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9

第三帝國衰亡史(續)

這是什麼?偶一直是第三帝國的崇拜者。最近玩了一些二戰模擬/兵棋類遊戲。所以隨便寫些文字玩玩。偶完全不是要寫歷史。

曼施坦因計劃—滅亡法國
領袖,我們的國防軍已做好準備。現在是徹底洗刷凡爾賽恥辱的時候了。英國和法國將為他們的懦弱付出代價。裝甲部隊將再次驗證閃電戰的威力。一旦突破阿登,法蘭西脆弱的腹部就會在我們腳下,這將是帝國通往勝利之路上關鍵一步。前進,坦克!…法蘭西戰役的進展是難以置信的奇蹟。除了汽油,沒有什麼能阻擋帝國裝甲部隊的前進。我們擁有最優秀的陸軍指揮官。古德里安、隆美爾和克萊斯特將軍的部隊已經消滅了一切阻礙的敵人。他們還在繼續前進。法國即將失敗,接下來就輪到約翰牛了。

海獅計劃
除了約翰牛,整個西歐已經沒有我們的敵人了。海軍部剛剛發來報告,我們英勇而無畏的俾斯麥號在大西洋上被卑鄙的英國佬擊沉了。這顯示我們的海軍還很弱小。很遺憾,在Z計劃完成之前,帝國海軍的水面艦艇無法和英國對抗。然而元首仍然命令立即發起進攻英國的作戰。皇家空軍在法蘭西戰役中受到毀滅性打擊,這是我們唯一的優勢。赫爾曼.戈林爵士和他的空軍在前一年中取得了輝煌的戰果。他們能把好運延續下去嗎?

BBLS
在經歷了法蘭西戰役的勝利和不列顛空戰的失敗後。元首把目光重新放到了東方。現在是消滅那些劣等斯拉夫民族的時候了。進攻蘇聯的秘密計劃被命名為巴巴羅薩。這將是帝國歷史上決定性戰爭。總參謀部計劃再發動一場閃電戰,並在冬季到來之前摧毀蘇軍主力。為了這一目標,帝國集中了所有的機動力量,包括我們引以為豪的裝甲部隊和摩托化步兵部隊。蘇聯可怕的國土面積令人敬畏。我們的國防軍能取得最後勝利嗎?只有時間知道。

第三帝國衰亡史

意志的勝利—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的前世今生

白色方案—閃擊波蘭
1939年9月1日。帝國迫切需要新的生存空間。波蘭必須從地圖上消失。我們的國防軍是不可阻擋的。他們已做好所有準備並將告訴世界一個新的詞彙:閃電戰(blitzkrieg)。里賓特洛甫—莫洛托夫條約對第三帝國的意義再怎麼評價也不為過。它不僅使帝國暫時擺脫了兩線作戰的憂慮,並且令國防軍下定決心對波蘭作戰。於是波蘭廣闊的平原成了國防軍裝甲洪流偉大勝利的第一個註腳。在蘇軍進入東波蘭之前,戰爭就失去了懸念。老舊的波蘭騎兵對抗德軍坦克的「壯舉」必將載入史冊。

曼施坦因計劃—滅亡法國

巴巴羅薩—閃擊蘇聯

基輔會戰
基輔戰役的目標是:消滅當時蘇聯最大的重兵集團,奪取富饒的烏克蘭平原,並解除蘇聯空軍對普羅耶什蒂油田的威脅。德軍完美的達成了全部預定目標,創造了人類戰爭史上最大的殲滅戰- -殲敵30萬,俘虜60萬。但是基輔戰役把德國中央集團軍群的主要機動力量牽制在南線整整兩個月。等到德軍騰出兵力發動颱風作戰時,蘇聯遠東軍團已經回駐布置好防線,更重要的是,最適合裝甲兵團作戰的夏季已經過去,現在已是秋天,泥濘的天氣極大的延緩了機械化軍團的前進速度。當德軍終於到達莫斯科城下時,蘇聯的寒冬來了- –

