆矣。生亦過牆,見主婢伏於暗陬,生曰:「此處烏可自匿?」女曰:「吾不能復行矣!」生棄刀負之。奔二三里許,汗流竟體,始入深谷,釋肩令坐。欻一虎來,生大駭,欲迎當之,虎已銜女。生急捉虎耳,極力伸臂入虎口,以代錦瑟。虎怒釋女,嚼生臂,脆然有聲。臂斷落地,虎亦返去。女泣曰:「苦汝矣!苦汝矣!」生忙遽未知痛楚,但覺血溢如水,使婢裂衿裹斷處。女止之,俯覓斷臂,自為續之;乃裹之。東方漸白,始緩步歸,登堂如墟。天既明,仆媼始漸集。女親詣西堂,問生所苦。解裹,則臂骨已續;又出葯糝其創,始去。由此益重生,使一切享用悉與己等。   臂愈,女置酒內室以勞之。賜之坐,三讓而後隅坐。女舉爵如讓賓客。久之,曰:「妾身已附君體,意欲效楚王女之於臣建。但無媒,羞自薦耳。」生惶恐曰:「某受恩重,殺身不足酬。所為非分,懼遭雷殛,不敢從命。苟憐無室,賜婢已過。」一日女長姊瑤台至,四十許佳人也。至夕招生入,瑤台命坐,曰:「我千里來為妹主婚,今夕可配君子。」生又起辭。瑤台遽命酒,使兩人易盞。生固辭,瑤台奪易之。生乃伏地謝罪,受飲之。瑤台出,女曰:「實告君:妾乃仙姬,以罪被謫。自願居地下收養冤魂,以贖帝譴。適遭天魔之劫,遂與君有附體之緣。遠邀大姊來,固主婚嫁,亦使代攝家政,以便從君歸耳。」生起敬曰:「地下最樂!某家有悍婦;且屋宇隘陋,勢不能容委曲以共其生。」女笑曰:「不妨。」既醉,歸寢,歡戀臻至。   過數日,謂生曰:「冥會不可長,請郎歸。君干理家事畢,妾當自至。」以馬授生,啟扉自出,壁複合矣。生騎馬入村,村人盡駭。至家門則高廬煥映矣。先是,生去,妻召兩兄至,將箠楚報之;至暮不歸,始去。或於溝中得生履,疑其已死。既而年余無耗。有陝中賈某,媒通蘭氏,遂就生第與婦合。半年中,修建連亘。賈出經商,又買妾歸,自此不安其室。賈亦恆數月不歸。生訊得其故,怒,系馬而入。見舊媼,媼驚伏地。生叱罵久,使導詣婦所,尋之已遁,既於舍後得之,已自經死。遂使人舁歸蘭氏。呼妾出,年十八九,風致亦佳,遂與寢處。賈托村人,求反其妾,妾哀號不肯去。生乃具狀,將訟其霸產占妻之罪,賈不敢復言,收肆西去。   方疑錦瑟負約;一夕正與妾飲,則車馬扣門而女至矣。女但留春燕,余即遣歸。入室,妾朝拜之,女曰:「此有宜男相,可以代妾苦矣。」即賜以錦裳珠飾。妾拜受,立侍之;女挽坐,言笑甚歡。久之,曰:「我醉欲眠。」生亦解履登床,妾始出;入房則生卧榻上;異而反窺之,燭已滅矣。生無夜不宿妾室。一夜妾起,潛窺女所,則生及女方共笑語。大怪之。急反告生,則床上無人矣。天明陰告生;生亦不自知,但覺時留女所、時寄妾宿耳。生囑隱其異。久之,婢亦私生,女若不知之。婢忽臨蓐難產,但呼「娘子」。女入,胎即下;舉之,男也。為斷臍置婢懷,笑曰:「婢子勿復爾!業多,則割愛難矣。」自此,婢不復產。妾出五男二女。居三十年,女時返其家,往來皆以夜。一日攜婢去,不復來。生年八十,忽攜老僕夜出,亦不返。

Continue reading

Gallery2自定義網站Logo方法

