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June, 2009

歷史上的瞬間

三個瞬間。
1088年,博洛文尼亞大學創建。這所歐洲歷史最悠久的大學在當時只有三個系:神學系,倫理學系和醫學系。1375年,加泰羅尼亞地圖出版,這部當時令人難以置信的精緻地圖集第一次完整的向歐洲展現了古老東方的神秘,魅力和財富。1455年,歐洲歷史上第一本活版印刷書籍—古登堡聖經出版。這也是歐洲最古老的聖經版本。

歷史上有許多紀念意義的時刻。這些被稱為瞬間的時間點是人類文明進程中里程碑式的標誌點,可能在當時它們並不引人注目,但在後人的解讀下,一切歷史都成了當代史,於是,這些事件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歐洲近代史的開端是什麼,是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是1453年,穆罕默德二世終結拜占庭帝國(同年百年戰爭結束);還是1648年中世紀歐洲最後一場戰爭三十年戰爭結束?我們無法回到歷史的話語現場,可我們知道,很多事情在很久之前就已註定,命運的齒輪一旦開始旋轉,就必然走向唯一的終點。而整個歐洲近代文明的源頭,可以歸結於上面提到的三個年份,三個事件,三個瞬間。

近代文明史的主題存在一條相當清晰脈絡。15世紀文藝復興,16世紀宗教改革和地理髮現,17-18世紀政治革命。19世紀以後則屬於現代史範圍。整個歐洲近代史跨度整整400年(瑞典paradox公司製作的EU系列遊戲就反映了這段歷史)。這400年間所有主題,都起源於上面說的三個瞬間:第一所大學創立;第一部世界地圖出版,和第一本聖經的印製。大學的創立孕育出最早的人本主義階層,這個階層的存在是文藝復興取得成功的關鍵,對比早些時候的加洛林文藝復興,15世紀以人本主義者取代僧侶,以詩人取代修道士,以讚美塵世取代歌頌上帝,在這樣的情況下,啟蒙運動獲得了巨大的勝利。如果沒有大學教育的基奠,這是不可想像的。近代地理髮現起源於14世紀葡萄牙,在亨利王子之前,葡萄牙人對非洲西海岸的探索並沒有很大成果。然而,1375年加泰羅尼亞地圖在航海史上仍有無可比擬地位。它第一次描繪了通往東方的航路,雖然有很多錯誤但方向是正確的—沿非洲海岸南下,越過後來的好望角。請注意這條航線不僅是通往東方,也是通往新大陸關鍵,由於大西洋洋流的存在,歐洲和美洲之間的航線不是比直的,而是條先向南經過非洲海岸然後在大約今天佛德角附近向北折返穿越大西洋的線路。正是從加泰羅尼亞地圖出版開始,一代又一代無畏探險家沿着非洲西海岸南下,最終發現了通往東方和新大陸的航線,造就了15-16世紀偉大的地理髮現。第一本成文聖經的出版是100年後宗教改革的起源。在整個中世紀,聖經在僧侶階層中以羊皮紙和口傳的方式傳播,只以拉丁語書寫,解讀權為修道士和主教們把持,這是修道院、教會和它們各種們特權存在根源。印刷版聖經出現使普通民眾第一次有機會直接接觸聖經的原文—而不是通過教會的禮拜、祈禱和宣講活動,這正是所有新教基本理念。成文聖經出版還使得基督的學說可以用其它語言宣講,打破了拉丁語教會壟斷。(馬丁路德把聖經翻譯為德語並因此創造了「德語」這門語言,同時也建立了路德宗教派)沒有起源於古登堡聖經的印刷聖經出版,就不可能有100年後的宗教改革。

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和地理髮現的共同作用在17-18世紀造就了歐洲近代政治革命,結束了歐洲啟蒙進程。這些事件的影響還使北美大陸在1776年誕生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孕育於自由的新國家—美國。在這時,世界文明的中心終於完成了從東方到歐洲再到美洲的轉向,近現代文明的框架形成了。

所有這些歷史進程都歸結於上面說的三個瞬間。改變歷史的瞬間。斯蒂芬.茨威格在不朽著作《人類群星閃耀時》里寫道:一個人類的群星閃耀時刻出現以前,必然會有漫長的歲月無謂地流逝而去。而一個歷史瞬間來臨之前,同樣有漫長歲月長河無意義的流淌而過。直到人類的群星在註定的歷史瞬間,輕輕撥動歷史的齒輪,把文明推向前進。

歷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今年是天朝建朝60年,六十年前,整個世界都生存在communism的陰影下,甚至在西方,也「有那麼一些人」,「願意在歐洲或其它地方同共產黨人合作」。六十年後的今天,在世界範圍內,communism破產了,為人類所唾棄。可在天朝,一切還在延續,極權、恐怖、屠殺、罪惡、謊言—我不吝把所有醜陋的詞藻加諸其上。還有對歷史的
變樣的書寫和裝扮,以及粉飾的歌舞昇平。

Communism從1848年(歐洲革命,《共X黨宣言》)發展到今天,已被證明為經濟上不可實現,政治上走向極權,操作上泯滅人性,歷史實踐上造成無數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一代又一代人青春和生命因此被無辜空耗的一種學說。為這種學說和其主義的任何維護、辯解、改良甚至只保留其名稱的試圖都是不可接受的,是對世界近代史上所有悲劇的無視,更是對整個人類尊嚴赤裸裸的踐踏。

想起一段話:
八十七年前,我們的祖先在這片新大陸上創造了一個孕育於自由的新國家,他們主張人人平等,並為此而獻身—葛底斯堡演說

這是一個真正偉大的民族和他們孕育於偉大理念的偉大國家。如果說人類歷史上有一些事情是我們真正應該記住和紀念的,它們不會是歐洲千年歷史上任何一頁,更不會是天朝血腥和屠殺的六十年;而只會屬於1620年以後,在新大陸上從無到有建立起來的自由的國家, 和它的自由的人民。

想像一下如果歷史上沒有美國:

如果沒有美國,1776年後的英國仍然從事着「侵犯一個遠方民族最神聖的生存權和自由權,誘騙他們,把他們運往另一半球充當奴隸」的罪惡行為(引文出自獨立宣言被刪節文字,但是事實。)

如果沒有亞伯拉罕林肯提出的「民有、民治、民享」理念,整個19世紀中段會顯得如此黑暗,充滿暴力和絕望。

在那次震撼了整個地球大陸的戰爭中,美國的參戰使人類免於被毀滅,也正是美國在戰後和解和歐洲復興過程中顯示的超凡的創造力和對人類文明的責任感,使歐洲從戰爭的創傷中迅速解脫出來,免於共產主義的威脅,並永久的擺脫了歐洲千年歷史上交繁不止的戰爭,暴力和叛亂。美國還以超凡的度量在其主導的戰後秩序下創造了第一個普遍而有效的國際組織。今天的一些人,在指責美國所謂霸權主義
和在國際政治中無視聯X國框架時候,請記住,美國是聯X國的母親,「聯X國的正當權力是經美國同意所授予的」;如果它不能發揮作用,美國就有權取消、越過甚至推翻聯X國。(就像「政府的正當權利是經被統治者同意所授予的」- -)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王小波先生說:中國要有自由派,就從我輩做起。啟蒙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覺得,首先要對廣大民眾說的,就是「告訴你一個真實的美國」。