颱風行動。
人們常常設想的是,假如希特拉接受古德里安的意見,先打莫斯科,再打基輔,德軍能否在冬季之前成功攻下莫斯科?如果成功,蘇聯統治機器是否會崩潰?我的觀點是,如果德國在蘇聯佔領區實行開明的民族政策,以蘇共當時天怒人憤的統治行為看,一個「解放者」姿態的德軍是可能得到蘇聯境內各民族擁護的。那麼,攻佔莫斯科所具有的巨大政治意義和影響力,將促使蘇聯政權在土崩瓦解。而在當時情況下,攻佔莫斯科是有把握的—蘇聯基輔方面軍缺乏機動力量,無法對莫斯科形成有效支援。而莫斯科,幾乎是一座空城。

藍色作戰計劃
1942年夏,德軍在哈爾科夫擊潰蘇軍進攻,並由此發起代號「藍色」夏季作戰計劃。藍色計劃的目標是,消滅塞瓦斯托波爾和刻赤半島蘇軍;在頓河西岸殲滅蘇軍主力;攻佔斯大林格勒;奪取高加索油田。德軍最終只完全實現了第一個目標。攻佔塞瓦斯托波爾不僅使曼施坦因被授予元帥軍銜,更使其超越了德軍其他指揮官(古隆豪莫克…),被後人譽為德軍將領軍事戰略第一人- -當然也有爭議,許多人認為,如果沒有那兩門巨型列車炮,德軍根本不可能攻克這一擁有完備下沉式永久工事的千年要塞。換句話說,攻克塞瓦斯托波爾靠的是巨炮,而不是曼施坦因的指揮。對曼帥最大的爭論發生在斯大林格勒會戰。通過一個夏季的攻勢,德軍頓河集團軍群把蘇軍包圍在了斯大林格勒。但在這裡,國防軍遇到了最慘烈的抵抗,在佔領了大部分城區後,蘇軍從兩側渡過頓河,包圍了第六集團軍。曼施坦因授命率軍試圖救援第六集團軍,但最終被阻擋在距斯大林格勒30公里處。關於這段歷史有兩個截然不同說法,一種是希特拉不顧曼施坦因等人建議,命令保盧斯堅守待援,失去了突圍最佳時機,等曼施坦因前去救援時,蘇軍嚴密的包圍圈已無法突破。另一種說法是曼施坦因力排眾異,認為有把握救出第六集團軍,希特拉才命令保盧斯不準突圍- -。唯一沒有爭議的是,戈林向希特拉保證的對第六集團軍空運補給能力被極大誇大了。事實上,第六集團軍在投降前已經彈盡糧絕,瀕臨絕境。否則的話,以國防軍無與倫比的意志,只有還有一點可能就會戰鬥到最後一人- -斯大林格勒戰役是國防軍走向悲劇性失敗的始點,帝國的人力和資源決定其無法支撐一場長期的消耗戰爭。PS:個人認為,曼施坦因絕對是第三帝國最優秀的指揮官,改變歷史的「曼施坦因計劃」,塞瓦斯托波爾戰役和哈爾科夫反擊戰都證明這一點。

北非戰役

庫爾斯克戰役—帝國最後的進攻

D日—大西洋壁壘的失敗

諸神的黃昏—1944年後半期的德國各戰線

帝國的毀滅

面對死亡的心理調適

「靈魂不死只有道德的確定性」—康德

「死亡並不觸犯生命意志」—叔本華

「死亡是一種一直滲透到當前現在里來的勢力」—雅思貝爾斯

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一定會有從對死亡懵懂無知到第一次審視死亡的認知過程。然後,在某一天,可能由於親人的離去,或者自己親歷某個驚心動魄瞬間,你終於感到死亡並非遙不可及。從這時起到當你最終面對死亡的那一刻,對永恒生命的幻想和對未知死亡的恐懼始終纏繞在你的意識深處,直到你知道自己即將死亡的那一天(身患絕症?位於即將失事的飛機上?…)。

庫布勒/ 羅斯(Kuber /Ross)論述了人們面對死亡的五個心理階段。不僅是自己,這也適用於面對他人(親人或愛人的即將離去)死亡時的情況:否定和分離期;憤怒期;討價還價期;抑鬱期;接受(現實)期。羅斯模式是現代臨終關懷理論基礎。當你自己最終走向死亡的那一天(會有那麼一天的),你應該到專業的臨終關懷場所接受心理慰藉。診療師的作用是幫助你平穩的經歷五個心理階段,最終平靜的面對死亡。