雖然是個小問題,不過好像沒有現成的中文信息 下面資料是我從Gallery官方支持Wiki(http://gallery.sf.net/docs.php)找來的 文字比較簡單,我就不翻譯了. Gallery2:How to Add Custom Banner or Remove Gallery Logo From Gallery Codex If you want to add your own banner at the top of every page, you just need to follow this simple process: 1. If you don’t have a /local directory in your theme’s template directory create a local directory at […]

Continue reading

神女-聊齋志異

最近迷上了聊齋志異,每天都要讀幾篇. 今天讀完這篇”神女”,實在不爽 一來痛斥男主人公的無恥(娶了神女後,居然又享齊人之福) 二來羨慕他.^_( 三是對神女抒發敬佩與仰慕(神女 與西方文化傳統的”女神”意像顯然存在差別,但前者相對與日本文化中”女優”形象,卻又遠勝了,”神”應該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而”女性’意像在傳統男權文化視野里是被動性的,”從屬性”的角色,甚至女性的全部意義在於其被動性的”性”角色帶來的快感.當”神”與”女”的意像相結合,成為”女神”或”神女”,這就表達了男性的雙重情感,對女性的”愛好”,和對”神”的敬仰;從根本上說,還是沒能逃脫男權文化觀念的窠臼. 然而,無論如何,”女神”或”神女”仍然是我最為”信仰”的) 神女. 米生,閩人,偶入郡,飲醉過市,聞高門中有簫聲。詢知為開壽筵者,然門庭殊清寂。醉中雅愛笙歌,因就街頭寫晚生刺,封祝壽儀投焉。人問:「君系此翁何親?」米云:「並非。」人又云:「此流寓於此,不審何官,甚屬驕倨。既非親屬,又將何求?」生悔之,而刺已投矣。   未幾兩少年出迎,華裳炫目,丰采都雅,揖生入。見一叟南向坐,東西列數筵,客六七人,皆似貴胄;見生至,俱起為禮,叟亦杖而起。生久立,待與周旋,叟殊不離席。兩少年致詞曰:「家君衰邁,起拜良難,予兄弟代謝高賢之枉駕也。」生遜謝。遂增一筵於上,與叟接席。未幾女樂作於下。座後設琉璃屏,以幛內眷。鼓吹大作,座客無嘩。筵將終,兩少年起,各以巨杯勸客,杯可容三斗;生有難色,然見客受,亦受。頃刻四顧,主客盡釂,生不得已亦強盡之。少年復斟;生覺憊甚,起而告退。少年強挽其裾。生大醉逖地,但覺有人以冷水灑面,恍然若寤。起視,賓客盡散,惟一少年捉臂送之,遂別而歸。後再過其門,則已遷去矣。   自郡歸,偶適市,一人自肆中出招之飲。並不識;姑從之入,則座上先有里人鮑庄在焉。問其人,乃諸姓,市中磨鏡者也。問:「何相識?」曰:「前日上壽者,君識之否?」生曰:「不識。」諸曰:「予出入其門最稔。翁,傅姓,不知其何籍、何官。先生上壽時,我方在墀下,故識之也。」日暮飲散。鮑庄夜死於途。鮑父不識諸,執名訟生。檢得鮑庄體有重傷,生以謀殺論死,備歷械梏;以諸未獲,罪無申證,頌繫之。年余直指巡方,廉知其冤,釋之。   家中田產盪盡,衣巾革褫,冀其可以辨復,於是攜囊入郡。日將暮,休憩路側。遙見小車來,二青衣夾隨之。既過忽命停輿,車中命一青衣問生:「君非米姓乎?」生曰: 「諾。」問:「何貧窶若此?」生告以故。問:「安往?」又告之。青衣向車中語;復返,請生至車前。車中以縴手搴簾,微睨之,乃絕代佳人也。謂生曰:「君不幸得無妄之禍,甚為太息。今日學使署非白手可以出入者,途中無可為贈,……」乃於髻上摘珠花一朵授生,曰:「此物可鬻百金,請緘藏之。」生下拜,欲問官閥,車發已遠,不解何人。執花懸想,上綴明珠,非凡物也。珍藏而行。至郡投狀,上下勒索甚苦;生又不忍貨花,遂歸依於兄嫂,幸兄賢,為之經紀,貧不廢讀。   過歲赴郡應試,誤入深山。時值清明,遊人甚眾。有數女騎來,內一女郎,即向年車中人也。見生停驂,問:「何往?」生具對。女驚曰:「君衣頂尚未復耶?」 生慘然出珠花,曰:「不忍棄此,故未復也。」女郎暈紅上頰,囑云:「且坐待路隅。」款段而去。久之一婢馳馬來,以裹物授生,曰:「娘子說:如今學使之門如市,贈白金二百,為進取之資。」生辭曰:「娘子惠我多矣!自公掇芹不難,重賜所不敢受。但告以姓名,繪一小像,焚香供之,足矣。」婢不顧,委金於地,上馬而去。生得金,終不屑夤緣。旋入邑庠第一。乃以金授兄;兄善行運,三年舊業盡復。適有巡撫於閩者乃生祖門人,優恤甚厚。然生素清鯁,雖屬通家,不肯少有干謁。   一日有客裘馬至門,家人不識。生出視,則傅公子也。揖入,各道間闊。治具相款,餚酒既陳,公子起而請間;相將入內,公子拜伏於地。生驚問故,則愴然曰:「家君適罹大禍,欲有求於撫台,非兄不可。」生力辭曰:「渠雖世誼,而以私幹人,生平從不為也。」公子伏地哀泣。生厲色曰:「小生與公子,一飲之知交耳,何遂以喪節強人!」公子大慚,起而別去。越日方獨坐,有青衣人入,視之即山中贈金者。生方驚起,青衣曰:「君忘珠花耶?」生曰:「不敢忘。」曰:「昨公子,即娘子胞兄也。」生聞之竊喜,偽曰:「此難相信。若得娘子親見一言,則油鼎可蹈耳;不然,不敢奉命。」青衣乃馳馬去。更半復返,扣扉入曰:「娘子來矣。」言未幾,女郎慘然入,向壁而哭,不出一語。生拜曰:「小生非娘子,無以有今日。但有驅策,敢不惟命!」女曰:「受人求者常驕人,求人者常畏人。中夜奔波,生平何解此苦,只以畏人故耳,亦復何言!」生慰之曰:「小生所以不遽諾者,恐過此一見為難耳。使卿夙夜蒙露,吾知罪矣!」因挽其祛。隱抑搔之。女怒曰:「子誠敝人也!不念疇昔之義,而欲乘人之厄。予過矣!予過分!」忿然而出,登車欲去。生追出謝過,長跪而要遮之。