你將會更多經歷的是,生命的消逝。從小時候心愛寵物的死亡,到成年以後不可避免面對的朋友,親人,甚至親密愛人的離去。你必然會悲傷、感到喪失的痛苦或拒絕接受既定結果。施奈德(Schneider)揭示了人們經歷喪失(心理學概念,包括生老病死和其他造成負面情緒事件)後八個心理階段:喪失的起初得知;試圖通過堅持來限制這種得知;試圖通過放棄而限制這種得知;意識到喪失程度;獲得有關喪失觀點;解決喪失;在發展的背景下重構喪失;把喪失轉化為新的依戀。你無需了解每個階段的詳細含義。如果你不能走出持續的悲傷過程,最明智的選擇是尋求心理醫師的幫助,而不是去自修大學心理學課程。正如前面所說,在這裡心理醫師的作用不是幫你「解開心理痼疾」或「揭示心理動因」,而是幫助你完成心理狀態的轉變。這就是危機干預心理學,它是一個實踐性和操作性很強的學科。它不強調改變人格,只重視恢復到危機前(心理)功能水平。包括集體治療和社區治療在內多種干預模式被使用.So ,just remember you can’t resolve all problems by yourself .

(本文是我整理給自己看的筆記摘要。因為我最近經歷了一些事情,寫這篇文章是一個簡單的自我調適過程。再次強調,如果你有任何問題或困境,請諮詢專業危機干預人士或心理治療師)

PS:照例做個公益AD。 800-810-1117 ,北京心理治療中心危機干預熱線。電話是西方危機干預界最常見和高效的干預方式,可是在中國還遠未普及。生命無價,危機干預是某些情況下保護生命最後一道防線,應該得到人們的重視和支持~~~

約克納帕塔法的幽靈

大衛王的土地上,

流傳着古老的聲音。

伯格曼的封印,

籠罩在亞伯拉罕子孫頭上。

傾斜豎立的高塔,

投射出巨大的陰影。

弗麗嘉的笑容,

英靈殿里的少女,

黃昏前的寧靜。

斬斷大蛇的利器,

毀滅一切的巨斧,

融化在天際綠光中。

約克納帕塔法的幽靈

回蕩在空寂的大地上。

只有世界的盡頭,

黑暗中反射的最後一縷微光,

是雅蠛蝶在扁扁起舞。

追憶逝水年華

多年以後,雅克.德.薩岡站在繁華的商業區中心,想起父親帶他去小山岡上踏青的那個遙遠下午。當時,X區還只是一片光禿禿的山丘。山上的樹已經沒了,記憶中在薩岡父親年輕時候就被砍伐乾淨了。薩岡清楚的記得,那個下午他在山上看到的情景:幾根煙囪突兀的從低矮山丘中升起,那是一個火電廠的遺迹。現在,樹沒了,山裡的媒也採光了。在混雜着暗黃和褐焦色的土地的山丘上,那幾根煙囪的形象陡然變得高大起來。雅克彷彿看到煙囪里冒出的青煙,絲絲縷縷,飄向天邊。未因柳絮因風起,他想,用來形容這個也是合適的吧…

好吧。我承認把這段話寫成<百年孤獨>了- -。。。當你年老,鬢斑,攬鏡自照,面對陌生而顯得厭惡的身體,相看無言。往事就算有再多五顏六色的波綢紋,也顯得黯淡了。你彷彿感到,寂寞不可避免的來襲。那些絢麗的記憶,全部化為「孤獨」。記憶越絢麗,感覺便越深刻。最強烈的孤獨是什麼?八月的下午,炎熱的南方小鎮,空蕩蕩的街道,塵土白的耀眼,天空亮的像灰塵。一個沉悶的下午,你坐在咖啡館裏,回想氣年少輕狂的歲月,迷戀於記憶中年輕的身體:很多年前…弗朗索瓦.薩岡、維斯瓦娃.辛波絲卡、埃米莉.迪金森和卡森.麥卡勒斯在這一刻靈魂附體,你終於知道了什麼是「孤獨」。你敞開心胸迎接。無盡的潮水把你淹沒的那一刻,你終於華麗的回歸了主的懷抱…–

PS:遲到的聖瓦倫丁節祝福,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