青衣亦為緩頰,女意稍解,就車中謂生曰:「實告君:妾非人,乃神女也。家君為南嶽都理司,偶失禮於地官,將達帝庭;非本地都人官印信不可解也。君如不忘舊義,以黃紙一幅為妾求之。」言已,車發遂去。   生歸,悚懼不已。乃假驅祟言於巡撫。巡撫以事近巫盅,不許。生以厚金賂其心腹,諾之,而未得其便。乃歸,青衣候門,生具告之,默然遂去,意似怨其不忠。生追送之曰:「歸告娘子:如事不諧,我以身命殉之!」歸而終夜思維,計無所出。適院署有寵妾購珠,生乃以珠花獻之。姬大悅,竊印為生嵌之。懷歸,青衣適至。笑曰:「幸不辱命。然數年來貧賤乞食所不忍鬻者,今仍為主人棄之矣!」因告以情。且曰:「黃金拋置,我都不惜:寄語娘子:珠花須要償也。」逾數日,傅公子登堂申謝,納黃金百兩。生作色曰:「所以然者,為令妹之惠我無私耳;不然,即萬金豈足以易名節哉!」再強之,生色益厲。公子慚退,曰:「此事殊未了!」翼日青衣奉女郎命,進明珠百顆,曰:「此足以償珠花否耶?」生曰:「重花者非貴珠也。設當日贈我萬鎰之寶,直須賣作富家翁耳;什襲而甘貧賤何為乎?娘子神人,小生何敢他望,幸得報洪恩於萬一,死無憾矣!」青衣置珠案間,生朝拜而後卻之。   越數日公子又至。生命治酒。公子使從人入廚下,自行烹調,相對縱飲,歡若一家。有客饋苦糯,公子飲而美,引盡百盞,面頰微赬。乃謂生曰:「君貞介士,愚兄弟不能早知君,有愧裙釵多矣。家君感大德,無以相報,欲以妹子附為婚姻,恐以幽明見嫌也。」生喜出非常,不知所對。公子辭出,曰:「明夜七月初九,新月鉤辰,天孫有少女下嫁,吉期也,可備青廬。」 次夕果送女郎至,一切無異常人。三日後,女自兄嫂以及僕婦,皆有饋賞。又最賢,事嫂如姑。數年不育,勸納妾,生不肯。   適兄賈於江淮,為買少姬而歸。姬,姓顧,小字博士,貌亦清婉,夫婦皆喜。見髻上插珠花,酷似當年故物;摘視,果然。異而詰之,答云:「昔有巡撫愛妾死,其婢盜出鬻於市,先人廉其值,買歸。妾愛之。先父止生妾,故與妾。後父死家落,妾寄養於顧媼家。顧,妾姨行,見珠屢欲售去,妾死不肯,故得存也。」夫婦嘆曰:「十年之物,復歸故主,豈非數哉。」女另出珠花一朵,曰:「此物久無偶矣!」因並賜之,親為簪於髻上。姬退,問女郎家世甚悉,家人皆諱言之。陰語生曰:「妾視娘子非人間人也,其眉目間有神氣。昨簪花時得近視,其美麗出於肌里,非若凡人以黑白位置中見長耳。」生笑之。姬曰:「君勿言,妾將試之;如其神,但有所須,無人處焚香以求,彼當自知。」女郎綉襪精工,博士愛之而未敢言,乃即閨中焚香祝之。女早起,忽檢篋中出襪,遣婢贈博士。生見而笑。女問故,以實告。女曰:「黠哉婢乎!」因其慧益憐愛之;然博士益恭,昧爽時必薰沐以朝。   後博士一舉兩男,兩人分字之。生年八十,女貌猶如處子。生病,女置材,倍加寬大。及死,女不哭;男女他適,女已入材中死矣。因合葬之。至今傳為「大材冢」雲。   異史氏曰:「女則神矣,博士而能知之,是遵何術歟?乃知人之慧,固有靈於神者矣!」

Continue reading

小翠.

夜不能寐.引卷而卧,書曰:’小翠”.數年前之讀物矣.今之視之,自當不同. PS:下文複製自網上,編輯無良,多有訛誤.在下對照原書,略為修正也. 王太常,越人。總角時,晝卧榻上。忽陰晦,巨霆暴作,一物大於貓,來伏身下,展轉不離。移時晴霽,物即徑出。視之非貓,始怖,隔房呼兄。兄聞,喜曰:「弟必大貴,此狐來避雷霆劫也。」後果少年登進士,以縣令入為侍御。   生一子名元豐,絕痴,十六歲不能知牝牡,因而鄉黨無於為婚。王憂之。適有婦人率少女登門,自請為婦。視其女,嫣然展笑,真仙品也。喜問姓名。自言:「虞氏。女小翠,年二八矣。」與議聘金。曰:「是從我糠覈不得飽,一旦置身廣廈,役婢僕,厭膏梁,彼意適,我願慰矣,豈賣菜也而索直乎!」夫人大悅,優厚之。婦即命女拜王及夫人,囑曰:「此爾翁姑,奉侍宜謹。我大忙,且去,三數日當復來。」王命仆馬送之,婦言:「里巷不遠,無煩多事。」遂出門去。   小翠殊不悲戀,便即奩中翻取花樣。夫人亦愛樂之。數日婦不至,以居里問女,女亦憨然不能言其道路。遂治別院,使夫婦成禮。諸戚聞拾得貧家兒作新婦,共笑姍之;見女皆驚,群議始息。女又甚慧,能窺翁姑喜怒。王公夫婦,寵惜過於常情,然惕惕焉惟恐其憎子痴,而女殊歡笑不為嫌。第善謔,刺布作圓,蹋蹴為笑。着小皮靴,蹴去數十步,給公子奔拾之,公子及婢恆流汗相屬。一日王偶過,圓然來直中面目。女與婢俱斂跡去,公子猶踴躍奔逐之。王怒,投之以石,始伏而啼。王以告夫人,夫人往責女,女俯首微笑,以手刓床.既退,憨笑如故,以脂粉塗公子作花面如鬼.夫人見之怒甚,呼女詬罵。女倚幾弄帶,不懼亦不言。夫人無奈之,因杖其子。元豐大號,女始色變,屈膝乞宥。夫人怒頓解,釋杖去。女笑拉公子入室,代撲衣上塵,拭眼淚,摩挲杖痕,餌以棗栗。公子乃收涕以忻。女闔庭戶,復裝公子作霸王,作沙漠人;己乃艷服,束細腰,婆娑作帳下舞;或髻插雉尾,撥琵琶,丁丁縷縷然,喧笑一室,日以為常。王公以子痴,不忍過責婦,即微聞焉,亦若置之。   同巷有王給諫者,相隔十餘戶,然素不相能;時值三年大計吏,忌公握河南道篆,思中傷之。公知其謀,憂慮無所為計。一夕早寢,女冠帶飾冢宰狀,剪素絲作濃髭,又以青衣飾兩婢為虞候,竊跨廄馬而出,戲云:「將謁王先生。」馳至給諫之門,即又鞭撾從人,大言曰:「我謁侍御王,寧謁給諫王耶!」回轡而歸。比至家門,門者誤以為真,奔白王公。公急起承迎,方知為子婦之戲。怒甚,謂夫人曰:「人方蹈我之瑕,反以閨閣之丑登門而告之,余禍不遠矣!」夫人怒,奔女室,詬讓之。女惟憨笑,並不一置詞。撻之不忍,出之則無家,夫妻懊怨,終夜不寢。時冢宰某公赫甚,其儀采服從,與女偽裝無少殊別,王給諫亦誤為真。屢偵公門,中夜而客未出,疑冢宰與公有陰謀。次日早期,見而問曰:「夜相公至君家耶?」公疑其相譏,慚言唯唯,不甚響答。給諫愈疑,謀遂寢,由此益交歡公。公探知其情竊喜,而陰囑夫人勸女改行,女笑應之。   逾歲,首相免,適有以私函致公者誤投給諫。給諫大喜,先托善公者往假萬金,公拒之。給諫自詣公所。公覓巾袍並不可得;給諫伺候久,怒公慢,憤將行。忽見公子袞衣旒冕,有女子自門內推之以出,大駭;已而笑撫之,脫其服冕而去。公急出,則客去遠。聞其故,驚顏如土,大哭曰:「此禍水也!指日赤吾族矣!」與夫人操杖往。女已知之,闔扉任其詬厲。公怒,斧其門,女在內含笑而告之曰:「翁無煩怒。有新婦在,刀鋸斧鉞婦自受之,必不令貽害雙親。翁若此,是欲殺婦以滅口耶?」公乃止。給諫歸,果抗疏揭王不軌,袞冕作據。上驚驗之,其旒冕乃梁黠心所制,袍則敗布黃袱也。上怒其誣。又召元豐至,見其憨狀可掬,笑曰:「此可以作天子耶?」乃下之法司。給諫又訟公家有妖人,法司嚴詰臧獲,並言無他,惟顛婦痴兒日事戲笑,鄰里亦無異詞。案乃定,以給諫充雲南軍。   王由是奇女。又以母久不至,意其非人,使夫人探詰之,女但笑不言。再復窮問,則掩口曰:「兒玉皇女,母不知耶?」無何,公擢京卿。五十餘每患無孫。女居三年,夜夜與公子異寢,似未嘗有所私。夫人異榻去,囑公子與婦同寢。過數日,公子告母曰:「借榻去,悍不還!小翠夜夜以足股加腹上,喘氣不得;又慣掐人股里。」婢嫗無不粲然。夫人呵拍令去。一日女浴於室,公子見之,欲與偕;女笑止之,諭使姑待。既去,乃更瀉熱湯於瓮,解其袍褲,與婢扶之入。公子覺蒸悶,大呼欲出。女不聽,以衾蒙之。少時無聲,啟視已絕。女坦笑不驚,曳置床上,拭體干潔,加復被焉。夫人聞之,哭而入,罵曰:「狂婢何殺吾兒!」女囅然曰:「如此痴兒,不如勿有。」夫人益恚,以首觸女;婢輩爭曳勸之。方紛噪間,一婢告曰:「公子呻矣!」輟涕撫之,則氣息休休,而大汗浸淫,沾浹裀褥。食頃汗已,忽開目四顧遍視家人,似不相識,曰:「我今回憶往昔,都如夢寐,何也?」夫人以其言語不痴,大異之。攜參其父,屢試之果不痴,大喜,如獲異寶。至晚,還榻故處,更設衾枕以覘之。公子入室,盡遣婢去。早窺之,則榻虛設。自此痴顛皆不復作,而琴瑟靜好如形影焉。   年余,公為給諫之黨奏劾免官,小有掛誤。舊有廣西中丞所贈玉瓶,價累千金,將出以賄當路。女愛而把玩之,失手墮碎,慚而自投。公夫婦方以免官不快,聞之,怒,交口呵罵。女奮而出,謂公子曰:「我在汝家,所保全者不止一瓶,何遂不少存面目?實與君言:我非人也。以母遭雷霆之劫,深受而翁庇翼;又以我兩人有五年夙分,故以我來報曩恩、了夙願耳。身受唾罵、擢髮不足以數,所以不即行者,五年之愛未盈。今何可以暫止乎!」盛氣而出,追之已杳。公爽然自失,而悔無及矣。公子入室,睹其剩粉遺鉤,慟哭欲死;寢食不甘,日就羸瘁。公大憂,急為膠續以解之,而公子不樂。惟求良工畫小翠像,日夜澆禱其下,幾二年。   偶以故自他里歸,明月已皎,村外有公家亭園,騎馬牆外過,聞笑語聲,停轡,使廄卒捉鞚,登鞍一望,則二女郎遊戲其中。雲月昏蒙,不甚可辨,但聞一翠衣者曰:「婢子當逐出門!」一紅衣者曰:「汝在吾家園亭,反逐阿誰?」翠衣人曰:「婢子不羞!不能作婦,被人驅遣,猶冒認物產也?」紅衣者曰:「索勝老大婢無主顧者!」聽其音酷類小翠,疾呼之。翠衣人去曰:「姑不與若爭,汝漢子來矣。」既而紅衣人來,果小翠。喜極。女令登垣承接而下之,曰:「二年不見,骨瘦一把矣!」公子握手泣下,具道相思。女言:「妾亦知之,但無顏復見家人。今與大姊遊戲,又相邂逅,足知前因不可逃也。」請與同歸,不可;請止園中,許之。公子遣仆奔白夫人。夫人驚起,駕肩輿而往,啟鑰入亭。女即趨下迎拜;夫人捉臂流涕,力白前過,幾不自容,曰:「若不少記榛梗,請偕歸慰我遲暮。」女峻辭不可。夫人慮野亭荒寂,謀以多人服役。女曰:「我諸人悉不願見,惟前兩婢朝夕相從,不能無眷注耳;外惟一老僕應門,余都無所復須。」夫人悉如其言。托公子養痾園中,日供食用而已。   女每勸公子別婚,公子不從。後年余,女眉目音聲漸與曩異,出像質之,迥若兩人。大怪之。女曰:「視妾今日何如疇昔美?」公子曰:「今日美則美矣,然較疇昔則似不如。」女曰:「意妾老矣!」公子曰:「二十餘歲何得速老!」女笑而焚圖,救之已燼。一日謂公子曰:「昔在家時,阿翁謂妾抵死不作繭,今親老君孤,妾實不能產,恐誤君宗嗣。請娶婦於家,旦晚侍奉公姑,君往來於兩間,亦無所不便。」公子然之,納幣於鍾太史之家。吉期將近,女為新人制衣履,齎送母所。及新人入門,則言貌舉止,與小翠無毫髮之異。大奇之。往至園亭,則女亦不知所在。問婢,婢出紅巾曰:「娘子暫歸寧,留此貽公子。」展巾,則結玉玦一枚,心知其不返,遂攜婢俱歸。雖頃刻不忘小翠,幸而對新人如覿舊好焉。始悟鍾氏之姻,女預知之,故先化其貌,以慰他日之思雲。   異史氏曰:「一狐也,以無心之德,而猶思所報;而身受再造之福者,顧失聲於破甑,何其鄙哉!月缺重圓,從容而去,始知仙人之情亦更深於流俗也!」

Continue reading

最近閱讀

英語六級考試結束.湊合. 最近的一般性閱讀包括 西方憲政史-美國分冊 .中文領域非常優秀的美國憲政歷史學術著作.引用案例豐富.對美國憲政史上主要的最高法院的重要判決案例,如 英王地產充公案,(1803)馬伯里訴麥迪遜案,(1887?)普萊西案,1967布朗訴教育局案,1973-吉迪恩訴溫賴特案,1987紐約州訴合眾國案….有詳細的敘述,並且給出了最高法院法官代表性的意見詞完整中文譯本.該書對美國憲法制定的初衷,原則以及其中若干重要條款,如”洲際貿易條款”和隱含的”潛伏貿易條款”(這在20世紀新政之前對於聯邦/洲的分權具有極為重要作用),-事實上,美國憲法的誕生就是為了解決當時洲際貿易中的衝突,”聯邦至上條款”-馬歇爾法官最早肯定了這一憲法第六章的重要地位.在20世紀聯邦主義盛行以後,其重要性受到更多人,包括傳統上屬於保守分支的最高法院的認同,以及若干重要憲法修正案-如憲法前十修正案(權利法案)和美國-邦聯戰爭後通過的三條修正案-其中最重要的是第十四修正案,該修正案在確定所有出生於美國的人的公民權的同時,禁止各洲未經正當合適法律程序而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在20世紀以後,最高法院通過在判決中把該修正案同前十修正案逐條”結合”,從而歷史性的將權利法案中對聯邦對個人人權的侵犯行為的禁止擴展到州權範圍,在我看來,這堪稱美國憲法史上最重要的事件,-有詳細的分析和論述. 列那狐傳奇. ([法]吉羅夫人整理版本)法國中世紀著名民間文學,12世紀歐洲廣為流傳,. 基督教與西方思想史(卷二) .美國兩位學者寫的.本卷論述19世紀西方思想與基督教傳統關聯.並非出於神學目的的閱讀,或致力於對19世紀西方思想史增進了解人,可以從中獲得幫助.但毫無疑問,作者具有對上帝,信仰與愛的虔誠之情,而這,正式基督教傳統對西方思想的影響. 葡萄牙的發現 (第三卷) .系列最後一卷..堂恩里克王子以後時期的葡萄牙航海事業.前兩卷數月前閱讀的.出於一些原因.現在才開始閱讀最後一卷. 12月2日,日本語等級考試 出於此,在未來數月內,本人的閱讀可能減少,Blog的更新也會減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